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37章 要挟
牧柔正坐在办公室内,查阅着最近这两天的账目。
  果然,因为王翰的关系,使得江露佳肴的购菜成本直接下降了20%还多,这可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而此时,王翰正吊儿郎当的站在牧柔的办公桌前,双手拄着桌面,目光炽热的望着牧柔。
  不得不承认,牧柔是他见过最温柔,最可人的女子,并且秀外慧中,外柔内刚,简直就是一个极品!
  一想到要是能在床上好好把玩这个诱人的尤物,王翰就感觉全身发热。
  “柔柔,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有我在,你的利润绝对会暴涨的!那些菜农若敢不听我的话,哼,我就让他们一分钱也赚不到。”
  王翰家控制着整个运输队,牢牢掌控着那些菜农的经济命脉,若是谁招惹了他,那地里的瓜果蔬菜就休想运出去了。
  是故,别说他让菜农只以成本价为江露佳肴提供鲜菜,就是直接强取豪夺,菜农们也没有办法,只能任其宰割。
  听到“柔柔”二字,牧柔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次叫我牧总。”
  一提到牧总,她就想起牧云来了,心里闪过一丝落寞,因为,牧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看她了。
  看着牧柔脸上的落寞,是那么的惹人怜惜,王翰情不自禁的向前探着身体,伸手摸向牧柔娇嫩的脸庞。
  牧柔大惊,一巴掌将王翰的手打开,愤怒的呵斥道:“王经理,你想做什么!”
  王翰露出迷恋的神情:“柔柔,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
  牧柔果断的回绝:“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你别想了,努力去工作吧。”
  “工作?”
  王翰冷笑着。
  “你觉得我需要工作?我直接和你说吧,整个江城的私人运输车队都是我家的!”
  “你说,我还需要工作么?”
  王翰张开双臂,脸上带着自认为帅气的笑容,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充满了耀眼的光辉:“若不是为了你,我又怎会到你们这家小饭店当狗屁的经理。”
  牧柔闻言内心一惊,虽然猜测过王翰家庭条件不差,但没想到会这么有势力。
  一辆全新的运输车可能就要十几二十来万,而整个江城的私人运输车队,怎么也得有近万辆吧!
  这还仅仅只是车本身的价值,而那些隐藏的关系网,价值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了。
  看到牧柔吃惊的模样,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让人发笑的同时还那么的惹人怜惜。
  王翰情不自禁的说道:“柔柔,和我在一起吧,虽然咱俩身份悬殊,不能明媒正娶,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给你最好的生活。”
  “以后你开餐饮,我给你弄菜,咱俩把生意搞起来,即使你出身低微,我想我父亲也不会反对咱俩交往的。”
  说着,他竟然掏出一张写有三千万数字的支票放在了桌子上。
  故作随意的呵呵一笑:“这钱,就当是咱俩相好的礼物吧。”
  “毕竟数值太大了,没有什么礼物能值这个价,索性,就直接送你张支票好了,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最好买辆豪车,也换一身高档点的服装,不然,以后咱俩一起出门去见我的朋友,会让人瞧不起的。”
  王翰自信的笑着,他相信,牧柔一定会屈服的,因为他这一招几乎就没失过手,无论表面多么清高,多么傲娇的女人,只要他掏出那张支票,都会乖乖的臣服在他的胯下,成为他发泄欲望的工具。
  可以说,当他掏出那张支票的时候,胜负就已经确定了。
  这就是金钱的力量。
  王翰眯着眼,看着牧柔,想着下一秒,她应该就会和其他女人那样,直接扑到他的怀中,任其蹂躏。
  哪知,牧柔看着支票异常恼火,杏眸圆瞪,柳眉倒竖,娇吒一声:“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说罢,竟将那张能令无数人垂涎三尺的支票撕成碎片,直接丢到了王翰的脸上。
  碎纸末纷纷散落,洒了一片。
  “你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你可以到财务那里领取这个月的薪水和补偿金。”
  牧柔郑重的指着关闭的办公室大门。
  这是下了逐客令,不,应该说是裁员令。
  王翰瞬间愣住了。
  百试百灵的金钱攻势失效了?
  难道她嫌钱太少?
  “说吧,你想要多少钱,开个价。”
  王翰收起笑容,掏出一颗雪茄抽了起来。
  牧柔都被气笑了,冷冷的说道:“王翰,你是不是觉得每一个女人都没有感情,只是明码标价的商品?”
  王翰不屑一笑:“行了,少装蒜了,你不过是看本少爷喜欢你,故意拿捏我而已,这种套路我见多了,最后不还是乖乖脱光了衣服躺在本少爷的床上。”
  “五千万!一口价。”
  “怎么样?本少爷可是诚意满满。”
  王翰郑重的向牧柔伸出手掌。
  “滚”
  牧柔快被气死了,拿起办公桌上的书本就向王翰砸去。
  王翰没想到牧柔反应会这样强烈,但他丝毫不恼,眼神更加炽热:“不愧是我王翰看上的女子,面对金钱竟然无动于衷。”
  他一边躲,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停,别打了,你可知道得罪了我是什么后果?”
  “只要我一句话,所有的供菜商都会停止与江露佳肴合作。”
  “到时,你就等着倒闭吧!”
  这句话瞬间戳中的牧柔的软肋。
  “你...无耻!”
  牧柔又急又怒,没想到王翰会拿这件事来要挟她,她不敢想象,要是江露佳肴因为她而倒闭,那么牧云该有多失望。
  王翰阅女无数,眼神毒辣,瞬间便寻到了牧柔的弱点,冷笑着继续说道:“你和老板牧云是同村吧,你想想,要是把他辛辛苦苦买来的饭店干倒闭了,他会怎么想?据我所知,他就是个倒插门女婿,吃软饭的废物,如果饭店黄了,他怎么和他老婆交代?”
  “你难道想让他为难么?他那么信任你,还把饭店交给你打理。”
  王翰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接近牧柔,嘴角翘起,得意的笑了起来。
  而牧柔,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她不想辜负牧云对她的期望,不想看到他失望的眼神。
  牧云,是她内心里的一盏明灯,是她最崇拜最喜欢的人。
  并且,他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她,她又怎能让他失望呢!
  终于,牧柔低着头,眼角流下了认命的泪水。
  王翰得意的淫笑起来,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粒,自己先吃了一粒,将剩下的一粒放到牧柔面前。
  “吃下去!”
  牧柔紧咬着嘴唇,看着那粒药丸,犹豫良久,这才缓缓伸出颤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