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78章 我们的光
牧云三人走进大厅,这次整个大厅都快要坐满了,四周还站着不少媒体记者,一个个捧着录像机,不断的进行摄像。
  牧云径直来到属于王家的位置。
  此时王向东正坐在主位,与周围的王家老人谈笑风生,王东河与孙静则坐在较远的位置。
  见牧云前来,王东河挥了挥手,疑声问道:“小云来了,嫣然呢?”
  牧云带着董秘书牧柔二人坐了过去,神秘一笑。
  “她要一会才能出场。”
  牧云的到来,吸引了王家等人的注意。
  家主王向东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去,眯着眼看问道:“牧云,嫣然呢,怎么还没来?你知不知道今天有多重要,早点来,与那些大人物交际一番,这对于你俩的云然服装公司有多大的好处你知道吗?”
  正说着,就见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来到王家桌前,客气的对沈乐和他身旁的王蓉说道:“请问,是沈乐先生与王蓉女士吧?”
  沈乐微微挺胸:“是的,有什么事么?”
  那男子急忙掏出自己的名片,递了上去,笑着说道:“你好,我是川江传媒的李松,这是我的名片,我对沈夫人这身礼服非常喜欢,请问,这礼服是谁设计的?方便透露一下么?”
  看着李松期待的神情,沈乐得意的笑了笑,将名片放到眼前一看。
  “川江传媒董事长李松”
  好家伙,这个看上去和和气气的家伙竟然是川江传媒的董事长!
  沈乐急忙起身,与李松握了握手:“原来是李董事长,失敬失敬,不瞒您说,这身礼服可是我们沈超服装公司首席设计师托尼独家设计的,如果您喜欢,我可以做主送您一套,要是李董事长有合作的意向,也可以研究。”
  “啊,是这样,不错不错,那等明天,明天我们电话联系,约个地方好好谈谈。”
  “这是我的荣幸。”
  “呵呵,那我就先不打扰了。”
  李松说着,向王家这边微微颔首致意,便匆匆离去。
  “咳咳。”
  沈乐整了整衣领再次坐下,趾高气昂的看着牧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教道:“我说牧云啊,你看看,这就叫做机遇,知道么,对了,你懂什么叫机遇么?”
  “机遇,就是能让你成功的机会,就像今天的晚宴,这就是个天大的机遇,你抓住了,就成功了,没抓住,呵呵,抱歉,就要出局。”
  牧云微微一笑:“确实,今晚豪客云集,正是发展公司业务的大好时机。”
  这时王蓉插话了:“光知道有用么,你能抓得住么,你看看,王嫣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来,怎么,没有合身的礼服没脸见人是吧。”
  “没有礼服早说啊,我这个当姐的怎么都会帮上一把,和托尼商量一下,一件高档定制礼服还是不成问题。”
  “不过嘛,她不来也算聪明,要是真像你身旁这两个土包子,穿着这样就过来,我这个当姐的都嫌丢人。”
  无端遭受羞辱的董秘书和牧柔内心气愤不已,但却不敢出声反驳,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董秘书偷偷看了王蓉的礼服一眼,只见这件米白色礼服做工精细,花纹繁复,看上去确实十分华美大气,一眼便知不是凡品,而她和牧柔身上的礼服不过是去商城的精品店买的大众货,确实没法比。
  只能在心里想着: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一件礼服呢...。
  这时,王向东一旁的一位王家老人也跟着叹气:“诶,幸好咱们王家年轻一辈出了乐乐和小超,不然啊.咳咳。”
  王向东急忙为老人顺气,口中说道:“老哥别气,儿孙自有儿孙福,好歹还有两个有出息的不是。”
  说完,眼见老人好了不少,王向东黑着脸对牧云说道:“这都几点了,晚宴马上都要开始了,嫣然怎么还不来,难道真的就这样放弃了?”
  未等牧云回话,沈乐便在一旁惺惺作态的劝道:“爷爷,不要难为他了,嫣然妹子肯定也有她的苦衷,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嫣然也没办法不是。”说着还瞥了牧云一眼,显然又在抹黑牧云。
  王向东狠狠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也不管你们,反正话我放在这,谁先赚到十个亿,谁就来当这个家主。”
  这时,脸上还带着红色掌印的王超躲躲闪闪的走了过来,狠狠的瞪了牧云一眼,在王蓉身旁坐下。
  沈乐皱起眉头:“你脸被谁打了,丽萨人呢?接哪去了。”
  王超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来不了了,回去和你说。”
  沈乐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丽萨可是他们沈超公司的形象大使,人不在,只能让王蓉顶着了。
  这时,又有一位老者走了过来,与沈乐攀谈起来,不断的赞美王蓉的礼服,并表示了合作意向。
  不得不说,托尼虽然要价很高,但水平确实不错,这么一小会,已经有五家公司请求合作了。
  沈乐和王超二人春光满面,不断的在牧云面前炫耀,或挤兑,好不快活。
  而周围的王家众人,也纷纷跟着附和,起哄,不止冷眼旁观,甚至还落井下石。
  而牧云却面不改色,面对王家众人的冷嘲热讽依旧坦然自若,还不时的与身旁的牧柔闲聊两句。
  就连董秘书都气的银牙紧咬,俏脸通红,但不得不承认,心底也暗暗佩服着牧云。
  要知道,以牧云的势力和能力,即使一百个王家加在一起,想要灭掉,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换做是她,恐怕早就忍不住掀桌子了。
  狮王怎容野狗挑衅?
  想到这里,董秘书再次自怨自艾起来:王嫣然到底哪里好,能让你为了她如此忍辱负重。
  这时,一阵悠扬的乐曲将董秘书从沉思中惊醒,原来,晚宴正是开始了。
  只见酒店大厅的前台,虽然年少,但已有城主风范的燕宝穿着精致的礼服,在慕容情的陪伴下,昂首挺胸的走了上前。
  他的身旁,有位年轻的助理,手捧托盘,上面放着金灿灿的城主之冕。
  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燕宝的小脸前所未有的严肃,他目光巡视一圈,开始即兴演讲。
  很快,演讲完毕,燕宝将话筒递给慕容情。
  慕容情接过话筒,略带羞涩的笑了笑:“这次晚宴,其实我还要感谢一个人,如果没有他,今天,我们母子二人就不能站在这里,以后也不能带领大家建设我们的江城。”
  “他,就是我们母子二人的光,照亮了我们人生的道路。”
  说到这里,慕容情竟有些哽咽,但她忍住了,最后高声喊道:“现在,有请这位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