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38章 别让韩大战神久等了
“吆,还挺热闹的。”
  牧云带着王嫣然下了车,看到云然集团总部大楼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许多人。
  王嫣然不无担心的说:“刚刚妈在家说什么来着,叫你千万不能大意,你现在今非昔比,名气大了,敢来招惹你的,肯定也是有些实力的。”
  牧云牵着王嫣然的手:“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王嫣然看着远处站在总部大楼门口,正看向这边的韩振,心里不由得一紧:“这次的对手,绝不简单。”
  牧云急忙点头称是,看上去好敷衍。
  看到牧云脸上的淡淡笑意,王嫣然轻哼一声:“就知道你没听进去。”
  牧云呵呵笑道:“别计较这些了,还是先把问题解决,没看到不少员工在等着上班呢。”
  说罢,拉起王嫣然的手,拾阶而上,来到云然集团总部大楼前,与韩振面对面。
  “牧云,你终于来了。”
  韩振目光炯炯。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我来了,你要怎样呢?”
  牧云淡淡回道:“有事说事,不要挡在这里,妨碍我的员工们上班。”
  韩振闻言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牧云啊牧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着让你员工上班?”
  “莫非,你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十天之期已到,我今天就在这里,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牧云笑了笑:“哦?没想到,还有一次机会,说来听听。”
  王嫣然在旁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干嘛气人家。”
  其实对于董家,前前后后的事情,王嫣然是知道的,虽说董亮很可恶,但毕竟也算是得到了惩罚,韩振想为董家报仇,她是能理解的。
  不过,理解归理解,该怎样处理,还要看牧云。
  至少,什么负荆请罪,什么把云然集团拱手相让,是万万不可能的。
  韩振再次被牧云气的火冒三丈,不过,这回他有备而来,一想到待会牧云跪地求饶的样子,怒火,也就压制住了。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姓牧的,你听好了。”
  “一,把云然集团更名为董氏集团,还给董家。
  “二,亲自到董亮坟前负荆请罪。”
  “只有做到以上两点,我才会考虑,是否饶你一命,否则。”
  说着,韩振用手掌在脖子上一划:“小命难保!”
  牧云脸上的笑容敛去:“就这些?要不要再加点什么?”
  韩振厉声喝道:“少废话,你到底干不干?不干,可别怪我下手无情。”
  牧云摇了摇头:“如果我不同意呢。”
  韩振狞笑一声:“我就知道会是如此,你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好,我就不跟你废话了。”
  说罢,韩振将手放到嘴边,吹了个口哨。
  随着一声哨响,刹那间,周围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随后一名名穿着绿色作战服的战士端枪而出,他们步伐坚定,身上气势沉稳,显然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
  “嘶”
  围观看戏的众人纷纷大惊,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韩振竟然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不想死的,速速离去。”
  一个身穿黑色大氅的汉子扬声喊道。
  随着他的喊话,众多持枪战士纷纷行动,将围观的众人全都驱散到远处。
  几百名持枪战士,直接将云然集团大楼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记者们纷纷举起相击拍照,众多行人也都议论纷纷,而最为惊讶的,莫过于刚刚赶来的光头桑一家。
  “爹,这些人,都是韩哥找来的!”
  桑小环满脸惊讶。
  光头桑看的一脸懵:“这小子,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此时,只见黑,白,红,黄,穿着四色大氅的汉子龙行虎步来到韩振身后,齐声行礼喊道。
  “见过战神!”
  他们,便是韩振的老部下,也是与其并肩作战的好兄弟。
  四相,黑相主死,白相主生,红色主战,黄色止戈,各有分工,各有所长。
  韩振昂首挺胸,站立于四人身前,脸上带着战神才有的傲然之色,看向牧云:“牧云,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是不是还想着城主府的警卫队能过来帮你?”
  “呵呵,别等了,他们不会来了。”
  韩振相信,以蝰蛇的实力和那枚令牌,即使是城主府,也不敢有所动作。
  在韩振说完这些的时候,他本以为牧云会惊慌失措,会变了脸色,会惶恐,甚至直接跪地求饶。
  可是,他错了。
  牧云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闲散样子,嘴角还带着一丝揶揄的笑意,听到韩振的话语,还赞叹道:“韩先生想的还真周到。”
  韩振:...
  韩振很想一拳把牧云的脑袋打爆,可是,那样就没有意思了,也对不起他这些天受的委屈。
  不过,他也已经快到容忍的极限了,没想到,即使面对着绝对实力上的差距,牧云依旧还是这副气人的死样子。
  “牧云,我很好奇,你到底有什么依仗?能不能快用出来,否则,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韩振咬牙切齿的说着,目光死死盯着牧云,盯着牧云的双眼。
  不知为何,韩振总觉得,自己越想看清面前这个年轻人,却越觉得模糊,牧云的双眼,好像九幽深渊,深邃,且神秘。
  “呵呵,既然韩先生如此迫不及待,那我就不客气了。”
  牧云淡淡一笑,拍了拍手。
  “动手吧,别让韩大战神久等了。”
  随着牧云的话,“唰唰唰”
  一阵劲气吹拂。
  一柄匕首刹那间出现在韩振的脖颈处,一把爆裂手枪抵在了他的心口。
  一柄长刀横在韩振胸前,两对特制金属镣铐直接拷住了他的双脚。
  韩振的上下左右前后,同时遭遇了袭击。
  而袭击者,赫然是曾与其并肩作战的亲密部下:四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