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22章 拦路之狼
此时
  在云然集团大楼六十六楼
  江球正拽着一名员工的头发,手中的刀架在其脖子上,得意的喊道:“王嫣然,限你五分钟内随我回江家,否则我就切下他的脑袋。”
  “不要啊!!”
  那员工惊恐的喊着:“王总,救救我吧,求求你了,我不想死啊!”
  而办公室内
  王嫣然焦急不已,向田田恳求道:“田田,能不能救救他。”
  田田淡漠的摇了摇头:“我接到的命令是保护王夫人,其他一律不管。”
  董秘书皱眉道:“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变通呢?”
  田田依旧摇摇头:“服从命令,是我们的铁律。”
  “那怎么办啊。”
  王嫣然焦急的说着:“不行,我得给牧哥哥打个电话。”
  如此想着,她掏出手机,就要拨打牧云的电话。
  这时,江球再次喊道:“如果你要敢打电话找人,我现在就宰了他。”
  “你...。”
  王嫣然气急,只得放下手机。
  “怎么样啊?再不决定,我就宰了他,换个人来。”
  江球狞笑着,手中的刀轻轻在那名员工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别...我跟你们走。”
  王嫣然不忍看别人受到牵连,只得应了下来。
  “这样才对嘛,也省的我们麻烦。”
  江球得意的笑着,一挥手。
  “走吧!”
  此时云然总部楼外,虽然街道都被封锁,但不少人都跑到不远处的楼上,透过窗户观望。
  当见到王嫣然随着江家的人上车后,纷纷指指点点,有的还拍照传到了网上。
  “呵呵,一顶绿帽子下去,那个牧云会不会诈尸啊!”
  “诈尸?有没有尸体都两说,我听说都被司徒首领拿去喂狗了。”
  “诶,想牧云也算是成功人士,没想到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人死就算了,现在就连媳妇都没逃得了,侍候完司徒父子,还要被如此光明正大的掳走,一会不知道怎么被玩弄呢。”
  “啧啧,王嫣然可是江城之花,谁不想一亲芳泽?这回可便宜江家那小子了。”
  “真没想到,江家竟有如此实力和魄力,以前真小窥他们了。”
  “这以后的江城,恐怕要姓江咯。”
  网友们议论纷纷,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大感惋惜。
  而此时,王嫣然所在的车上
  江球坐在副驾驶,眼热的看着后排的王嫣然和董秘书,一想到过会,他的江少爷就能肆意的享受这两位美女娇嫩的身躯,他就嫉妒的要命。
  “我要是江少爷该多好...。”
  被江球那双贼眼不停的打量着,董秘书内心焦急,却也没什么好办法,因为她们所乘的车周围,全是属于江家的车在护送着,车里还坐满了带着兵器的壮汉。
  整个车队,算起来也有四十多辆车,加起来近二百来号人。
  想想都让人绝望。
  车队不停的向江家行驶着,王嫣然和董秘书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十分钟后,眼看再拐个弯,就能看到江家的别墅了。
  突然,行驶在最前方的车辆发出了紧急的刹车声,随后“砰”的一声。
  轮胎炸了。
  在其后方的车辆也没来得及刹车,径直撞了上去。
  “砰”
  “砰”
  “砰”
  穿糖葫芦一般,车辆一个撞一个。
  “怎么回事?”
  车子停下,江球下车后向前面的手下问道。
  “老大,道上不知道被谁丢了一堆爆胎钉,我们的车都中招了。”
  那名手下回道。
  “好啊,看来是针对我们而来的。”
  江球冷哼一声,这种情况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毕竟牧云虽然死了,但肯定还会有属于他的势力存在,现在他光明正大的要带王嫣然回江家,如此霸道行事,肯定会引来这些人捣乱。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和江家碰一碰。”
  江球冷笑着,完全不虚,他这回可带了二百多名手下,而且个个都是身形魁梧的壮汉,寻常一个打两个都没太大问题。
  这时,自道路两旁,以及前方的树林,走出一个个衣衫褴褛但体格健壮的大汉,他们手中持着砍刀,铁棍等兵器,不过略微奇怪的,是这些人身上多少都带着伤。
  江球略微估算一下,也就不到一百人。
  他冷笑道:“不自量力。”
  在这些人里,领头的人赫然是搬砖者联盟的头领:野狼。
  只见其头上还缠着带血的纱布,左脸有一道刚刚结痂的伤疤,手中握着砍刀,还用白色布带将手与刀把缠死,显示其拼死一战的决心。
  “江家,该死!竟敢招惹牧老大的女人。”
  野狼双目通红,孤身走在前方,看着被众多手下簇拥的江球,沉声说道:“把人放下,我留你一条狗命。”
  “放人?你当你是谁?你说放我就放,你当自己是冀州牧啊,哈哈。”
  江球哈哈笑着,惹得身旁的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野狼怒气上涌,猩红的双眸死死的盯着江球,伸出手指指了指他,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很好,今天,咱俩,只能活一个。”
  江球被野狼看的内心发毛,但不甘示弱,冷哼一声:“你到底是谁,现在认错退去,我还可以做主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如果你一意孤行,就别怪我江家心狠手辣!”
  “连一百人都不到,就敢和我们硬碰硬?真是笑话。”
  江球身旁的副手冷笑着喊道:“哪来的乞丐,竟敢招惹我们江家,再不快滚就没机会了。”
  江家众人纷纷嘲笑说道。
  “看他们穿的,跟乞丐似的,还都带伤,咋的要饭被打的?”
  “哼,一群饭都吃不饱的家伙,也敢招惹江家,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野狼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对着手下厉声喝道:“你们怕不怕死?”
  “不怕!”
  众人齐举武器大声回应着。
  “好,那今天,就让我们死在这里吧。”
  野狼大喊着,向江球发起了无畏的冲锋。
  “轰轰轰”
  众人紧随着野狼,毫不畏惧的扑向人数是他们两倍还多的江家众人。
  一场惨烈的战斗,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