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94章 游手好闲的刘家村
柳雯雯被着一幕惊呆了。
  牧云一阵无语。
  “砰”
  公鸡的尸体再一次撞在引擎盖上后,被妇女直接丢在了上面。
  她拍了拍手,仿佛刚刚干完农活。
  “大姐,你干什么?”
  牧云一脸懵,开口问道。
  那妇女憨笑一声,走了过来,向牧云伸出手:“拿钱。”
  牧云再次无语。
  柳雯雯不解问道:“大姐,为什么要给你钱啊。”
  妇女不屑的“切”了一声:“为啥?眼睛瞎了咩,俺家鸡都死了,你说为啥子。”
  柳雯雯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她第一次见到这种事。
  牧云知道,遇到了传说中的碰瓷。
  只是可惜那只公鸡了。
  牧云看着一脸憨笑的妇女,从一旁的车内抽屉里掏出一小沓百元钞票:“你把我车窗擦干净了,再说别的。”
  妇女见钱眼开,见到那一沓红彤彤的钞票,顿时大喜,飞奔跑回屋内取出一根拖把和一个水桶,开始为牧云清洗起来。
  牧云顺势问道:“大姐,请问那边是刘家村么?”
  妇女一边干活,呵呵笑道:“可不就是刘家村,俺也是刘家村的。”
  牧云淡淡一笑:“那我问你个事。”
  听到牧云要问事,那妇女顿时警觉起来,小心翼翼的回道:“要问啥,俺可不一定知道。”
  牧云又掏出一沓钞票,晃了晃:“你要是不知道,这钱我可就给别人了。”
  妇女看着钱,吞了口唾沫:“那你说吧。”
  柳雯雯被妇女的憨像给逗乐了,小声嘟囔道:“见钱眼开。”
  于是,牧云便询问了与官方强拆的事。
  妇女脸色一变,也不说话,匆匆把车擦好,向牧云说道:“那个俺不清楚,公鸡加擦车钱一共一千五。”
  牧云掏出一千五给她,最后问一遍:“你真不知道?”
  妇女看了看牧云手中的钱,犹豫了下,最后摇了摇头,提起东西和死鸡就跑了。
  “牧哥哥,你干嘛要给她钱啊?”
  柳雯雯噘嘴问道,她感觉好亏。
  牧云冷冷一笑:“到时你就知道了,走吧,进村子问问。”
  汽车就停在了这里,牧云带着柳雯雯向不远处的刘家村走去。
  刚到村门口,便能看到不远处停着两辆铲车,还有几个土屋的残骸,那残骸上边还撒落不少生活用品,一看便让人想到“强拆”二字。
  牧云没有理会,径直走进村里。
  此时刚过晌午,刘家村的人有的在晒太阳,有两堆人在下象棋,还有几个在打扑克,一群女人围在一起边嗑瓜子边聊着天,几个小孩围在她们周围嬉笑打闹着。
  这里的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悠哉悠哉的懒散笑意。
  整个村,看上去很淳朴,很悠闲。
  牧云冷笑,不愧是常年吃补贴的村子,整个村子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人在干活。
  见到牧云二人两个外来者,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走了过来。
  “外乡人,进来参观要收费的。”
  “进村还要收费?”
  柳雯雯很想翻个白眼给老头看。
  “对啊,你看看我们村子,都不喜欢种地,只能靠收钱维持生活了。”
  老头呵呵笑着,熟练的探出手放到牧云面前:“两个人,一共四百。”
  柳雯雯不悦的说道:“一个破村子,看看还要收费,你怎么不去抢?”
  老头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了,凶巴巴的回道:“破村子?你这是在侮辱我们刘家村么?”
  随着老头的话,整个村子的呼啦一下,都站了起来,有的瞪眼,有的拿出镰刀,镐子等工具,一个个气势汹汹,面目狰狞。
  他们,瞬间就从看上去朴实的村民,变成了强盗。
  牧云拦住了柳雯雯破口大骂的行为,掏出一沓钞票:“老先生,问你个事,能回答上来我就给你钱。”
  “年轻人,还是你懂事,问吧。”
  老头看到钱眼睛一亮。
  周围的村民见到这一幕,也纷纷丢掉工具回到原位,继续下棋打牌。
  牧云再次问了关于强拆的事。
  老头摇头笑着:“哪来的强拆?我们村子鸟不拉屎的地方,官方会拆这里?”
  说着,伸出两根手指:“行了,我回答你了,两百,加上参观的四百,一共六百。”
  牧云数出六百放到他手上,然后继续问道:“既然没有强拆,那边的铲车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被推的房子。”
  老头嘿嘿一笑:“这个问题五百。”
  牧云点头:“行,告诉我,给你五百。”
  老头贼兮兮的笑着:“不行,先给钱。”
  牧云又数了五百放到老头手上:“这回可以说了吧。”
  老头点头道:“那铲车啊,我也不知道。”
  “你...。”
  柳雯雯指着老头:“你不知道收什么钱。”
  老头哼了一声:“我只说回答你问题,没说我一定知道啊,那铲车几天前就在那了,没人知道谁放的。”
  牧云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昨天有个戴眼镜的男子过来问,你们似乎不是这么说的吧。”
  老头神色一慌,旋即恢复镇静,摆着手:“不管谁来问,我们都不知道。”
  说着,直接转身走了。
  “牧哥哥,这怎么办...。”
  柳雯雯焦急的说道:“他们不承认,就没人给我爸作证了。”
  牧云冷笑一声:“村民显然被人买通,昨天集体说是官方强拆,并且有人被铲车压死,应该还煞有其事的摆了灵堂,这才让姨夫确认了消息,义愤填膺之余,发表了文章。”
  “你看,那边还有两张没打扫好的纸钱。”
  牧云指了指远处墙角,那里还躺着两个枯黄色的圆形纸钱。
  柳雯雯抬眼看去,果然如此。
  她气愤不已:“这些村民,果然没一个好人,把我爸骗的团团转,哼,一个个游手好闲,看刚才的样子还会抢劫,太过分了。”
  牧云冷冷一笑:“他们不作证没关系,我自有办法,等事情了结,有他们哭的时候,你看着吧。”
  柳雯雯对牧云无比信任,听他如此一说,就放下心了,嘿嘿一笑:“嗯。”
  牧云左右看了看:“原委弄清了,看来,是有人特意把我引到这里,接下来,总应该来个接咱们走向陷阱的带路人吧。”
  话音刚落,便有个虎头虎脑的年轻男子贼兮兮的走了过来:“先生,想知道那铲车到底怎么回事吗?快随我来。”
  他说着,还左右看了看,怕被人发现似得。
  柳雯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想:有牧哥哥在,真的是什么事都不用怕。
  如此想着,又不禁对王嫣然生出羡慕和嫉妒之心,为什么自己就没那么好命。
  那男子被柳雯雯的笑声弄楞了,看了柳雯雯一眼,发觉她长的竟如此好看,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邪欲之色,但很快收敛起来,再次问道:“先生,你到底想不想知道强拆和铲车的事?”
  牧云嘴角微微上翘,淡淡回道:“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