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45章 神秘来客
“这怎么可能...你休想骗我!”
  蝰蛇尤不相信,韩振是他的信仰,他的信仰怎会去给人当什么狗屁的保安。
  老管家对蝰蛇冷笑一声:“你可以打电话问问,不过那个韩振被打的挺惨的,身上的电话也不知道坏没坏。”
  蝰蛇恨恨的骂了句脏话,掏出手机就拨打了韩振的电话。
  可是,显示对方关机了!
  手机没电了?
  不可能,早上才充好电,这才过了多久。
  或许,手机在打斗的过程中,被撞坏了。
  蝰蛇眼神闪烁:“即使这样,也说明不了什么,韩大哥必胜的!”
  说罢,站起身来,匆匆离去。
  反正,不管谁赢谁输,战斗都已经结束,他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
  慕容情见蝰蛇离去,再次向老管家确认道:“消息是真的?”
  她也有些不信,要说牧云胜了韩振,其实并不稀奇,毕竟牧云实力和过往的战绩摆在那里。
  可是韩振的战神也是实打实的,一身铮铮傲骨,让他去当保安队长,可比杀了他要困难许多倍。
  牧云是如何降服韩振的...。
  老管家点头:“确实是真的,刚刚韩振被打的很惨,作战服都成乞丐服了,这会,应该已经换上保安制服了吧。”
  慕容情神色复杂,暗暗想道:“牧云啊牧云,你到底是什么人,连战神都肯为你当保安。”
  ......
  韩振认输,并成为云然集团保安队长的消息火速传遍了江城。
  看到这个新闻,有些人呵呵一笑:“我早就猜到了。”
  有些人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觉得没什么大惊小怪。
  更多的人想法则是:“韩振到底是做什么的?小丑吗?他挑衅牧云,就是为了讨个工作吧?”
  也有些人吃醋不已:“诶,胆子大就是好,还能混个保安队长当。”
  要知道,云然集团的待遇,就连保安,都是个肥差,何况保安队长?
  在整个江城,几乎没人看好韩振,所以,他一代战神,破天荒的当起保安队长,也就没人太过惊讶。
  也只有那些亲眼目睹韩振大发雄威的路人,偶尔茶余饭后,将其当成谈资,夸夸其谈一番,不过,多是被人嗤之以鼻。
  没人相信,韩振会那么强。
  一个保安队长,能厉害到哪去?
  至于韩振,看到网上的信息,虽然很沮丧,但,这沮丧之情,很快便被心中的喜悦给冲淡了。
  当云然集团的保安队长,若是在以前看来,绝对是对他的侮辱,死都不能干的。
  可是,若换一个说法:当云帅的保安队长。
  这可不得了,以云帅的地位,这消息一旦放出风声,绝对有大批大批比韩振还要强的高手赶来争夺。
  所以,韩振现在是喜不胜自,就这样安心的躲在保安亭里,两耳不闻窗外事,默默参悟牧云交给他的碎虚指,他越是研究这套指法,便越发的对牧云生出无穷的崇拜之情。
  这套指法的奥妙,他只弄懂了一些皮毛,就感觉受益匪浅,不禁感叹。
  “不愧是云帅,随便弄出的一套指法,都如此厉害。”
  闻讯赶来的蝰蛇,看到换上一身保安制服的韩振,整个人都懵逼了。
  这...这还是他那个豪气干云的韩振神么?
  堂堂战神,没到三十岁,怎么就干了六十岁大爷才会干的工作了。
  “韩大哥!”
  这一声叫的撕心裂肺,绝望透顶。
  韩振看向窗外的蝰蛇,急忙回道:“小点声,别耽误我参悟玄机。”
  蝰蛇眼泪扑梭梭的往下流:“韩大哥你怎么了?你怎么成了保安队长。”
  还有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你都特么当保安了,还参悟什么鬼的玄机。
  韩振没法解释,一拍脑门,随手丢给蝰蛇一套制服:“穿上,从今天起,我命你为咱们云然集团的保安副队长。”
  “以后,云然集团的保安工作,便主要由咱俩负责,至于下面那些保安,他们就负责一些零散的工作。”
  蝰蛇看着认真讲解的韩振,第一次生出,他最崇拜的战神已经被打坏脑子的念头。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敢真的说出口,只好乖乖走进保安亭,换上那身制服,
  没办法,谁让他是韩振的追随者,韩振都当了保安队长,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又多什么。
  正当蝰蛇情绪低落的时候,韩振又沉浸在碎虚指博大精深的指法当中,并且,手指还循着某种规律变动。
  碎虚指虽然是牧云随心而创,但其内却蕴含着对宇宙变化的深刻至理,即使是韩振这样的战神高手,短时间内,也休想能有太多的成果。
  就在韩振被一处难题卡住,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个苍老且尖细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柔劲入天池穴。”
  这一声吓了韩振一跳,他警觉的左右张望,运转五感搜寻。
  可是,没有任何发现。
  高手!
  一个远远强于他的高手。
  韩振再次苦寻片刻,依旧没有找出那名高手,只好放弃。
  反正,有牧云在,谁来都翻不起浪花。
  于是,他再次感悟,这回,再次想到刚才那句“柔劲入天池穴”,韩振眼眸一转,轻轻试探一下。
  果然,效果出奇的好,并且解开了他苦思半晌的难题。
  “高手,竟然恐怖如斯!”
  韩振低声说道,他没想到,会有人随便一两眼,就能指点他一番,还能帮其解开修炼上的难题。
  “韩大哥,你怎么了?”
  蝰蛇看韩振低声嘟囔着,眼中再次现出怀疑的神色,心中暗凛:完了,难道战神真的被打傻了么?怎么都开始自说自话了。
  想罢,还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日子,要没法过了。
  韩振摇了摇头:“没什么,好好站岗吧。”
  此时
  正有一位身穿大红袍的老者,缓缓走在云然集团大楼内部的走廊里。
  过往走路的白领们,一个个步履匆匆,对这个穿着奇装异服的老者视若无睹。
  好像,没有这个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