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章七日死期
九州最高峰,天柱峰上。
  鹅毛般的大雪缓缓下落,染白了整个世间。
  牧云屹立于天柱峰顶,冷冷的望着眼前皮肤发色各不相同的八人,言简意赅:“要么死,要么走。”
  风,吹得更大了,卷起雪花遮天盖地。
  八人毫不退缩。
  “云帅,我们相斗多年,你有几斤几两我们何尝不知?今日来了,就必须做个了结。”
  “是啊,若能除掉你,整个九州,我们又有何惧?”
  “还请云帅莫怪,我们各为其主,只能如此了。”
  牧云闻言不禁仰天大笑。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牧云,恭送各位前辈上路。”
  说罢,双手一按,似有流光自九天而下。
  一场战斗不足十分钟便偃旗息鼓,但声势之大却震古烁今,使无数高位者震动,无数强者动容。
  整个天柱峰直接崩塌,八名入神者,无一人生还。
  自此,无人知晓九州云帅,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
  九州,冀州,江城
  是夜,冰冷刺骨的寒风呼啸着,但荣盛大酒店依旧灯火通明,即使身在酒店之外,依旧能听到内里的欢声笑语。
  今日,“大江城”集团董事长,江城四大家族李家家主李德天设宴款待各方社会名流,以庆祝丰娱度假村正式开工。
  牧云坐在车内,手中紧紧握着一纸沾满泪渍的遗书。
  “儿啊,娘走了,你要好好活着。”
  去年,“大江城”兴建度假村,以三千元每户的超低价赔偿标准,征占牧家村,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最后甚至以推土车强推而入,将整个牧家村夷为平地。
  一夜之间,所有村民都失去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
  牧云的母亲牧棉与乡亲们到处奔走,只想讨回个公道。
  可惜,等来的却是各种各样的威胁和暴力,有村民甚至被打断了双腿,没有一家媒体敢于报道,没有一个律师愿意为他们辩护。
  就这样,在一个寒冷的夜晚,走投无路的牧棉留下一纸遗书,入了黄泉。
  “娘,孩儿定然为您报仇雪恨,灭了李家。”
  这时,一个走路直打颤的老头从街角走到酒店门口,口中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只见两名保安不耐烦的挥着手,将老头驱赶到一旁。
  “是福伯。”
  牧云认出了老头的身份,正是牧家村的村民牧福,曾经对牧云照顾有加,是个有名的老好人。
  “大爷,我不是讨饭的,是你们老板欠我们的啊。”
  福伯捋了捋破烂不堪的袖子,带着哭腔。
  “糟老头子,赶紧滚,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保安冷哼一声,扬了扬手中的电棍。
  “李董事长也是你能见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再不走我们不客气了。”
  正说着,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穿着西装的青年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他嘴里嚼着口香糖,举止轻佻,神情倨傲。
  “江哥。”
  “江哥好。”
  几名保安急忙弯腰鞠躬行礼。
  这人正是李德天手下头号战将,有着疯犬绰号的江涛。
  江涛轻哼一声,微微抬了抬下巴。
  “这老狗是谁,怎么在这站着,一脸晦气。
  也不看看今天什么日子,万一让里面的大人们看到,不剥了你们的狗皮。”
  一名保安在江涛耳边低语几句。
  “啪”江涛听后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一群废物,这种人能留着?打断狗腿丢到乱葬岗埋了。”
  “是,是。”被打的保安急忙点头称是,转过头,目露凶光。
  “老头,是你自己找死。”
  “你们丧良心啊。”福伯就站在旁边,刚才的对话都听了去,此时老泪纵横。
  “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天打雷劈?”
  江涛上前两步,冷笑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早投胎,老子这就送你投胎。”
  说着挥手就是一记手刀,劈向福伯的脖颈。
  只听“砰”的一声,江涛感觉自己胸口重重的挨了一脚,身不由己的撞破玻璃门摔倒在地,整个五脏六腑扭了劲的疼,却没看清是谁打的。
  众保安只觉得眼前一闪,便见一个身材挺拔,器宇轩昂的男子站在福伯身旁,抬起手臂,将被吓得脚软腿软的福伯搀扶起来。
  “福伯,你没事吧。”
  牧云轻声说道。
  “你,你,你是小云?”福伯浑浊的眼珠看着牧云,神情激动不已。
  牧云眼中含着泪水:“是小云,小云回来了。”
  出征五年,没想到回来早已物是人非,感慨万千。
  “小云,小云啊,你娘,就是吊死在这里。”
  福伯激动的说着,干瘪的手指指着大门外墙壁上的一处金属把手,只见把手上还挂着一根粗糙的麻绳。
  “他们没良心啊,你娘上吊死了,他们不管不问,就任其在那挂着,足足挂了一个月,才让人丢到乱葬岗埋了。”
  福伯老泪纵横,上气不接下气。
  牧云看着那根麻绳,拳头握得更紧了。
  血债,必须血偿。
  这时,酒店内走出一群人,为首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身名贵西装,走路带风,正是李家的现任家主李德天。
  李德天看到江涛正躺在地上痛苦的低吟,眉头微微一皱,走出大门。
  “小子,还真是年轻气盛,做什么的?”李德天上下打量着牧云,感觉这小子有些看不透。
  “牧家村,牧云。”
  牧云寒声回道,眼眸紧紧的盯着李德天。
  “牧家村?”李德天微微一愣,然后旋即想起什么,大笑起来。
  “原来是拆迁户啊。”
  说着还看了看依旧挂在墙上的麻绳。
  “怎么,你也想吊在那里?”
  李德天身后众人顿时嗤笑起来。
  “这小子竟然敢来这里闹事,不想活了吧。”
  “估计想讹点钱花。”
  “哼,想必明天这麻绳上又得挂人了,上次那老娘们挂了多少天?有一个月吧!我记得肉都干瘪了。”
  众人为了迎合李德天,肆无忌惮的羞辱着牧云。
  “我们快走吧,咱惹不起。”
  福伯用袖子擦着泪水,慌忙的拉着牧云,他死了不要紧,可牧云还年轻。
  牧云身上杀机浮现:“辱我母亲者,必死!”
  众人哄堂大笑。
  “原来是那个老腊肉的儿子。”
  李德天忍俊不禁,鄙夷的看着牧云。
  “给你留个遗言的时间,你是想来讹点钱,还是想和你妈一样,挂在那里?”
  这时,李德天的儿子李威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爹,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打死丢到乱葬岗。”
  牧云面不改色,厉声说道:“七天,七天后,是我母亲一周年的忌日,这天,我要你们负荆请罪,跪在她的坟前忏悔,否则,李家,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