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十八章 暗流涌动

  一个月前,营救颉利的突厥武士和公主蝶风,被红拂女和天策羽林军击退西逃,众人逃到距离长安不远的秦州躲避起来,密谋着再次就出颉利可汗。
  李世民派遣齐国公长孙无忌前往原突厥国,主持受灾严重的百姓南迁到长安,一时间,各地灾民扶老携幼,纷纷涌向长安。
  蝶风在秦州探到这个消息,便找来阿史那思摩等将军前来商议。
  “各位叔叔、将军,我阿爹如今被囚禁在长安,进出不得。上次险些成功,这次我们需要更周密的一次计划。”蝶风在屋内说道。
  阿史那思摩问道:“这次不一样了,情况更复杂,李世民已经宣布赦免了大汗,并且对我们突厥的百姓进行收买人心的计策,大部分草原士兵,都已经不太愿意再打仗了。”
  “大汗救出来,到时候振臂一呼,聚集一些人马,然后再向吐谷浑的伏允可汗借兵,就可以东山再起了!”一个大将说道。
  阿史那思摩摇了摇头,他说道:“吐谷浑的伏允,现在还没敢正面挑战唐军,向他们借兵是不可行的。眼下只有先救出可汗……”
  “堂哥,怎么救,你是不是已经有主意了?”蝶风问道。
  阿史那思摩看了看众将,忽然问道:“阿史那欲谷设叔叔,我们去长安的这段时间,你在高昌招募了多少勇士?”
  阿史那欲谷设说道:“老夫在高昌集结了三千人马,随时准备杀回长安!”
  “叔叔,别急,三千人还没到长安城下,已经被沿路的唐军消灭干净。这次只能智取!”阿史那思摩说道。
  “大侄子,你说怎么办吧!”阿史那欲谷设问道。
  “这次灾民南迁,是一次好的机会。李世民允许灾民进城,我们就让叔叔那边的三千人,和我们剩下的五百人,都假扮成灾民,混进去!”
  蝶风问道:“那兵器怎么带进去?”
  阿史那思摩又说道:“我可以假扮书生,先进城,在城内采购兵器,放在街上的一些商贩那边,等你们一进城,就去取兵器,跟我杀到皇宫里去。”
  “大汗现在居住在太仆,太仆在朱雀门里面,朱雀门的守军,就是上次将我们打败的天策羽林军。”一个将军说道。
  阿史那思摩沉思片刻,“城门这块是硬骨头,李世民安排的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我们只有出其不意,才能抓住李世民。”
  “嗯,堂哥,那你先去长安城里做准备,到时候我们假扮的灾民,统一左手绑上白带子!”蝶风补充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便着手准备再次营救计划。
  李靖得了那断翅膀的乌蛇,每日观看,特别想一试。那神兽居的少东家巴桑俊,便用帮助李靖驯兽的借口,进了代国公府。
  “李崇光!”巴桑俊远远看见正在后院跟管家一起劈柴的李崇光。
  巴桑俊走近,李崇光看了一眼巴桑俊,又不再搭理,继续劈柴。
  “你这是在做什么?”巴桑俊好奇地问道。
  “劈柴,准备过冬。”
  “这种活儿,也用得着一掷千金的公子干?”巴桑俊一脸不信。
  巴桑俊注意到李崇光都是用左手持斧子,右手很少用,又问道:“李公子,你这左手的力道可以啊!你真的可以去明天的比武大会试试身手!”
  李崇光摇了摇头,说道:“你那是你们吐蕃人举行的摔跤大赛,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这体格,哪里吃得消五大三粗的人摔?”
  管家在一旁也接着说:“我们李公子,之前单人匹马,抓住颉利可汗,右手的经脉彻底断了,已经不能发力。我看这位吐蕃的小哥儿,你找错人了吧?”
  “啧啧,原来擒住颉利可汗的人就是你呀?真看不出来,你这右手真的没得治了?”巴桑俊看着李崇光的右手问道。
  “没得治了,每天干干活,看看书,无忧无虑的,也挺好。你那个摔跤大赛,就不要打我的主意了!”李崇光淡淡一笑。
  “嗯,可惜!可惜!你这伤,是手筋断了,也不是没得治疗……”巴桑俊欲言又止。
  李崇光停下手上的活儿,看着巴桑俊,问道:“巴桑兄弟,你有办法?”
  巴桑俊用手指着李崇光笑了又笑,“哎呀,这巴桑兄弟,叫得,真是舒坦!”
  李崇光见巴桑俊油腔滑调,又拿起木柴劈了起来。
  “哎,李公子,李兄,就冲着你叫我一声巴桑兄弟,回去帮你问问,我们吐蕃有很多秘术,不是没机会。”巴桑俊给自己的话圆回来。
  李崇光强颜欢笑,答道:“谢谢!”
