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78章 逛军营
司徒冠群的脸苍白如死人,嘴角不住的抽搐着,他实在难以相信,以二对百,竟然能将他的百卫尽数杀光,而那两人,连伤都没有。
  他很想怒吼一声:“这是做梦吧!”
  正想着出身,只觉的眼前一花,脑子嗡的一声,耳朵也随之响起蜂鸣之音。
  司徒冠群摸着左脸,感觉上面火辣辣的疼,这才反应过来。
  他,高贵的虎豹军军长,竟然被这么一个黄毛小子狠狠的抽了一耳光。
  简直...这简直是无法容忍的屈辱啊。
  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敢对他使脸色了,没想到今天竟然挨了一耳光。
  “你竟敢打我!”
  司徒冠群大吼一声,双眼布满血丝。
  “哦?对啊,你想怎样?”
  牧云冷笑着问道,就连身旁的王嫣然都掩嘴浅笑,她觉得,牧云打人脸的本事越发的娴熟了。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这时,荒君和玄鸽拍了拍手,来到牧云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司徒冠群,等待着他的回答。
  刹那间,司徒冠群好像泄气的皮球,蔫了下去,他眼神闪躲,只得回道:“没..没意见。”
  一旁的老管家撕心裂肺的喊道:“军长,你不能求饶啊,你是虎豹军的军魂!”
  哪知,他话音刚落,便见司徒冠群迅速的掏出手枪对着老管家的小腹干净利落的开了一枪。
  “砰”
  老管家弯着腰,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指着司徒冠群,脸上充满了失望的神情:“你...。”
  略微挣扎,只说了一个“你”字便栽倒在地。
  “让你多嘴。”
  司徒冠群随手丢掉手枪,眼中闪过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怨毒神色,咬着牙,弯腰伸手做请:“没..没问题,大家里面请吧。”
  面对死亡,即使是虎豹军的军长,也不得不服软。
  牧云看着老管家的尸体,脸上露出玩味的神色,说道:“这还差不多,一会见了司徒南,我可要好好算算账,这小子当时没少跟我打嘴炮,呵呵。”
  说着,牧云正想往里走,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远处坐在地上的沈乐和王超。
  而沈乐,那充满欲望的眸子,还在紧紧的盯着王嫣然,并且,不断在她身上重要的部位流连。
  “哼,找死。”
  牧云露出恼怒之色,他念在沈乐王超与王嫣然同为王家之人,即使二人屡次挑衅也都放了他们一马,如今,这个沈乐越发的疯魔,还敢打王嫣然的主意,拿狗眼窥视王嫣然。
  如此想着,牧云掏出一枚硬币,随手一丢。
  “嗖”
  不过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硬币,但到了牧云手中,却成了无法抵御的大杀器,刹那间,仿佛无视了空间的存在,直接从沈乐的眼前划过。
  “啊!!”
  沈乐哀嚎一声,双手捂着眼睛,一道道鲜血从双眼之中流淌而下。
  “姐夫,你怎么了。”
  王超急忙上前查看。
  “牧云...啊!牧云...你竟然戳瞎了我的眼睛,啊...。”
  沈乐声嘶力竭的喊着,声音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牧云冷然说道:“你应该庆幸娶了个姓王的媳妇,不然,我早就宰了你了。”
  “你俩,跟上,否则就死在这里吧。”
  说罢,在司徒冠群看似恭敬的指引下,带着众人走进虎豹军营地。
  王超闻言骇了一跳,急忙扶起沈乐:“快,姐夫,快跟上,不然咱俩就死定了。”
  沈乐虽然悲愤莫名,但知道牧云言出必行,强忍着滔天恨意,摸索着站了起来,扶着王超跟了过去。
  待众人走后,原本倒在地上的老管家突然动了起来,他冷笑着起身,看向营内:“竟然冒犯我们虎豹军,待我领兵杀至,看你们怎么死!”
  如此想着,径直往虎豹军大营奔去。
  而营地内,因说错一个名字而被打掉了满口槽牙后,司徒冠群彻底学乖了,恭敬的为众人引路,讲解着各种建筑用途,卑躬屈膝,比奴才还要听话懂事。
  整个营地空荡荡的,除了他们便没有别的闲散人员,司徒冠群给出的解释便是今天恰好是一月一次的动员例会,所有士兵级别以上的人员皆要去动员大厅开会,所以整个营地都空了。
  也幸好如此,不然让虎豹军的人看到司徒冠群如此形象,定然会大吃一惊,不敢相信。
  “这里,呃,这里是我们的白虎堂。”
  这时,众人来到一处造型奇特二层小楼,看上去有些古典的风格。
  “这里就是白虎堂?”
  柳雯雯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显然非常感兴趣,因为,她之前看过不少小说,里面经常会出现白虎堂,据说此地乃是商议军机的会议之所,未经批准擅自闯入的话,不管怎样,都会被直接斩首示众。
  “军长大人,我们能进去么?”
  牧云淡淡的笑着想司徒冠群询问。
  此时司徒冠群两边的脸都高高肿起,勉强摆出一副讨好的神色,他咬着牙:“当然,当然能进。”
  柳雯雯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姐夫,这位大叔都被你打成这副鬼样子了,他还敢说不么?”
  牧云佯装一愣:“我可没有逼他,是他自己说可以的。”
  王嫣然笑着扭了一下牧云腰间的肉:“你呀,就会气人。”
  “呵呵..。”
  三人一起笑着走了进去。
  司徒冠群双目通红,显然快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望着牧云几人的背影,双手紧紧的握了起来:你们等着,一会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小姐,我们也进去看看吧。”
  好奇心重的秋桃拽了拽有些走神的姬雅,她知道,自家的小姐又在犯花痴了,不过,她不能说,不然又要挨骂了。
  随后,众人全都走了进去。
  白虎堂屏风处放了一把黑铁大刀,看上去杀气十足,牧云轻轻在上面一点,便感觉到一丝寒意。
  “这刀,不错。”
  牧云给出了一个不错的评价。
  众人随后走了进来,大家左顾右盼的看着,发觉白虎堂也没有什么稀奇之处,只是挂了几幅充满萧杀之气的画作,红木制成的桌椅。
  这里,充其量也就算一个古风的会议室而已。
  柳雯雯比较好动,眼见无趣,竟敢顺着楼梯跑到二楼去了。
  司徒冠群刚想抬起手臂阻拦,但想了想还是放了下来,以他现在的身份,说什么都没用。
  很快,楼上突然传来柳雯雯的一声尖叫,瞬间牵动了众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