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四十一章 恶战铁肘棕熊

  巴桑俊见了铁肘棕熊,便来了劲儿,昨天在未央雨楼就被河间郡王府这几个昆仑奴欺负得不成样子,今儿一对一,还不叫你好看。
  铁肘棕熊知道要挑战上届冠军,斗志满满,加上主人河间郡王李孝恭和郡主李蓉在下面观战。只见他低沉一吼,犹如灰熊遇见猎物一样兴奋发狂。巴桑俊心里骂道:“好个昆仑奴,这气势,果然向一只放出来的猛虎。”
  巴桑俊在擂台上热了热身,李崇光到现在都还没敢相信巴桑俊是两届摔跤冠军,他仔细观察着巴桑俊的动作,自己深知李蓉这八大金刚的厉害,之前在灵州大都督府里,有崇川这样的好手,都过不了几招,即使自己右手伤愈,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铁肘棕熊看着热身的巴桑俊,说道:“你上吧,我知道你所有的路数!”
  巴桑俊一脸狐疑,他躬下身来,像一只在地面寻找猎物的老鹰,来回试探脚步。
  铁肘棕熊摇了摇手指:”吐蕃鹰角格斗术!“
  巴桑俊不信邪,一个蹬腿借力,猛扑铁肘棕熊,这力道可以,铁肘棕熊顶住第一波进攻,不由往后退了几步。
  等铁肘棕熊定住脚步,他怒吼一声,将巴桑俊连人一把抓起来,台下发出阵阵喝彩声。铁肘灰熊接下来就是一个猛摔,想把巴桑俊摔倒,然后扑上去,用绝对力量控制巴桑俊。没想到巴桑俊一把抓住铁肘棕熊的辫子,下落到一半,铁肘棕熊便疼得无法发泄全力。巴桑俊趁势脱离控制,死死拽住铁肘棕熊的辫子。
  台下的李孝恭冷冷说道:”揪辫子,真是小孩子的把戏!“
  赵王李元景说道:”堂哥,这巴桑俊也才十五岁左右的样子,确实是个孩子。“
  铁肘棕熊见巴桑俊灵活得拽住自己的辫子,忍者剧痛挥动铁肘连续进攻巴桑俊,巴桑俊见拽头发完全控制不了铁肘棕熊,急忙用手臂抵挡铁肘的进攻。
  这铁肘真是厉害,震得巴桑俊手臂都快断了,巴桑连连后退,想拉开空间踹口气,不料铁肘棕熊跟发狂了一样,步步紧逼。巴桑俊眼看就要到擂台之下,立刻换了一招大鹏展翅,一跃而起,试图飞到铁肘棕熊身后。
  不料才飞到半空,就被铁肘棕熊一个飞扑,从半空中抓住双腿拽下,观众见了,又是一阵山呼海啸的喝彩。
  巴桑俊见被铁肘棕熊控制住了双腿,使劲儿挣扎,铁肘棕熊就是伏在地上,死命得摁住巴桑俊的双腿。
  二人如此缠斗一会儿,巴桑俊灵机一动,一个仰卧起坐,上身翻了起来,祭出右手的食指中指,就直插铁肘棕熊的眼睛。
  铁肘棕熊被这突袭愣住了,眼睛一闭却没来得及躲避,隔着眼皮被伤到了眼珠,他惨叫一声,松开巴桑俊的双腿,痛得往后翻滚。
  河间郡王府的众人立刻紧张起来,纷纷站起想看铁肘棕熊伤得如何。
  李孝恭更是大骂:”这摔跤连眼睛都戳,真是下贱龌龊!“说着,便要上去找巴桑俊理论。
  没想到铁肘棕熊又站了起来,他闭着眼睛,用手指着巴桑俊,喝道:”再来,我让你一双眼睛!“
  观众皆惊呼。
  巴桑俊也被他的勇气和韧性所折服,不过他自然不会放松,活动活动全身筋骨,一个横拳扫向铁肘棕熊扫去。铁肘棕熊听着拳来的风声,先是格挡,然后另一只手进攻,二人在台上你来我往恶战五十回合。
  铁肘棕熊的眼睛逐渐恢复,能看清东西。他擦去汗水,自己早已气喘吁吁,然后对面的巴桑俊依旧生龙活虎。
  ”小子,好体力!“铁肘棕熊称赞道。
  ”你也不赖!“巴桑俊已经快被打得散架,意识也逐渐模糊。
  两人眼神一对视,立刻冲向对方,巴桑俊已经忘记了招式,只记得昨晚劈柴的动作,重复了上千次的劈砍动作,他的意识中只剩下昨晚劈柴这个姿势,他躲开铁肘棕熊的第一次猛扑,跳到他的身上,夹住他的身体,双手合十,疯狂得劈着铁肘棕熊的脑袋。
