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章 请君入瓮

  夜风凛冽,中华大地上刚进入正月,长安城内一片欢庆,而西北的东突厥国却因为国内叛乱,民不聊生。今年又一场暴风雪,羊马死亡不计其数,国内的回纥族人、拔野古、薛延陀等部落纷纷叛离突厥国而去。
  唐军在知道偷袭碛口的计划失败后,立即驻军黑龙庙村外。执行这次偷袭计划的唐军大将正是大名鼎鼎的兵部侍郎侯君集,唐军这次主指挥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兵部尚书李靖,代州都督张公瑾为副帅,并州都督李勣、华州刺史柴绍、灵州都督薛万彻为分路领军,受唐太宗李世民的皇命征服东突厥。
  眼下侯君集驻军完毕,立刻飞马快报给兵部尚书李靖,请求下一步军令。
  夜深,侯君集来到看管宇文名臣和窦去疫的后营。窦去疫蜷缩在宇文名臣的床尾,那件粗麻衣早脱了给宇文名臣盖上,由于里面衣服流汗太多已经湿透,自己已经冻得瑟瑟发抖。
  侯君集见了两个十岁的孩子这般情景,便让随从取炭火来给他们取暖,又取了干粮食物给窦去疫。
  窦去疫接了食物,立马分了给躺着养伤的宇文名臣,自己拿了一小块狼吞虎咽起来。
  “你们是哪个地方的孩子,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是家没了吗?”侯君集温和地问道。
  窦去疫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侯君集不解,猜测道:“是家里人都没了吗?”
  “嗯,去年阿爸和弟弟都饿死了,今年阿妈也走了,还好有崇光哥收留了我!”窦去疫吃完了那一小块干粮。
  “那这个崇光,又为什么把你们丢在村外呢?是村里的粮食不够了?”
  “不是不是,村里的粮食是够的。去年底,俺们镇上的人都跑了很多,牛羊和马都冻死了。整个镇就我们黑龙庙村有存量,每家都能分到粮食。”
  窦去疫说完,看着宇文名臣旁边的干粮,咽了咽口水。
  侯君集又让人取了干肉和水,窦去疫看了眼睛冒出光来。
  “那为什么其他地方都冻死饿死,你们这儿没事呢?”
  “因为崇光哥哥厉害,他去年把家里的钱都跟唐朝的人换了粮食,存了起来,然后又让人堆了很多的泥土墙,说是能挡住暴风雪,然后又砍了很多很多的树木,把村里每家每户的房子都加固了。所以今年我们村没事。”
  侯君集听了暗暗发笑,“你先在这里照顾好你的伙伴,我们不是来和你们打仗的,而是奉了皇命来救灾。”
  “真的吗?”窦去疫听了开心得站了起来。
  侯君集点了点头,径直走出营帐。
  众副将刚随侯君集出来,侯君集立刻加快脚步,“走,快随我回大帐,升帐!”
  众人跟着来到中帐,侯君集冷笑道:“若是刚才这小孩儿所说没错,碛口镇黑龙庙村有一个叫崇光的人,在村里囤积了粮草和木房,我军必须今晚拿下黑龙庙村,然后就可以此为据点夺下碛口镇!”
  众将答“诺”。
  “侯代序!”
  “在!父帅!”那少年将军侯代序上前来。
  “本帅命你今夜就偷袭黑龙庙村,拿下他们的粮食!俘虏所有的突厥人!”
  “诺!可是………”侯代序突然挺住。
  “我儿胆怯了?”
  “孩儿并不是畏惧,只是下午那堆烽火狼烟,想必那些村民早有了防备……”
  “防备?村民!”侯君集拍了一下桌子,众人心口一震。
  “你也知道是村民!一个村寨!我堂堂虎威大唐先锋军,拿下一个村寨难不成要李尚书全全军出动吗?”
  侯代序听了连忙躬身,“孩儿今夜必攻克之!”
  众将散去,留下参军兼管家黄觉。侯君集见黄觉不退,疑惑看着他。
  黄觉上前,笑脸相迎。
  “黄觉,你有什么事儿?”
  “呵呵,老爷,这里没有了外人,我就还称呼您老爷了。”
  “什么事儿,你说!”
  “有位大人托我说,能不能帮他物色几个突厥人,帮他带回去,他可以买。”黄觉说话声音已经很小。
  “什么?买人?买人干什么?”
  “当然是买到府中充当奴仆。”
  “用突厥人做奴仆?这是谁要买?也想得出来!”侯君集听了火气忽然就上来了。
  “哎哟,老爷您小点声儿。这年头,谁家没有个昆仑奴呢?”
  “昆仑奴?你是说拿这些俘虏回去卖?”
  “正是啊,也是这几年刚刚兴起的,许多大人府上都有好几个昆仑奴。一些大人家里还有黑人,高大的波斯人,越稀少价儿越高,去了街上,后面只要是跟着昆仑奴,倍儿有面子。”
  侯君集听了不甚厌烦,“行了,这些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以后也别让我知道就行!”
