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33章 卫生室
眼泪顺着脸落到被上,野狼红着眼,拿袖子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当初,野狼不过是乞丐,没人管没人问的。”
  “后来,靠着不怕死的劲,混了些许名声,虽然得到不少大哥的赏识,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把野狼当人看,直到后来,被牧老大按住,罚在工地搬砖。”
  “一开始,兄弟们都私下跟野狼抱怨,那时野狼也想过逃走,好几次要付诸于行动却犹豫不决,直到福伯给我讲了,关于牧老大您的事迹。”
  “从那之后,牧老大您就成了野狼的偶像,只要一有时间,野狼便缠着福伯讲牧老大的事,野狼越听越崇拜您,最后也渐渐发现,搬砖虽然苦虽然累,但却踏实,自己动手,养活自己,那种充实的感觉,是我们给别人当狗所不能体会到的。”
  牧云淡淡的笑着,原来是福伯用自己的事迹感化了这头野狼,难怪他拼死也要去救王嫣然。
  野狼说完,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牧老大笑话了。”
  牧云摇了摇头:“吩咐下去,把整个江城的地盘都让出去,一切都等你们养好伤再说。”
  野狼虽然有些不解,但知道牧云如此说肯定有他的想法,于是点头应下。
  牧云没有再过多说,嘱咐两句便转身离去。
  野狼的事,他已经记下了。
  从医院出来,牧云带着吕茹回到云然集团总部。
  “以后你就在这里上班,我会吩咐下面给你设立一个卫生室,专门负责员工的身体健康,年薪三十万,你觉得怎么样?”
  吕茹闻言一惊,怯怯说道:“这个年薪,会不会太高了?”
  别的集团公司,卫生室的医生因为非常悠闲,所以工资也不会很高,一个月最多也就五六千,有的集团甚至都没有卫生室这个岗位。
  吕茹本以为一个月给个六七千,就已经很高了,没想到牧云一张嘴就是三十万年薪。
  牧云笑着摇头:“健康是无价的,既然我把你挖过来,怎么也得给个高薪,不然,我堂堂大老板的面子往哪搁?”
  吕茹噗嗤一笑,点了点头,然后壮着胆子打趣道:“哪有你这么当老板的,这样下去公司都要倒闭了。”
  话一出口她便后悔了,生怕牧云不开心,因为好多老板都很忌讳这种不吉利的话。
  “哎呀吕茹,你怎么这么容易得意忘形,这下完蛋了。”
  哪知牧云只是淡淡一笑:“倒闭了再开一间就好,我本来也没想赚多少钱。”
  还有一句话牧云没说,他开这家公司,只是为了给王嫣然一个锻炼的平台而已。
  正说着,来到了王嫣然的总经理办公室,董秘书和王嫣然此时正焦头烂额的批着文件,见牧云携吕茹归来,先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吕茹,然后意味深长的望向牧云。
  不得不说,董秘书和王嫣然的眼神竟出奇的一致。
  牧云干笑一声,吩咐道:“董秘书,这位是吕茹吕医生,我从江城医院挖回来的高材生,你去安排一下,设立一个卫生室,以后上班谁身体不舒服,就可以找吕医生看一看。”
  “好的云总。”
  董秘书应下后,带着吕茹出去办理手续了。
  办公室只剩下王嫣然和牧云二人。
  “牧哥哥...。”
  王嫣然将手上的文件放下,一双漂亮的眼眸不断上下打量着牧云,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呃,怎么了?干嘛这么看我。”
  牧云来到王嫣然身旁,伸手就要去抓王嫣然的小手。
  “哼,别碰我。”
  王嫣然把手一收,傲娇起来。
  “你不会吃这个医生的醋吧?”
  牧云夸张的问道。
  “我才没有。”
  王嫣然低着头,明显口不对心。
  牧云呵呵一笑,强行握住王嫣然的小手,然后把认识吕茹的始末都讲了出来。
  “有这么巧?上次也就算了,这次刚好她挨欺负就被你听到了?鬼才信你。”
  王嫣然表示怀疑,并觉得是牧云居心叵测,见色起心。
  “我对天发誓。”
  牧云举起右手,信誓旦旦的说着。
  “好啦,我信你就是了。”
  王嫣然马上就心软了,把牧云的右手拽了下来,握在手中。
  “董姐说的对,牧哥哥你这么优秀,肯定会经常招惹狂蜂浪蝶的,即使你不会主动出击,她们也会闻风而来,我可得好好把你看住,休想有机会犯错。”
  牧云忍俊不禁,说的自己好像时刻在招蜂引蝶一般,又不是鲜花,于是佯怒道:“哼,董秘书竟然敢在背后说我坏话,看我回头不找个借口把她炒了。”
  “你舍得?”
  王嫣然嘻嘻笑着。
  “只要你同意,我没什么舍不得的,人才嘛,有都是,只要咱们有钱。”
  “行啦,我说着玩的,董姐其实对我很好,今天逃跑的时候还拉着我。”
  王嫣然心里很感动。
  牧云点头道:“那就先不炒了。”
  这时,牧云看了眼桌子上的文件,发现都是一些职位变动,不禁问道:“怎么,又有大批员工要辞职?”
  这回轮到王嫣然哭笑不得了,她解释道:“还不是因为你!”
  “在去虎豹军之前,大批员工离职,咱们提高了待遇,后来,见到我平安无事的回来,这些出去的人又大批申请再次入职公司,我只好进行筛选,然后研究人事上的调动。”
  “可是,后来又传言你死了,公司人心惶惶,加上今天上午江家过来捣乱,结果,又走了一批。”
  “现在好了,你又回来...。”
  看到王嫣然无奈的神情,牧云讪讪的笑着:“看来都怪我了,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看出哪些员工比较可靠。”
  王嫣然摇了摇头:“开公司与你们上阵打仗不同,公司与员工完全是利益上的交换,谈不上什么忠诚,只要他们能为公司带来效益,认真负责就好。”
  牧云听了若有所思,隔行确实如隔山,如果按照牧云所想,这些出去的人,他一个都不会再收的。
  “老婆果然字字珠玑,比我强多了,辛苦老婆了。”
  牧云讨好的笑着,并亲了王嫣然手背一口。
  “去去去,别烦我,回你办公室喝咖啡去吧。”
  王嫣然心里窃喜,但表面却佯怒的吼着,把牧云推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牧云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再次悠哉悠哉的开始看着风景。
  这时,一道人影从窗外跳了进来,是玄鸽。
  “云帅,根据眼线来报,京都来人了!”
  玄鸽郑重的行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