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十八章 一名伙头兵

  李崇光自愿前往雍州牧李元景手下当兵,这有些出乎李靖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选择去赵王那儿?”李靖淡淡地问道。
  “天策军如今只是羽林军的一个分支,天策府早在陛下登基后便撤销了,去了天策军前途也是渺茫,也是无所事事,倒是能参与城防之事,定能锻炼自己!”
  “行吧,路都是自己选的,也要自己走了才知道!”
  李靖点了点头,正说间,门外亮出一抹亮光,李靖只见一个妇人掌着灯慢慢走了进来,“夫君,天色不早了,该回屋休息了!”
  李靖见了来人,慢慢起身,“夫人,你来了!”
  来人正是李靖的夫人,红拂女张出尘。红拂女见到站在前面的瘦弱少年,“这孩子就是韦生吧?”
  李崇光猜到来人就是红拂女,心里不禁紧张起来,来了代国公府这么久,还没有拜见。
  李靖走出书桌来迎红拂女,指着李崇光说道,“这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那孩子!”
  红拂女走上前来,顿时觉得分外眼熟。她将烛光靠近少年的脸,更加坚定在哪里见过。
  “你叫韦生?”红拂女疑惑地问道。
  李崇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夫人,我们见过,我是李崇光!”
  “李崇光?也好耳熟的名字!”红拂女也上了年纪,一时间也记不起来。
  “年初在碛口镇外的老鹰涧,我率领了一帮少年为颉利可汗断后,遇到的夫人。”
  红拂女恍然大悟,用手指着李崇光,“哦哦,是那个孩子,我说怎么会这么眼熟!”
  李崇光又腼腆笑了,李靖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夫人认识这孩子?”
  “对,可不是吗?”红拂女仔细打量着李崇光,讽刺道:“当初跟我说回去接了妹妹,就来投奔于我,这眼看三四个月过去了,直接找到我家来了啊?还叫韦生?”
  李崇光慢慢跪下,“夫人,说来话长,崇光回到黑龙庙村后,九死一生。”
  “别跪了,你慢慢说来就是了。”红拂女放下灯,与李靖一起坐下来。李崇光站了起来,坐在李靖夫妇对面,将自己全村被吐谷浑赫连部杀害了、大战赫连武士、被金文彪收留、卖到薛万彻都督府,然后又被丹阳公主推荐到长安的事情,都一一讲出来。
  虽然只是三四个月的事情,听起来却像过了多年。
  “真的恍如隔世啊。”红拂女叹道。
  李靖点了点头,“崇光,你年少逢大难不死,以后定有福报!”
  李崇光一口气说完,心里惦记到那些从黑龙庙村出来的兄弟,便问红拂女了:“夫人,我那些从老家跟您回来的兄弟们呢?”
  “哦,对了,都忘了告诉你他们的消息了!他们现在驻扎在长安西北方向的天策军营里,接受天策将军的训练呢!”
  “天策军……哈哈,早知道方才我就选择去天策了,这样就能跟他们相逢了!”李崇光开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你要去军营?”红拂女问道。
  李靖点了点头,“韦生要去雍州牧那儿去,做城防兵!”
  “城防兵?你可是有将帅之才的啊?太可惜了!”红拂女惊讶住。
  “趁年轻去一线锻炼锻炼也是有好处的!”李靖补充道。
  红拂女心里也知道勉强不来,“好吧,每月休假的时候,就回来住,我给你安排个房间,以后你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知道了吗?”
  李崇光听了红拂女这样说,忽然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睛里滚了好几圈,没有忍住忽然就泪如雨下。
  “怎么了这孩子?”红拂女看着李崇光哭成这样,有些不知所措。
  “没什么!”李崇光立刻擦干眼泪,“只是自从母亲去世后,就一直漂泊流浪,许久没有个家了!”
  “这孩子!你以后就住在这里,这代国公府太大了,经常回来也热闹!”红拂女说话越来越温和。
  李崇光不住地点头,这许久未曾感受到的温暖,伴随着他度过最有安全感的夜晚。
  翌日,李崇光一身士兵的打扮,腰间配上灵州大都督薛万彻赠送的短剑,一人一马来到雍州牧府衙报道。
  李崇光走进正门,赵王李元景正在府内开会,李崇光走到侧门新兵招募处,交了李靖亲自写的推荐信,又领了一套新兵服。
  负责招募的校尉看了看李崇光,“你才十三岁,雍州牧府衙内根本没有适合你年龄的兵种,不过既然是代国公亲自引荐的人,那你就去后厨帮忙吧!”
