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32章 与虎豹军合作
“啪”
  韩振气的将家里的一台电脑给砸了个稀烂。
  “牧云,气死我了。”
  韩振来回走着,眼睛冒着凶光,很快,他目光闪烁,然后来到了董亮的房间。
  “韩哥。”
  蝰蛇刚刚为董亮针灸完。
  韩振红着眼,看着躺在床上的董亮,寒声问道:“四相那边怎么样了?能准时到江城不?”
  蝰蛇恭敬回道:“一切都在韩哥您的计划之中。”
  “很好。”
  韩振说着,来到董亮的床边,继续说道:“不过,我等不了了,必须给牧云一个深刻的教训,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
  蝰蛇没有问韩振到底憋了哪口气,转而思考起来,片刻后,他眼睛一亮:“对了韩哥,我想到了。”
  “说来听听。”
  韩振说着,把董亮枕着的枕头拽了出来。
  蝰蛇瞳孔一缩,他有一种预感。
  果然,韩振一把将枕头捂在了董亮的脸上。
  “不能治好,就送他上路。”
  韩振的话,在蝰蛇脑海中回荡着。
  不愧是战神,果然够狠!
  “说啊。”
  韩振一边按着枕头,催促道。
  蝰蛇猛的回过神来:“我之前打探到,这个牧云曾与冀州的虎豹军首领有过冲突,还被下了虎豹令,虎豹白衣,鸡犬不留!”
  韩振眉头一挑:“虎豹军看上去权力不大,只管着驻军的一亩三分地,可是真的硬刚起来,就连冀州牧也要让上三分吧,这牧云,凭什么完好无损,还过的如此自在?”
  蝰蛇嘿嘿一笑:“这个牧云,不仅有个漂亮的媳妇,还和城主府的慕容情有一腿,据说那次牧云不仅带上了这两位,还带了个小姨子,可以说花了血本,才让虎豹军的首领熄了火,因此逃过一劫。”
  韩振狠狠的呸了一口:“真特么是个孬种,配当男人?”
  他再次看向蝰蛇:“那你的意思是?”
  蝰蛇眼睛一转:“虽然说和解了,但如果,如果是战神您,想必只要亮出身份,那么虎豹军肯定愿意给您个面子,替您出口恶气。”
  “不需要别的,只要虎豹军派出一些精英过来,教训牧云一顿,他敢反抗?”
  蝰蛇的话,让韩振眼睛一亮:“这个,好像可以。”
  此时的韩振,已经有些后悔之前给牧云十天的时间了,如果让他重新选,他会一分钟都等不及,直接出手将牧云拿下。
  但,话已经说出了口,他堂堂战神,也不好反悔,只能耐心等待。
  “呼”
  韩振将枕头随手丢掉。
  躺在床上的董亮已然断了气。
  “去,雇些人把董亮的尸体放到棺材里,送到牧云家门口。”
  “再找个哭丧队,去好好哭上一场,唢呐灵堂也都弄好。”
  说到这里,韩振冷笑一声:“我要告诉大家,是牧云杀死了董亮。”
  蝰蛇坏笑两声:“韩哥,你这招,够绝,我这就去办。”
  “去吧,办完了,提前和虎豹军知会一声,明天咱们动身过去。”
  韩振挥了挥手,转身走出董亮的房间。
  “好的韩哥。”
  蝰蛇向韩振行了一礼,回头瞥了董亮的尸体一眼,摇了摇头,也走了出去。
  半夜,一阵嚎哭声和唢呐声将韩振从睡梦中吵醒。
  “妈的。”
  “蝰蛇,去看看怎么回事。”
  韩振愤怒的喊道。
  “好的。”
  为韩振守夜的蝰蛇匆匆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又跑了回来。
  “韩哥...是董亮回来了。”
  一句“董亮回来了”把韩振吓的汗毛倒竖:“你说什么?”
  蝰蛇知道说错话了,急忙补充道:“不..不是,是雇的那些哭丧队带着董亮的遗体回来了。”
  “他们说,咱们使坏,竟然让他们去牧云家哭丧,是害他们,还要管咱们要三倍的哭丧钱。”
  韩振匆匆穿好衣服来到大门口,看到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正坐在那里。
  “我让你们到那边哭,怎么回来了?”
  韩振皱着眉头,不悦的问道。
  一个老头咧着嘴,露出一口黑牙:“你这后生,心眼实在太坏了,让我们带着棺材去牧老板家门口哭。”
  韩振疑声问道:“那又如何,这棺材里面的人就是因为牧云而死。”
  “不到他家哭,到哪哭?”
  老头摆了摆手:“牧老板对我们江城人民有恩啊,自从牧老板回来,江城是一天比一天好,往日那些欺负人的恶徒,全都被弄死了,牧老板是大好人,你让我们去牧老板家哭,我们才不干呢,这事,丧良心。”
  另一个老头接着说道:“再说了,你小子也太坏了,牧老板的本事,谁不知道,我们今天去哭了,吵的他睡不好觉,明天,可就得让人哭我们了。”
  “惹了牧老板,阎王爷都救不了。”
  韩振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在江城,牧云竟然已经有了如此的威望和地位。
  若说那些大佬知道牧云,怕牧云,也就算了,没想到,就连大字都不识几个的老头,都知道牧云不好惹,不能惹。
  想到这里,韩振越发烦躁,挥着手:“既然不干活,那就滚蛋,棺材丢院里就行。”
  说罢,转身就要走。
  哪知,却被一个老头给拦了下来:“小伙子,还没给钱呢。”
  一说到钱,韩振就肉疼:“活没干,要什么钱,都给我滚。”
  说罢,甩开老头,径直回屋继续睡觉去了。
  哪知,没等韩振睡着,外面再次传来哭丧声,一声接着一声,随后又响起刺耳的唢呐声。
  韩振,终于妥协了。
  “蝰蛇,把钱付了,赶紧让他们滚。”
  “好的。”
  果然,哭丧声和唢呐声很快便停了下来。
  整个世界再次恢复了安静。
  不过,韩振已经气得没了睡意。
  他坐起身,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的夜空,突然想到。
  现在这情形,与他所想的携荣耀回乡。
  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