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十五章 日落长安

  “公主还是让你走,对吗?”崇川趴在床上,对着站在一旁的李崇光问道。
  “对的,他们让我去长安!”
  “我总感觉他们是故意要赶你走的。你是不是得罪过薛家。”
  李崇光知道不能说出真相,掩饰道:“兴许是我们之前打伤了薛家大小姐的老虎,得罪了薛小姐?”
  “哎呀,忘了这茬!”崇川拍着脑袋,略显懊悔。
  “我今天便启程。你一个人在灵州,要照顾好自己!”
  “今儿就走?这婆娘也太狠了吧。我以后得小心点。”
  李崇光坐下来,看着崇川,笑了笑,“我有点积蓄,你之前救过我,这点钱就当我回报你了!”李崇光取出藏在床下的一包银锭,走过来放在崇川的床边。
  崇川脑袋一懵,“这啥,这啥意思?给我整这出?”
  “我可不想欠别人的人情,让有些人落下话柄哦!”
  崇川一脸嫌弃,“我是那种爱钱的人儿吗?”
  “你这人,刚见面看上去冷酷无情,时间处久了,还是个热心肠!你好好养伤吧!”李崇光说完,离开屋子。
  “哎?你要赶那么远的路,钱够吗?”崇川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李崇光没有回答,拎着早已打包好的包袱,径直离开。
  李崇光刚走到薛府大门,便看到薛凝和张管家在门口等着。李崇光走近时,被薛凝拦着。
  “你等会儿!”薛凝说道。
  薛凝示意张管家,张管家拿出一个崭新的包袱,上前递给李崇光。
  “这是我爹和姨娘让我给你准备的行李,里面有钱和干粮衣服。”薛凝对李崇光说道。
  “哦?那谢谢老爷和公主了。张管家,我这包袱要不要例行检查?”李崇光指着自己的旧包袱。
  张管家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说罢将新包袱也给了李崇光。
  薛凝悄悄凑近李崇光,轻声嘟囔道:“哎?我姨娘让你去长安干嘛的?给了这么多钱你。”
  “没有什么事儿,你想知道可以自己去问公主殿下!”李崇光冷冷地答道。
  “对你这么好,又姓李,你不会是我姨娘的亲戚吧?”薛凝继续说着。
  李崇光不理会,向薛凝和张管家躬身施礼,便径直离开。
  那李崇光出了大门一直往东走,崇川从大都督府里一瘸一拐跑了出来,他忍着疼痛跑到府外,看着李崇光消失在人群中的身影,无限惆怅。
  当下,李崇光在东市买下一匹骏马,便向东南方向的长安敢去。
  日升月落,春意盎然,没了战争的摧残,沿路的城市乡村逐渐恢复起生机。李崇光这一路下来,如沐春风。行了十多天,终于来到长安城外。
  这天已经到了长安宵禁的时辰,太阳早就落山,没能来得及进城的人被拦在城外,李崇光人困马乏,看着紧闭的城门,一筹莫展。
  正准备回马寻个郊外的客栈,忽然迎面来了两名商客打扮的中年男人。他们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一个长须红面,身材魁梧,另一个面目白净,笑起来也是许多皱纹。
  那白脸的商户挡在李崇光的马前,拦住李崇光后,施礼道:“在下复姓夏侯,是北方来的商客,我兄弟二人备着这行囊已行了四十多里路,实在走不动了,请问小兄弟可愿意将这马儿卖给我们,愿出重金。”
  李崇光打量着二人,“你们是北方哪里来的?”
  “哦,我们来自云中城。”
  “薛延陀人?”
  “我们靠近薛延陀国,却是汉人,是大唐子民!”那白脸商客答道。
  李崇光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白马,“我这马,不卖!你的忙,我也不帮!”说罢,李崇光拱手施礼,驾马离去。
  那夏侯兄弟有些落寞,走到城墙下面,依靠着已经满是老百姓的墙角,坐下休息。
  李崇光到了郊外的中南客栈,落下脚跟。店内小二突然来提醒道:“客官,夜里可注意着点,近日这长安城外老是闹鬼!”
