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32章 恶劣的形势
“牧老板”三个字仿佛惊雷般轰入唐副院长的耳中。
  他感觉心脏都要蹦出来了,原来,面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就是传说中杀人不眨眼喜欢挖坑埋人的牧云!
  唐副院长想想自己对吕茹做的事,想想刚才自己嚣张的样子,双眼一翻,果断的晕了过去。
  这边,牧云看着院长裴侯,回道:“看来你也派了眼线过去。”
  裴侯讨好的笑了笑:“怎么说,我裴侯在江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得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
  确实,身为江城医院的院长,裴侯在江城的地位非常高,可以说掌管着医疗方面的权威。
  牧云嘴角微微上翘:“那我牧云,是能惹,还是不能惹呢?”
  裴侯被牧云看的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苦笑道:“牧老板,您这两个都不是。”
  “哦?那是哪个呢。”
  牧云被裴侯勾起了好奇心。
  “您啊,是想都不能想的那种,招惹这种事,想可都不能想咯。”
  牧云险些被裴侯给逗笑了,心想他好歹也五十来岁了,对自己毕恭毕敬也就算了,还转弯抹角的拍马屁,也确实不容易,于是问道:“我就这么吓人?”
  裴侯闻言不禁腹诽道:江家少爷还在那埋着呢,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当然,借他两个胆子也不敢真的说出口,只是笑着含糊其辞的回道:“牧老板恩怨分明,我们都佩服的很。”
  牧云点了点头:“很好,那这位吕茹小医生,我带走了,你有意见么?”
  “没意见没意见,牧老板尽管带走便是,至于合同违约,全算在江城医院身上便是。”
  裴侯急忙摆手,别说牧云带个小医生,就算要他老命,他能反抗的了?
  “违约的钱,自然我们云然来出。”
  牧云看向吕茹,问道:“到我们云然来,你愿意么?”
  吕茹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哪还会拒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点头。
  裴侯善意的对吕茹笑了笑:“吕医生,不管到哪,别忘了,一开始,可是江城医院签的你,培养的你。”
  他在拐弯抹角的和牧云扯上些香火情,有了吕茹当做纽带,以后有什么事,若不是太过分,相信可以稍稍求求情。
  拿一个小医生,换牧云一个谈不上人情的人情,简直赚翻了。
  吕茹看着裴侯,记得她入职的时候,这个老人就对她不错,虽然面试时她说错不少话,但最后还是裴侯拍板将其留下,算是她的引路人了。
  “裴院长放心,我不会忘记的。”
  吕茹认真的回道。
  裴侯老脸笑的快成了花,不断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呵呵。”
  这时牧云看向晕倒在地的唐副院长,冷哼一声,对裴侯吩咐道:“派人送警卫部大牢去,自有人接收。
  裴侯咧了咧嘴,心想这下好了,进了大牢,这个老唐八成是回不来了,看来得着手再提拔个副院长。
  “放心,保证送到。”
  牧云笑了笑,带着吕茹下楼去了。
  裴侯看着牧云离去的背影,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未来,不止江城,恐怕整个冀州,都是这小子的天下了。
  回到冷锋的病房前,门口正有一名医生做着记录。
  牧云走过去询问道:“医生你好,请问里面的病人如何了?”
  那医生看了眼牧云,回道:“放心好了,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轻微脑震荡,最近不要做剧烈运动,好好休养一阵子。”
  牧云放心的点了点头:“那就好。”
  之后,牧云又带着吕茹去探望了野狼以及他的兄弟们。
  与冷锋不一样,野狼等人本身就是带伤过去拼命,很多人都在抢救当中。
  野狼的病房门口,围了一批衣衫褴褛,个个带伤的小青年。
  他们都是搬砖者联盟的人,见到牧云后纷纷行礼打招呼。
  “牧老大好。”
  牧云点头问道:“野狼怎么样?”
  其中一个小弟回道:“老大情况很好,正在里面躺着呢。”
  牧云走进病房,见到野狼正躺在床上,神采奕奕的吃着苹果。
  不得不说,墨神医的药丸确实有奇效,那么重的伤,没死已经算它有奇效了,现在竟然连精神都恢复了。
  见到牧云进来,野狼受宠若惊的说道:“牧老大,您怎么来了。”
  他挣扎着想要起床行礼,但被牧云一把按住。
  “老实躺着。”
  野狼露出感动的神情,憨笑着。
  牧云皱起眉头:“听说通城那边来人和你们抢地盘?”
  野狼摆了摆手:“不过是一群虾兵蟹将,牧老大您放心,过几天等我好了保证给他们赶出江城。”
  “说实话。”
  牧云笑容收敛。
  野狼尴尬的挠了挠脑袋,不敢再吹牛了:“对方很强,有几个高手,兄弟们都不是对手,一开始只能靠着人数优势撑着,可是,后来江城那些被我们搬砖者联盟压制的土著都投靠了他们,我们就没什么优势了,所以最近情形不太乐观。”
  这时,旁边一个小弟情绪低落的说道:“我们好多兄弟都栽了,他们太强了,有个叫张强的高手,一个能打二十几个,而且还不落下风,后来我们兄弟们一见到他,都不怎么敢上了。”
  另外一个小弟补充道:“野狼哥不让那些土著势力欺负人,也不让他们收太多的钱,本来那些土著摄于野狼哥的实力不敢有怨言,现在张强带着人过来,声称只要张强掌管了江城的隐秘势力,就允许他们随便收钱,可以肆意妄为,于是那些人就偷偷反叛了,还背后捅了我们一刀,害的我们损失了不少兄弟。”
  被两名小弟揭穿眼下的恶劣形势,野狼显得很难堪,只是低着头,片刻后竟然吧嗒吧嗒的掉了眼泪。
  几名小弟和吕茹对视一眼,悄悄走出了病房,并把门也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