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46章 训导员
九州,冀州北境
  大雪漫盖下的北境仿佛童话故事中的冰雪之国,放眼望去,天地间皆银装素裹,太阳一出,晃得路人睁不开双目。
  这里是九州的最北部,人迹稀少,但却常被称为:最寒冷的天气下,生活着最热血的男儿。
  不错,这里驻扎着冀州的野战军,虎豹军,以及,唯有九州上层大佬们才知晓的神秘军队:云天神卫军的天字军。
  常人皆知虎豹,却不知天字。
  此时
  在这冰天雪地中,有一条被清理出来的大路,路上,正有一辆宝马车向北行驶。
  “姐夫,果然,牧云那小崽子把王家的人全都踢出了公司。”
  王超摆弄着手机,冷笑说着。
  沈乐开着车,闻言哂笑一声:“蠢货就是蠢货,正好替咱们把那些废物踢了出去,等咱们灭掉牧云,整个公司就都是咱俩的了,到时,如果他们再想回到公司,可就难了。”
  “对啊,最精彩的就是,他们恨的,还是牧云那个小崽子,哈哈。”
  两人一起开怀大笑起来,在他们心中,此次获得虎豹军的支持,灭掉牧云不过易如反掌的事情。
  到时,无论是王氏集团,还是云然集团,最后都得归他们所有,现在牧云把王家那些混吃等死的族人踢出去,反而是帮了他俩的大忙。
  两人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开足了马力,终于来到了虎豹军的驻地。
  将车停好后,二人走到驻地大门处,对守在门口的卫兵说道:“这位小哥,我们来自江城王家,想见一见你们的军长司徒冠群。
  守在门口的卫兵正靠在墙上,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
  “两个瓜娃子,想屁吃呢?还见我们军长...癞蛤蟆吞天,口气不小,你咋不去京都见见九州之主呢?”
  这名卫兵嘴巴很毒,说的沈乐王超二人脸色发红,他俩没想到,大老远过来,连门都进不去。
  没有办法,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沈乐压下怒火,左右看了看,悄悄掏出一沓钞票,递给卫兵:“小哥通容下,我们可是司徒军长的亲戚。”
  “原来是军长的亲戚,早说啊,失敬失敬。”
  卫兵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钞票收进兜里,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两位稍等,我这就进去通报一下。”
  说罢,匆匆跑了进去。
  沈乐看着卫兵的背影,狠狠的呸了一口。
  过了不到五分钟,卫兵去而复返,带了一个高大魁梧的壮汉过来。
  “两位,这位是我们虎豹军的训导员胡野,你俩随他去就行。”
  卫兵介绍道。
  胡野虬须虎目,不怒自威,看上去就给人一种难以战胜的感觉。
  只见其眼睛在沈乐二人身上打量一番,随后露出满意的笑容:“两位,请随我来。”
  沈乐和王超急忙应下,随胡野走进军营。
  守在大门的卫兵看着二人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胡野一边走,一边向二人介绍着军营的情况,最后,竟然来到了训练营。
  “胡大哥,我们..是来找司徒军长,你怎么带我俩来这了?”
  王超好奇问道。
  胡野呵呵一笑:“你俩太天真了,真以为见司徒军长那么容易?要想见军长,必须先经过我的考验。”
  “还有这种说法...。”
  王超一阵无语。
  没有别的办法,二人只好按照胡野的吩咐,将身上的东西放好,换上一身军装来到操场,与众多士兵站到一起。
  胡野先是一番随性讲话,最后下达了今天需要训练的项目。
  长跑!
  而且是五十公里的长跑。
  “行了,我也不废话了,还是老规矩,谁排在最后,晚上到我房间睡。”
  胡野的话,引来众多士兵的哄堂大笑。
  王超摸不着头脑,悄悄向旁边的士兵问道:“到指导员房间睡又怎么了,你们笑什么?”
  那士兵瞥了王超一眼,猥琐一笑:“等你进去就知道了...。”
  王超又不是傻子,看到那士兵的笑容,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竟然碰上了个变态!
  想到这里,王超看向沈乐,却见后者脸色苍白。
  “姐夫,你怎么了?”
  沈乐咬着牙:“你能跑的过这群士兵么?”
  王超摇了摇头。
  想到这里,二人脸色一起变得苍白起来。
  “开始!”
  随着胡野一番令下,众士兵纷纷迈开大步,狂奔起来。
  沈乐与王超也跟在后边拼命的追赶。
  只是,刚刚绕了驻地跑了一圈,二人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第二圈的时候,领头的士兵已经追尾,赶上了沈乐与王超。
  众士兵见到二人,纷纷露出嘲弄的笑容。
  “加油啊。”
  “嘿嘿,祝你俩晚上玩的开心。”
  沈乐感觉双腿好像灌铅了似得,拼命的喘着气,胸膛好似冒火一般。
  “姐夫...等等我。”
  “拉我一把。”
  王超也快跑不动了,急忙向沈乐伸出手。
  沈乐眼珠一转,佯装去拉王超。
  哪知却突然推了他一把,直接将王超推倒在地。
  “小超,别怪姐夫...。”
  沈乐冷笑一声,继续向前跑去。
  刚刚胡野说过,最后一名就要侍寝,显然沈乐与王超二人要有一个遭殃。
  那么,对于沈乐来说,还是王超去吧!
  哪知,沈乐乐极生悲,推了王超一把之后,再次冲刺,竟然将脚给扭了。
  “嘶。”
  他倒吸一口凉气,跪倒在地,发觉脚踝处肿的像个馒头。
  幸好,王超已经放弃了,倒在地上拼命的喘着粗气,连手指都没力气动一下。
  “姐夫,你好毒...。”
  王超声嘶力竭的喊道。
  “无毒不丈夫,小超,反正你还没结婚,去见识下也挺好,姐夫我都结婚了,不能对不起你姐。”
  王超闻言气的肝疼:“你对不起我姐的事做的少么?”
  就在这时,胡野走了过来,一脸淫笑:“没想到两位竟然跑了这么远,算你俩合格了,明天,我就派人带你们去见军团长。”
  “至于今晚嘛,嘿嘿,就先到我的房里睡吧。”
  说着,他一手一个,拎起沈乐与王超二人。
  两个百十斤成年爷们,在胡野手中,就好像小鸡子一般。
  “等..等等,胡大哥,你不是说最后一名去你那住么?我可排在他前边啊!”
  沈乐指着王超。
  胡野回道:“你俩全程都没跑完,还分什么第一第二,一起住吧,我晚上也好好指导你俩一番,这身子骨,也太弱了些。”
  “怎么这样...。”
  沈乐脸上血色退尽,绝望的喊道。
  “姐夫,有福同享吧,哈哈。”
  王超幸灾乐祸的笑着。
  当晚,驻军的训导员宿舍,不时的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