  “公子!”初九进了后院,就向李崇光喊道。
  李崇光抬头,看见初九正向自己跑过来,便站了起来。
  巴桑俊看到正在跑来的初九,目瞪口呆,喃喃说道:“黑……黑妹?”
  “不可无礼。这是府上的丫头,初九!”李崇光对巴桑俊说道。
  “昆仑奴?”巴桑俊又问道。
  李崇光不想理会,巴桑俊仔细打量着跑来的初九。
  初九跑近李崇光,已经是气喘吁吁,她喘了口气,说道:“门……门口……”
  管家撇了斧头,急忙问道:“门口怎么啦?出啥事了?就让你看会儿门,我来劈点柴的功夫?”
  “没什么,门口有个非常非常高的红脸人,说要你跟他走!”初九赶紧用比较生疏的汉语说道。
  “红脸人?”李崇光想不起来认识这么一个人,便准备过去。
  巴桑俊也好奇,跟着李崇光、管家和初九一起过去。
  到了门口,李崇光见到那红脸人,猛然想起,他便是在灵州薛万彻和丹阳公主府上,李蓉郡主的八大金刚之一。
  先前来雍州牧府找李崇光的是紫面天王,这回换成红脸的,这郡主也是心思难猜。
  那红脸人见到李崇光,点头示意,李崇光见他还算友好,便上前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郡主有请!”红脸人说道。
  “你是她手下的赤面阎罗?”李崇光问道。
  红脸人点了一次头,“请吧!”
  李崇光整了整衣服,转身对管家说:“管家,我先出去一下,要是老先生和夫人找我,就说是,河间郡王找我有事。”
  管家一脸懵逼,只好点了点头。
  “赤面阎罗?这可是八年前,市面上最顶级的昆仑奴之一了。想不到今天见到了,真是刺激!”巴桑俊看李崇光赤面阎罗走远,自言自语道。
  巴桑俊决定一探究竟,便一路尾随。
  李崇光被赤面阎罗又带到了未央雨楼,只不过这次是在白天,秋叶开始凋零,随风摆动。
  赤面阎罗带李崇光走上顶楼,正看到郡主李蓉,依靠着栏杆眺望远方。
  赤面阎罗到了门口,李崇光又看到两侧站着蓝面佛陀和黑面夜叉,好生威严。
  “主人,李崇光带来了!”赤面阎罗在门外奏道。
  李蓉慢慢转过身来,看见李崇光,说道:“进来吧,李崇光!”
  李崇光一人走进来,问道:“郡主,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情吗?”
  李蓉坐了下来,笑着说道:“你放心,本郡主是不会主动找你的!”
  “那还叫我来?”李崇光没好气地反问。
  李蓉见李崇光有些生气,便问道:“怎么,李公子还有脾气了?上次不是帮你破了颉利可汗一案吗?到今天一个多月过去了,没有登门感谢就算了,请你来,还立马给我脸色看?”
  “你和丹阳公主,都是绝顶聪明之人,总觉得你们在给我下套。上次抓颉利可汗,不是差点被颉利杀了,就是差点被皇帝赐死!”李崇光自己坐了下来,大道苦水。
  “哼,过奖了,李公子。现在你不就在李靖身边吗?”
  李崇光心里疑惑,问道了:“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又无官职在身,丹阳公主交代的事情,恐怕在下很难完成了!”
  李蓉没有直接答他的话,问道:“听说陛下去看过你?”
  “听李靖他们这样说过!”
  李蓉喝了一口茶,说道了:“你放心,只要你留在李靖身边,就会有掌握兵权的一天!”
  李崇光摇了摇头,“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快说吧,让我来做什么事情?”
  “李公子,现在越来越没耐心了啊。长安城要出事儿了!”李蓉一脸严肃地说道。
  “哦?出什么事?”
  “接到情报,突厥旧部近日还会有所行动!”
  “什么?颉利可汗都已经认罪了,皇帝也给了突厥百姓恩泽,怎么还要闹事,这不是把突厥的老百姓又往火坑里推吗?”李崇光气得跳了起来。
  李蓉示意李崇光小点声,“你稍安勿躁,这次突厥旧部的目标,并不一定是颉利可汗。”
  “怎么说?”
  “据说这次有好几千人动手,这阵势,会是简单救一个人出去吗?”
  李崇光恍然大悟,“他们的目标是劫持皇帝和大臣!”
  李蓉笑了笑,“我真不得不佩服我姑姑的眼光了,你果然是那种一点就通的人。”
  “郡主,你直说吧,丹阳公主要我做什么?”李崇光希望任务布置得干脆利索。
  李蓉看着李崇光,正想说时,外面忽然风云突变,大风卷起了帘子,在二人身后乱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