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十五章 大闹西街

  雍州牧府司马吴群见众突厥百姓问不出什么来,心生一计。
  他将这些突厥人头领单独叫到隔间里来,又命人上了好酒好菜招待他。
  突厥头领不敢妄动,筷子也没拿起,正襟危坐。
  吴群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人啊?”
  “小民姓史,单一个弗,武威人。”
  “史弗啊,眼下颉利可汗从赵王管辖下逃脱,朝廷中有人趁机找赵王的麻烦了,你可知道?”
  “小民也是刚知道大汗逃脱的事情,不过此事真的与我等无关啊!”史弗摇了摇手。
  “本官知道尔等是良民百姓,只是目前也只有你能救赵王啦!”吴群装作很无奈的样子。
  “赵王对我们有大恩,要是我们真的对赵王有用,肯定愿意帮忙的!”
  吴群听了,眼睛冒出杀气,他对着史弗说道:“如今之计,只有找到颉利,就地正法,才可堵住别人的嘴巴!”
  “怎么找?”
  “现在有个现成的办法!”
  “什么办法?”史弗问道。
  “我看你的身形与颉利可汗相近,脸上胡须也极度神似,你若是能假扮颉利可汗,此事可成!”吴群轻声地说道。
  史弗听了,吓得一哆嗦,“这……这……大人是要小民装成颉利可汗,然后被……”
  “唉!”吴群庆叹一声,“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你放心,你们来京城想要的,赵王必定替你兑现,你的家乡,赵王也会去救济。”
  “我……这是要小民的命来换啊!”
  “人生如白驹过隙,转眼就是生老病死,若是能以一人之身,救那么多条性命,也是不枉来人世走一回了!”吴群接着说道。
  史弗愁眉紧锁,淡淡地问道:“只是我一人就好了,我外面的那些兄弟请让他们回去,他们的家里少不了他们!”
  吴群见史弗已经答应,心中暗暗欢喜,“当然,只需要你一人假扮颉利就好!”
  话音刚落,外面的李崇光踹门而进,用突厥语对史弗说道:“你知道杀人灭口什么意思吗?他可能会让知道实情的人活下来吗?”
  吴群见李崇光冲进来,大怒:“李祭酒,你进来做甚?你刚对他说什么了?”
  史弗忙用突厥语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李崇光不答,对着吴群问道:“司马大人,您这样算草菅人命吗?”
  “你这小屁孩,你可知道破不了案子,多少人会被革职查办吗?”吴群大骂道。
  “司马大人!颉利可汗还在长安城内,还没搜捕,你怎么就知道破不了案,抓不到人!仓促找替死鬼,我甚至怀疑你跟他们是同伙儿!”李崇光拍着桌子说道。
  “你放屁!小小的祭酒,居然目无长官!”吴群已经恼羞成怒。
  “那你解释一下,这些叛军和吐谷浑人是怎么进的府衙?”
  吴群听了,心里一凉,一屁股坐了下来。
  李崇光见状,便话锋一转:“吴大人,事情已经出了,应该想办法弥补,而不是乱杀无辜,这是病急乱投医,万一事情败露,你这是欺君之罪要被满门抄斩的!”
  “你不要再说了,本官都明白!”
  李崇光看了一眼史弗,“他们都是不远万里逃难到长安的,如今突厥全境饿殍千里,荒无人烟,我深有体会,大人又怎么忍心还对他们下狠手呢?”
  李崇光说完,又示意史弗不要害怕。
  “那祭酒大人,有何高见?”吴群冷冷地问道。
  “天就快亮了,眼下就要开始全城搜捕,我的办法是您,还有我,以及所有参军,各带领一队人马,分八个方向散开搜捕,挨家挨户地查!”
  “这是要掘地三尺啊!”吴群叹了一声。
  “只能先这样!”
  “要是最后还是找不到呢?”吴群又看了看史弗。
  “司马大人,随机应变,很多事情不去做,就不会知道结果。”
  “那行!既然祭酒大人这么说了,本官就把人先留着!”
  吴群说罢,起身径直离开。李崇光安抚好史弗,也离开虎进秘狱。
  李崇光领着二十名府兵,在府内休息片刻,史庄送来早餐,众人开始狼吐虎咽起来。
  史庄把正在进食的李崇光拉到一旁,笑着问道:“嘿嘿,韦生啊,祭酒大人,您是我见过最年轻的从五品的长官。”
  李崇光一脸狐疑,问道:“校尉大人,这才一夜的功夫,怎么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那可不是?您现在官职比我的上司仓曹参军都高,我这也算是越级跟您说话了,嘿嘿!”