  铁肘棕熊猝不及防,脑袋被敲得嗡嗡响,巴桑俊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他疯狂加速,一阵猛敲,铁肘棕熊被震得口吐鲜血,双眼泛白。
  李蓉见状不妙,立刻让赤面阎罗上去制止巴桑俊的暴走模式。
  那赤面阎罗飞身上台,顶住巴桑俊的劈砍,李崇光也上前喊道:”巴桑!巴桑!快住手,要出人命了!“
  巴桑俊这才恢复了理智,看着奄奄一息的铁肘棕熊,心里一阵后怕,他踉跄地退了好几步,这才完全醒来。
  赤面阎罗仔细看了看铁肘棕熊,尚有气息,他向李孝恭和李蓉点了点头,示意没有性命之忧,李蓉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崇光和主家将巴桑俊扶了下去休息,李崇光见到巴桑俊已经失去理智的样子,便劝道:”你还是不要再打最后一场了吧,这冠军让别人也拿拿!“
  巴桑俊冷笑一声,”在我们高原上,任何一次战斗,敌人没有全部倒下,就没有说放弃的权力!“
  李崇光骂道:”我是为你好,你今天是运气,打的是这个铁肘棕熊,换其他几个金刚,你就更难受了!“
  ”你以为我就这些本事吗?这才开始呢!“巴桑俊说完,狡黠一笑。
  下一场是沙陀国武士朱邪尚云对阵兵部护军都尉侯代序。
  朱邪尚云一身汉人粗布衣服和草鞋装扮,头系着一条灰色头巾,对面是一身白衣,有“一树梨花压海棠”之称的侯代序。
  朱邪尚云见侯代序上了台,拱手说道:“在下听闻兵部尚书候君集家的公子,擅长一杆梨花头枪,寒铁枪头印梨花,雪中惊弦照夜马。不如我们今日比试兵器如何?”
  “哦?阁下既然知道本将军的名讳,还敢与我比试兵器?”侯代序冷冷问道。
  “摔跤大会,本就是格斗术的比拼,兵器军械,也是格斗!”朱邪尚云说道。
  “那好,本将军就成全你。你需要什么兵器,我让人准备。”
  “无需准备!”说罢,朱邪尚云从北部取下一条三节鞭,折叠起来则是一棍长,约和手臂一样长,放开使用则像长器械,远距离击打。
  侯代序久经沙场,很少见到使用三节鞭之人,不免好奇,“朱邪尚云,你可看好了,我使用的是寒铁枪,你用这三根木棍的东西,与我交战,是辱我的功夫吗?”
  “代序贤侄!”李孝恭在擂台下叫道,“这便是三节棍,用得好,攻守兼备,擅长乱中取胜,要心不乱。”
  侯代序听了李孝恭的忠告,点了点头。
  “禅宗里说,乱中精神内守,禅入武式,侯将军,请了!”
  侯代序提上梨花头枪,便直取朱邪尚云,朱邪尚云使用点棍法,频频挡住侯代序的进攻。侯代序一直进攻,稍有疲惫,朱邪尚云便换了棍法,进攻用劈棍,拦腰棍,猛攻用云棍法,打得侯代序摸不着头脑。
  观众纷纷赞叹朱邪尚云的好棍法。
  李崇光对旁边的赵王说道:“这种棍法,小时候听我娘说过,我们那儿叫做三节棍,主要有有劈、抡、摔、打、盖、扫、截七种进攻方式。演练时棍法、步法、手法、腿法及身法紧密协调配合。其特点是快速灵活,变幻多端,刚劲有力,招法奇特。江湖上很少有人使用,战场也从未有过,没想到今日在此一见。“
  李孝恭听了李崇光的讲解,不由心里暗暗吃惊,他说道:”这棍法,与剑法中的‘出手法’,枪法中的‘’姜维枪“,齐名,我听说李崇光就会使这‘出手法’,还曾斩杀候君集帐下好几名将军,是吗?”
  李崇光没想到这河间郡王李孝恭知道的如此之多,深怕惹出麻烦,便答道:“在下之前是会使用‘出手法’,但是一直不得要领,现在手已经断了,再也提不起剑了!”
  “提不起剑,没关系,重要的是不要忘记自己的学剑的目的!”
  李崇光起身,向李孝恭行礼道:“在下谢王爷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