  “后厨是什么兵种啊?”李崇光好奇地问道。
  “后厨的就是伙头兵!负责给城防将军和士兵煮饭烧菜的!”校尉说道。
  “我?煮饭烧菜?”李崇光一脸不解。
  “目前来说你只能做这个,等你再长个几岁,到时候再去申请调到其他部门吧!我也好交代!”校尉只能这样跟李崇光解释安慰。
  “那行,伙头兵也是兵,伙头兵干得好,将士们吃得饱,吃得饱了才能打胜仗!”李崇光打趣说道,惹得旁边众人一阵欢笑。
  李崇光进了府衙后院,来到厨房,只见一大早就炊烟袅袅,饭香味和菜香味扑面而来。
  “这军营厨房,果然是最神奇的地方!”李崇光感到十分开心。
  伙头校尉史庄看到站在门口穿着伙头军兵装的李崇光,立即骂道了:“门口的那个小子!你在干嘛?”
  李崇光见那胖胖的校尉在叫自己,连忙走上去答道了:“将军,我是新来的!”
  史庄打量着李崇光,“我知道你是新来的,规矩都懂吗?”
  “还不知道!”李崇光摇了摇头。
  “不知道就要学,我说你还没十岁吧?怎么我大唐现在招募兵的年龄都放这么低了?”史庄一脸疑惑。
  李崇光连忙解释道了:“小人家贫,父母双亡,只能来军前效命,换口饭吃!”
  “哦,这样的啊,可有引荐的人啊?”
  “什么叫引荐的人?”李崇光疑惑地问道。
  “就是谁推荐你来我们这儿的!”史庄有些不耐烦了。
  “哦,是李靖老先生!”
  “李靖?哪个李靖?”史庄听了心里有些惊恐。
  “就是代国公李靖李药师!”李崇光说得声音很小。
  那史庄听了,吓得向后倒了两个踉跄,“代国公?你是代国公的?”
  “在下其实和代国公并无关系!”
  史庄将信将疑,“行吧,今天先带你认识下厨房,你跟我来!”
  李崇光跟着史庄来到厨房里,这厨房不愧是仅次于御膳房的厨房,又大又全。这雍州牧又加上赵王、骁卫将军的头衔,连厨房都跟着扩建了规格。
  史庄带着李崇光逛了一圈儿,在汤区停下,问李崇光道:“这冷菜间、水果点心间、素菜间、荤菜间、酒水、汤间,本官都带你认识了,我这儿人手也不缺,你愿意去哪个间帮忙就去。”
  “愿意去哪个就去哪个?”李崇光反问。
  “对,还用本官说两遍吗?你是代国公李老将军推荐来的,自然不能让你吃苦了,日后说我不照顾你年轻,本官可得罪不起。”
  “这边煮羊肉汤吗?”李崇光问道。
  “羊肉汤就馒头窝窝头,这是战时必备,现在不用打仗了,羊肉汤还是可以熬的,至于其他嘛,都是边防的老爷兵,自然菜不能少了。每月赵王都会补贴银子给厨房,所以纵观全国的府衙,除了陛下的御膳房,还没有比我们雍州牧府更好的厨房了!”
  史庄一口气说完,不仅没有气喘吁吁,反而神采奕奕。
  “那我就选择在这儿帮忙熬汤和烙饼吧。我们家乡人人都会烙饼,既充饥又美味,配上羊肉汤,那就是好得呱呱叫!”李崇光说着,自己都快嘴馋了起来。
  “行的吧,以后就跟着熬汤和烙饼吧,要是做的赵王满意,定会重重地赏赐你!”史庄说完,留下李崇光就大腹便便地走开。
  李崇光心想,这烧菜熬汤,可一点不比行军打仗容易,当下便开始研究配料比例,尝试着熬汤。
  夜间,李崇光睡到了府衙内的士兵寝室,忽然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脑子里忽然浮现出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惊险的场面、九死一生的场面、被关押囚禁的场面,历历在目,好在如今李靖和红拂女夫妇收留自己,又安排了事情做,心里又酸又暖。
  正恍惚间,又回忆起前几日在长安城外中南客栈遇到的那群突厥人,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处何方,更不知道如今突厥国土上的老百姓有没有拜托暴风雪带来的灾害。
  对,自己现在深处长安,天子脚下,不能为父老乡亲做点事情,让他们摆脱饥寒交迫之苦,真的枉做了十多年的突厥人。
  想到这里,李崇光忽然坐了起来,他躺在床上实在想不出如何救援突厥乡亲们。
  是直接上书?自己人微言轻。
  说服赵王李元景?这个少年王爷还处在玄武门之变的后遗症之中。
  找代国公李靖?突厥国就是被他所灭,况且刚刚收留自己,再多打扰恐怕多生事端。
  想着想着,一筹莫展,就这样悄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