  “闹鬼?闹鬼是什么意思?”李崇光反问道。
  “看你还是个孩子,闹鬼都不晓得是什么。”说罢,小二怏怏不乐地下了楼去。
  李崇光关好门窗,打开临行前薛凝给的新包袱,只见里面两套红色官服,一封信,银票若干,约有一万多两。
  “这信不是给我的。”李崇光拿起来又看了看,“李药师兄?”
  李崇光看着这个名字,也不知道是谁,每次打开包袱,李崇光都会思考这丹阳公主想让自己做什么。
  夜色渐深,这中南客栈外面都是竹林,春天一片葱绿,白天景色宜人,夜间也有暖风吹送。
  正休息间,忽然楼下一片吵闹声,李崇光侧耳来听。
  “你这不讲理的小二,白天不让我们住宿,这晚上也不让,我们今儿在长安城外等了半天,也不让我们突厥人进城,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雍州牧下的命令,六月之前,禁止任何突厥人进城,我们小店也不敢收留,要是收了,这左右侯卫马上就要来找我们的麻烦!”
  “哼!我们不信!”说罢,一群身着突厥牧民服装的大汉坐了下来。
  一人吼道:“这突厥国都已经被大唐天子给灭了,现在咱们突厥人也是大唐天子的子民,为什么就不让我们进城?”
  “对!大唐天子心里没把我们当自己人,他就是这样没有公平的君主!”
  那小二和掌柜听了,立刻慌了神,“使不得使不得,诸位突厥的好汉,这话不能乱说的啊!”
  “怕他个鸟!我们就是来告御状的!还不让我们进城,把我们都当贼了,店家你现在就去报官吧,把我们抓进监狱,也算是有地方住了。”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这笑声引得门外一阵骚动。
  只见店门被“咚”地一声推开,一下子涌进来两队官军。
  “是谁想要进监狱啊?”话音刚落,从两队正中走进一名军官,这军官面如枣玉,凤眼浓眉,约十五六岁的光景。
  这群突厥大汉见官军冲了进来,纷纷沉默不语。
  军官走到桌前,仔细打量着这群突厥人,“刚才不是说得很开心吗?怎么着,本王一来就不说话了?”
  “王?你是朝廷的王?”一名突厥大汉站了起来。
  “这是当今的赵王,陛下的六弟,现雍州牧,负责长安所有军政!”士兵上来报了一声。
  “赵王李元景?”
  “好年轻的赵王!”
  李元景好不得意,他看着这帮汉子,说道:“小王奉我皇兄的命令,坐镇长安,领着这雍州牧和右骁卫大将军的差事,就有责任护卫这京都的安全。你们是中书省决定不放行的,小王也只是奉命行事。”
  突厥大汉们纷纷站了起来,后退两步忽然跪了下来,“请大唐的王爷救救我们!”
  李元景大惊,“混账话,本王要是放你们进了城,还不被御史大夫们弹劾死?”
  “不,草民们只是希望王爷将突厥的实情向大唐天子禀报!救救我们突厥的老百姓!”
  “哦?你说说看!”李元景坐了下来。
  “自从颉利可汗投降后,我们降唐的突厥群众多达十万万人。大唐皇帝采用中书令温彦博的建议,全其部落,顺其土俗,以实空虚之地。将这部分突厥人安置在东起幽州,西至灵州之间。在原先突利可汗统治地区设置了顺州、祐州、化州、长州四个都督府。分颉利可汗所属为六个州,左部设定襄都督府,右部置云中都督府。可是大唐皇帝只是分封,我们牧民却还没能从去年的暴雪灾害走出来,依旧是没饭吃,没衣服穿。再这样下去,我们的部落都要灭亡的啊!”
  领头的突厥汉子一口气说完,不禁潸然泪下,后面的突厥汉子们,听到伤心处,也不由哭了起来。
  “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你们还是最勇敢的突厥国的子民。只不过现在形势如此,就算本王跟陛下说了,恐怕一时间也很难有效果!”李元景安慰众人。
  “王爷可以带着军队领我们去皇城门前跪着,让我们面见天子,我们死而无憾,也不会连累王爷您!”领头的说完,一声巨响,给李元景磕头。
  “还是不行,这样恐怕皇兄怪罪!”李元景说出此话,噤若寒蝉。
  “哈哈,想不到堂堂武德皇帝的六皇子,大唐的第一王爷,居然也有胆小如鼠的时候!”
  李元景没回过神来,楼上就传来了这铿锵有力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