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33章 大同,上茶
翌日一早
  迫不及待的韩振便乘上自己的座驾,赶往虎豹军驻地。
  车上
  韩振坐在后座上,面无表情的望着车外的风景。
  蝰蛇开着车。
  “加速。”
  韩振寒声说道。
  “好的。”
  蝰蛇一脚油门踩到底,这辆特制轿车顿时发疯似的狂飙起来,车速达到了惊人的二百冒头。
  蝰蛇知道,韩振冷漠的外表下,隐含着即将压抑不住的愤怒。
  自从韩振回到江城,就诸事不顺,一件又一件,脸都被打肿了。
  换做别人,可能还不会如此。
  可是,韩振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决计不会就这样捏着鼻子认了。
  汽车飞速行驶,没过两个小时,便来到了虎豹军驻地。
  意外的,在驻地大门处,已然搭起了迎接条幅,以及迎接的队伍。
  众多虎豹军仪仗队的士兵并排而站,欢迎的韩振的到来。
  韩振带着蝰蛇走下车来,看到远处的一幕,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几天压抑在心底的阴霾也挥散了少许。
  “还是看军营舒服,城市里的大楼商场,我看着就不舒服,满是奢靡之气。”
  韩振昂首挺胸,一手负在身后,对着远处的仪仗队说道。
  蝰蛇赞同的点头:“韩哥此话乃是至理,如果让我选,我宁愿永远留在部队。”
  韩振抿着嘴:“蝰蛇,跟我,委屈你了。”
  蝰蛇眼睛都湿润了:“为了战神,赴汤蹈火蝰蛇都在所不辞,何况只是换个环境。”
  “很好。”
  韩振赞赏的拍了拍蝰蛇的肩膀:“走吧,别让人久等了。”
  “好嘞。”
  二人一路拾阶而上,待来到虎豹军驻地大门的时候,竟然见到虎豹军首领司徒冠群亲自前来迎接。
  “司徒大人竟然亲自迎接,韩某愧不敢当啊。”
  韩振上前与司徒冠群握了握手,客气的说道。
  司徒冠群呵呵笑着:“哪里哪里,战神乃国家栋梁,今日亲至,司徒怎敢怠慢?”
  二人笑着寒暄片刻,韩振便随司徒冠群来到了他的办公小楼。
  办公小楼的书房内,二人分宾主坐好,便开始畅谈一些关于战争方面的事情。
  韩振本身入伍七年,乃是后起之秀,对于目前的军方利弊了如指掌,即使面对老牌军方大佬司徒冠群依旧毫不怯场,侃侃而谈,说的像模像样。
  二人一直聊到中午,共进午餐后,又再次聊了起来。
  这次,司徒冠群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韩振的来意。
  “不知韩小兄弟这次来,是否有什么事需要老哥帮衬一二?若是有,尽管说便是。”
  畅聊许久,二人俨然已经兄弟相称,可见多么的投契。
  韩振呵呵笑着:“惭愧,韩某一见司徒大哥便觉得意气相投,不觉间竟忘表明来意。”
  “实不相瞒,韩某这次来,是有事想拜托司徒大哥。”
  正戏来了!
  司徒冠群精神一振,他向来就喜欢收罗高手,像韩振这位战神,对于司徒冠群来说,那可是苦求不得之人,若能将其收入麾下,可抵好几个一号高手了。
  所以,不怕韩振有事相求,就怕他无欲无求。
  一个战神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想到这里,司徒冠群脸上笑意更浓,拍着胸脯说道:“韩小兄弟尽管说,只要老夫力所能及,必定帮你办妥。”
  若是普通人,“力所能及”可能没有什么份量,但司徒冠群是谁?
  那可是堂堂虎豹军的首领!
  这个力所能及,份量可了不得,可以说,只要得到了这个承诺,在冀州,短时间内都可以横着走了。
  当然,前提别是遇到一些硬茬子,例如某个集团的总裁。
  韩振点了点头,问道:“司徒大哥,牧云这厮,你应该比较了解吧。”
  司徒冠群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现在整个虎豹军的人,都对这个名字讳莫如深,没人敢再提起。
  所以,司徒冠群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幸好他人老成精,脸上神色很快恢复正常,反问道:“韩小兄弟怎么会提起他来呢?牧云此刻应该在江城吧。”
  韩振脸色一沉,眼中闪过怒意:“不瞒司徒大哥,这次我来,是想让你帮我教训一下这厮,这几天,我可是恨的牙都痒痒。”
  “咕咚”
  司徒冠群咽了口唾沫,心想你要是想教训牧云,找老子可没一丝鸟用,就算老子去了,也秒跪罢了。
  不去京都,九州恐怕都没人能治的了这厮。
  虽然到最后,司徒冠群都不知道牧云真正的身份,但单就以他与神卫军的天象首席有私交,并打断过九天甄圣的腿,这就已经非常耸人听闻了。
  司徒冠群甚至暗暗猜测,这个牧云,或许来自京都!
  “司徒大哥?你怎么了?”
  韩振敏锐的察觉到,司徒冠群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哦,没事没事,不知道韩老弟和牧云有什么过节?”
  司徒冠群耐心的询问道。
  于是,韩振便将他与牧云的恩怨说了出来。
  司徒冠群暗忖:老夫被儿子坑了,你这是被女人坑了。
  待韩振讲完,便直接了当的问道:“一言以决,司徒大哥到底肯不肯帮我教训一下牧云那厮,不需要打死,只要让他颜面扫地,让我出口恶气就好。”
  “若非我与其有过十天的约定,也无须司徒大哥帮手了,我单枪匹马,就能灭掉牧云以及他的那些废物手下。”
  司徒冠群很想给韩振一个白眼,还想让自己打死牧云?这韩小子也太高看他了。
  “老同,给韩小兄弟泡壶好茶。”
  司徒冠群扭头向门口喊道,然后再次看向韩振:“韩小兄弟,你都开口了,老夫哪会拒绝,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韩振呵呵笑道:“司徒大哥果然爽快,以后有事,尽管吩咐,韩某也不是薄情寡义之人。”
  这时,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提了个茶壶走了进来。
  “请喝茶。”
  他说着,为韩振把茶杯斟满。
  司徒冠群笑道:“韩小兄弟,快尝尝我这上好的龙井。”
  “好。”
  韩振端起茶杯,爽快的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他没有看到,在他饮茶的那一刻,司徒冠群与那位叫做大同的老头同时露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