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1章 必须喝
之后的一周,牧云除了每天和王嫣然发一发短信外,便是陪着福伯聊聊天,不时的视察小巷的改造进度。
  众多保镖与工人们同吃同住,干的异常卖力。
  他们也曾试图报警,举报黄熊杀人。
  可是,不管他们如何反馈,得到的永远都是:你好,我们已经开始调查,请耐心等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天傍晚,牧云正与福伯站在阁楼外,看着工人施工,随便闲聊着。
  “小云啊,虽然福伯现在住的好吃的好,但想到那些村里人还窝在破楼区,我的心啊,就不踏实。”
  牧家村的村民,在房子被占后,大多搬到了江城的破楼区,那里环境很差,交通也不便利,但胜在房租低廉,适合穷苦人生活。
  牧云点了点头,知道福伯一辈子都是老好人的性格,有什么好事都不忘语别人分享,现在有了荒君的“投资”,更是废寝忘食,只想让乡亲们住上又大又温暖的房子。
  就在这时,牧云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他拿出手机一看。
  “王嫣然在六福酒店207包间,沈乐与董亮密谋灌醉。”
  是玄鸽的短信,她一直派人在暗中保护王嫣然。
  牧云马上想到了昨天王嫣然向自己提起的,被沈乐要求陪投资公司的人吃饭的事。
  原本想着让王嫣然拒绝,以其的相貌身姿,参加那种场合岂不是羊入虎口?
  更何况,还有沈乐在那!
  一股怒气自牧云心头涌出,他眼中杀机浮现,冷哼一声:“黄熊,备车。”
  看来,有必要让沈乐长长记性了。
  “遵命”
  身旁的黄熊人影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
  此时王嫣然正坐在六福酒店的包间内,她身旁除了沈乐外,还坐了七八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个个喝的满面油光。
  酒局正酣,推杯换盏,众人喝的不亦说乎,但是王嫣然却感觉十分的不自在,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这时,坐在主位董亮将酒杯往桌上一磕,皱着眉头说道:“王小姐,你这是几个意思啊,看看这桌上,谁喝的不是酒?你这是瞧不起我董亮么?”
  身为董家集团总裁的儿子,董亮在江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当然,这名气多是在风月场所传播。
  “董哥,你不知道,我家嫣然可不会喝酒。”沈乐笑着回道,但不动声色的对董亮使了个眼色。
  “不会喝酒?不会喝酒来谈什么投资?还怎么合作。”
  “我看啊,这事就这么算了吧,你们王家另请高明。”
  董亮不悦的冷哼一声,起身就准备走人,他周围的朋友也都骂骂咧咧的起身欲走。
  “别走啊,董哥,你急什么。”
  “一切好商量嘛。”
  沈乐一把将董亮按回椅子上,接着转头对不知所措的王嫣然说道:“嫣然啊,既然谈生意,哪有不喝酒的?少喝点吧。”说着,将王嫣然杯中的茶水倒掉,拿起身旁的白酒将其斟满。
  “你要是不喝,咱们这投资怎么谈?回去怎么和爷爷交差啊!对不对。”
  王嫣然看着杯中的酒,面露难色,她是真的不会喝酒。
  董亮目光盯着王嫣然娇倩的面庞,然后缓缓向下看去。
  今天王嫣然穿了一身职业正装,使得胸前格外的饱满,下身的裙子虽然到膝,但却能看到圆润的小腿,以及令他垂涎三尺的银灰色丝袜。
  “一会定要好好把玩一番。”
  董亮嘴角露出满意且猥琐的笑容,恨不得现在就把王嫣然搂在怀中狠狠蹂躏。
  于是,他悄悄掏出手机,给同桌的沈乐发了条信息:“速度灌醉,晚上我先来。”
  沈乐看了下信息,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得意笑容,点了点头。
  这时周围的人纷纷劝酒:“妹子,不是哥几个说你,咱们出来玩,不就图个痛快嘛。”
  “对啊,这酒可是好东西,越喝越舒服。”
  “哈哈,现在这年代,哪还有不会喝酒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停的劝着王嫣然。
  董亮笑着一拍桌子:“王小姐,今天我就把话放着,你喝一杯,我投五千万,两杯六千万,多喝一杯多投一千万,你董哥别的不多,就是钱多。”
  “不过嘛,要是不喝...一分钱可都没有,你自己看着办。”
  沈乐听后顿时喜笑颜开,在一旁怂恿道:“嫣然,你听到没?董哥在咱们江城可是一言九鼎,这成不成可都看你了!”
  终于,王嫣然在众人的催促下,勉为其难的将杯里的酒喝了下去。
  没有什么甘甜,只有一股辛辣自嗓子延伸到胃中,她不由的咳嗽两下,脑袋有些发懵。
  “好!”
  众人纷纷鼓掌起哄。
  沈乐与董亮相视一笑,继续为王嫣然斟满酒杯:“嫣然,五千万到手,看,多容易啊!来,再喝两杯,回去爷爷保证会夸你的。”
  “姐夫,我不能喝了。”
  王嫣然急忙摇了摇有些发晕的头,用手捂住酒杯。
  此时她脸蛋升起两朵红霞,美得不可方物,直接让桌上的众人看的挪不开眼睛。
  董亮咽了口口水,淫笑道:“王小姐,就只喝一杯太不痛快,这样,我们一起敬王小姐一杯,大家一起喝才好。”
  于是众人纷纷举杯。
  “我真的不喝了!”
  王嫣然直接将杯子倒扣:“你们喝吧。”
  “看来王小姐是不给我们面子了。”
  董亮的脸瞬间阴沉下来,继续说道:“怎么,你们王家就是这么谈生意的?看来我们是没法合作了,王小姐,我可警告你,想在江城做生意,如果我们董家不点头,谁都不敢和你们合作。”
  “要知道,江城银行的行长,可是我的二表叔,只要我一句话,你们更别想贷到一分钱。”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你怎么能这样。”王嫣然气急说道,这次投资不成也就算了,要是被爷爷知道,因为她,使得王家无法进军商界,肯定会被责骂的。
  “哼,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董亮是什么人,现在我就问你,喝不喝?”
  董亮说着,从身旁的箱子内掏出一瓶酒,砰的一声砸在王嫣然的面前。
  王嫣然看着整瓶的白酒,眼圈发红,而周围的人,无不虎视眈眈,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甚至连沈乐也不停的怂恿着,一时心里发酸,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这时,只听“砰”的一声,包间的特制防盗门直接被人卸了下来搬到一旁。
  面容冷峻,眼中带着杀意的牧云走了进来。
  “刚才,是谁在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