  “大可不必,这官儿也是临时的,抓不到颉利可能还得死!我也不是那样有官威的人,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李崇光又加了两个肉包子。
  “是这样的,这全城搜捕啊,我是知道的,光靠挨家挨户地搜,是很难的。”史庄说道。
  李崇光看了一眼史庄,“我知道,但是往往最笨的办法,最后能出效果。”
  “这狡兔三窟啊。何况你们是要抓一个在草原上活了一辈子的老鹰呢?”
  李崇光停下吃饭,看着一脸皮笑的史庄,问道:“校尉大人,这做饭菜做久了,也喜欢饭吃一半,话说一半对吧?”
  “我跟你熟,你也是个孩子没那么多心机,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抓人这事儿呢,你得在本地有人脉,有线人的。”
  李崇光想了想,“就跟军队的斥候间谍一样?”
  “哎,我就说你能小小年纪做到祭酒呢,就是比其他人聪明啊!佩服佩服!”史庄拱手笑道。
  “噢噢,我明白了,你在长安城里面有线人?对不?”李崇光恍然大悟。
  史庄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
  “那赶紧都介绍我认识认识。”李崇光笑着说道。
  史庄装作很尴尬,轻声说道:“祭酒大人,这人脉都是老兄这十年如一日,开饭馆儿攒下来的,都经常需要打点的!”说罢,史庄悄悄攒动了一下手指,示意需要钱。
  李崇光尚且年少,这样的人情世故还不曾经历过,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手指痒了?”
  史庄见李崇光不解风情,又低声地说道:“就是需要钱。有钱才能办事嘛。”
  李崇光恍然大悟,“那是要多少?”
  史庄打量着李崇光,“我看你年纪还小,又没发粮饷,等你发了粮饷,给我意思意思就行了。”
  “意思意思是多少?我身上只有一万两。”
  “一万两?”史庄吓得双腿踉跄一下,差点倒下。
  “你这么小年纪,哪来那么多钱?”史庄好奇问道。
  “都是灵州的丹阳公主赏赐的!”李崇光笑着回道。
  “我滴个乖乖,你这娃娃,又是住代国公府,又是丹阳公主,你到底什么身份?皇族下基层体验生活?”
  “哼,那肯定不是,反正你不要得罪我就是了。快说吧,你觉得最有可能在哪儿?怎么查?”
  史庄拍了拍胸脯,自嘲道了:“还好我这人有眼力劲儿,之前没对你怎么样。你可以先去西街走一圈。”
  “西街?那里怎么了?”
  “西街是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是很多国家商客云集做买卖的密集地,你想想,那里是不是最适合藏那只大鹰?”史庄分析道。
  “有道理!”
  “嘿嘿,咱这算不算也是立功了?”史庄笑着问道。
  “你帮我把那边的关系疏通一下,打探一些消息。要是真在那儿,我让赵王记你头功!”
  “那感情好,那我先去忙了,您也别忘了!”
  李崇光点了点头,立刻召集了二十名府兵,向西街进发。
  这西街果然热闹非凡,街上各国的人,各种肤色的人,用骆驼背着货物的,沿街摆摊儿的,叫卖的,若然应了那句话,天天熙熙皆为利来,天下胖胖皆为利往。
  李崇光带着府兵在里面穿梭,这些异族人也不像唐人一样,知道礼让官军,一路是挤来挤去。
  “这人太多了,这么走下去不是办法!”李崇光停下来对左右说道。
  领头的士兵听了,心里明白,便招呼几个士兵上前,开始吆喝:“让开让开!”
  几个士兵在前面为李崇光开出一条路来,对着路人又是推又是踹又是恐吓。
  街上顿时乱了起来,各国的语言开始交汇,正走着,忽然士兵推到一个黑色皮肤的小女孩儿,士兵大喝道:“哪里的黑人,吓死爷爷了!”
  李崇光看见那摔倒的女孩儿,衣衫褴褛,光着脚,皮肤黝黑,外形像是很少见的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人。
  那黑人女孩儿被士兵推倒,反过来目光凶狠地盯着士兵,士兵见她不服气,喝道:“怎么,还不服气?这么亮的天,出来吓人?”说罢,准备用鞭子赶女孩儿走。
  就在此时,一个黑人少年像风一样冲了出来,一把抓住士兵快打下来的手臂。
  士兵被这黑人少年抓住手臂,居然动弹不得,黑人少年大喝一声,将士兵直接一拦腰,摔了个四脚朝天。
  旁边的士兵见状,骂道:“兔崽子敢打官兵!不想活了。”
  说罢上前就要抽黑人少年,那黑人少年连续躲开,最后一下抓住鞭子,使劲儿一拽,那士兵连人带鞭,一起撞到旁边的养鸡笼子里,惊得鸡群一阵尖叫飞舞。
  那黑人少年轻轻扶起女孩儿,其他士兵一拥而上,将他们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