  黄觉心里一喜,应了一声便出去。
  侯代序整顿了两千兵马,二更起灶,吃完全军出发。
  雪后的深夜寂静无声,军马踩在雪地几乎也没了声音。侯代序心中窃喜,正是出奇兵的天时地利。
  兵马来到村寨门前,只见村寨被高高的土墙围住,寨门前十排的拦马栅栏一看就是新做的。
  侯代序上前来,叹道:“好一个坚固的村寨,突厥要是每个城池都有这样的防备工程,我军也不会这么快打到他们腹地。”
  正准备攻打城寨,忽然寨门大开,灯火通亮,为首的一个白发老者在一众上了年纪的村民的搀扶下,来到了唐军面前。
  侯代序命副将上前问话。
  “尔等村民不知我大唐先锋官到此,准备以卵击石吗?”
  那老者听了立刻慌乱,“扑通”一声便跪在了雪地上。
  “老朽等下国草民,岂敢对上国的天兵天将造次。老朽便是这里的族长,特地在村中为先锋将军备了过冬的粮食,以求将军能保我一族之性命。”
  侯代序听见,踱着马上来,看了看这些老人和后面陆续推出来的粮车。示意士兵去检查粮车。
  士兵查阅一番,果然是三十辆装满粮食的粮车。且车上都挂有旗帜,上书“黑龙庙村进献大唐李靖元帅之军粮”的字样。
  侯代序问那老者:“老族长客气了,只不过本将听说今年突厥多部都遇上大暴雪,牛羊死伤无数,路上饿死的冻死的人到处都是,怎么你们这儿粮食如此富余?”
  “不瞒您说,这是我的侄孙们年前把村里所有的钱,跟边境的百姓换来的粮食。没想到今夜还送给了大唐的军队,您看这是不是也是一种造化呢?”老者笑着说道。
  “好好,这粮食我收下了,只是……”
  “将军是否还需要草料与木炭?”
  “哦?老人家这也有吗?”
  “哈哈,老朽早就想带着族人归顺大唐,这些能为天兵天将添砖加瓦的事情,自然要做足准备。”
  唐军士兵听了都好不欢喜,侯代序心想,父亲让掠夺的粮草木料都已经得到了,还不得一兵一卒,也是大功一件,心里不由喜悦。
  “将军,老朽还命人在寨中摆下酒宴,招待各位,不知各位将军可赏脸?”
  副将听了,上来低声劝阻侯代序小心有诈,侯代序道:“这村中都是些老弱妇孺,能有何诡诈?”
  说罢,命族长带路进了村寨,三千多官军一进村寨,便叹为观止。家家户户没有坏的房子,田中虽然积雪却无荒废,牛棚马棚相连,家畜健硕。
  “族长真是管理有方啊!”侯代序叹道。
  老族长笑了笑,“将军谬赞了!”
  到了宴会大帐,唐军更是吃惊,大帐足足有两百多个,每个帐包中可以容纳十多人就食。
  侯代序吩咐留下一百人,分四队巡逻,其余皆赴了酒宴。
  征战苦寒,壮士九死一生,遇到了美酒佳肴,便是如进了天堂一般。
  日升月落,雄鸡报晓。村寨门口逐渐欢腾热闹起来。
  侯代序被一盆冷水从睡梦中泼醒,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雪地之中,全身被麻绳绑得结实,再一看,自己的三千士兵全部被绑在雪地里,好不壮观。
  侯代序破口大骂:“好一群贼人,连小爷也敢下蒙汗药!看我不踏平了村寨!”
  “侯将军一清早好大的火气的啊,怎么昨天的美酒不够烈吗?”
  话音刚落,但见城寨楼上坐着一个少年,约十三岁的光景,面如白玉,身形似鹤,长发垂髫,此时正好太阳升起,阳光最暖,照着少年,如沐春风。
  那少年笑着看着侯代序,目光如炬。身后跟着几个孩童,其中一个说道:“崇光哥,就是这人杀了阿树和阿毛!”
  “杀了杀!给他们报仇!”
  “对!杀了他!”
  “你不杀他,他回去就会带大军来杀我们!”
  ……
  七八个孩子一起要求那少年杀了侯代序。少年抬手示意他们停止争论,“仇是要报的,但是这个时候不适合彻底激怒唐军,否则就一点存活的余地都没了。”
  孩童们咬牙切齿,却不再说话。
  少年又对侯代序说道:“侯将军,你的副官还被我留在寨内招待,小弟听说您俘虏了我两个弟弟,将军要是愿意的话,可以明日将他们带来,与我换人。兵器盔甲战马小弟都先收着,还望侯将军见谅!”
  侯代序站起来,怒目圆睁,心里知道吃了亏,他指着墙头问道:“你是哪里的孩童,报上名字!”
  “小弟李崇光!”那少年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