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93章 感觉不太对
“呵呵...。”
  两个壮汉还在准备看牧云笑话呢,哪成想,突如其来的一幕瞬间打破了二人的三观。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我眼花了吧!”
  二人嘴巴大张,眼珠都要瞪出来了,沉默片刻,最后,他俩终于确定。
  杠铃,被掰弯了...。
  是的,被人徒手掰弯了!
  如果在上一刻,有人告诉他们,能把杠铃徒手掰弯,他俩一定会笑掉大牙,可现在,这么神奇的事确确实实发生在了眼前。
  “当啷”
  牧云随手将弯成了U形的杠铃丢到地上,笑道:“怎么样,还用不用举过头顶?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二人同时吞了口唾沫,一起摇了摇头。
  开玩笑,婴儿手臂粗细的铁棍都给掰弯了,还举什么头顶?
  “大哥,你这绝世武功是从哪学的?能教教我俩不?”
  开门的壮汉眼睛放光,低声下气的求问道。
  这样一个铁棍都能掰弯,在他俩的眼里,那简直就是奇迹了,况且,牧云怎么看都不是很强壮的样子啊。
  牧云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揶揄的问道:“我这功夫,必须要童子,你俩,是童子么?”
  “我是,我是。”
  “我也是...。”
  二人兴奋莫名,好像看到了希望。
  牧云一脸黑线,这俩壮汉看上去怎么也三十好几了,还特么是童子。
  “我为什么要教你俩,这次来,只是警告你们,要是以后再发出噪音,这根铁棍就是你俩的下场。”
  说罢,拉着柳雯雯便出了门去。
  “师傅...求求你教教我俩吧。”
  两人还想追出来,被牧云用眼睛一瞪,顿时虚了。
  “砰”
  房门被牧云随手关上,二人仿佛泄了气的皮球,坐到地上。
  “哥,咱们要是有他一半的力气,就能把健身房夺回来了,兄弟们也不用到处找地方锻炼身体了。”
  “诶,那有什么办法,人家不教,咱们也没办法,难道上门逼他教?还不把咱俩打死。”
  二人情绪失落,也没心思继续健身了,就那么坐在地上唉声叹气起来。
  彼时
  牧云和柳雯雯回到家,看到柳文斌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哈哈...爸,你听我说。”
  柳雯雯卖弄一般把刚才的经过有板有眼的讲了出来,最后还不忘美滋滋的挺起胸膛拍了拍柳文斌的肩膀:“老爸,怎么样,这回帮你报仇了吧。”
  柳文斌欣慰的点着头:“呵呵,不错,我说这回怎么没声音了呢。”
  “那个,小云啊,姨夫谢谢你哈,晚上咱爷俩喝两杯。”
  “行了爸,你看你的报纸吧,我俩回屋了。”
  柳雯雯显然只是想让柳文斌夸一夸而已,现在夸完了,就直接拉着牧云就回房去了。
  柳文斌丝毫不恼,反而意味深长的笑着。
  柳雯雯卧室,牧云给王嫣然打了个电话,两人聊会天后,王嫣然表示一切都恢复正常,整个江城之前暗流涌动已经恢复平静,知道牧云没事,他们也都消停起来了,一个个继续吃喝玩乐,野心什么的,也都烟消云散了。
  牧云听后笑了笑:“那就好,如果不出意外,我很快就能回去。”
  王嫣然乖巧的回了句:“嗯,我等你回来。”
  挂掉电话,便见到柳雯雯瞪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
  “你看我干嘛?”
  柳雯雯突然说道:“姐夫,为什么你只有在面对嫣然姐的时候,才会露出那么温柔的神情,平时虽然在笑,但要么是满不在乎的笑,要么是想杀人一般的冷笑,只有在与嫣然姐对视的时候,才会笑的那么温和。”
  牧云摸了摸柳雯雯的脑袋:“这不是废话嘛,你嫣然姐可是我的老婆,当然要温柔了。”
  “哼...。”
  柳雯雯扬了扬下巴,哼了一声,然后猛的想起了什么:“对了姐夫,你之前说要投资给我拍电影的,你没忘吧?”
  牧云干笑一声:“只要不是什么鬼的冬季恋歌就行。”
  “那怎么行,你看,我剧本都编好了。”
  柳雯雯说着,竟然从一旁的抽屉里掏出一个本子递给牧云。
  牧云一阵无语,接过本子打开,只见第一页上,写着四个大字:“冬季恋歌”。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牧云翻了翻所谓的剧本:“这要是真拍了,你嫣然姐会撕了我的,也太明显了吧。”
  这显然就是说牧云和柳雯雯之间发生的小事,只不过添油加醋,多了许多根本就不存在的狗血剧情。
  什么霸道总裁和小姨子之间的咖啡默契,高手哥哥对可爱妹妹的超禁忌关怀...。
  什么跟什么,无中生有,凭空想象!
  就在柳雯雯准备辩解的时候,厨房的孙苗喊了她两嗓子。
  “姐夫,你先看着,我去帮妈忙一忙。”
  柳雯雯临走还不忘嘱咐牧云。
  见柳雯雯离开房间,牧云随手将本子塞回抽屉,来到客厅和柳文斌闲聊起来。
  三个小时后,一桌丰盛的晚餐便被柳雯雯端上了餐桌。
  足足近二十道菜,荤素都有,异常丰盛。
  “谢谢孙姨,姨夫的热情款待。”
  牧云笑着向两位敬了一杯。
  “客气客气,小云到这里不要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就好了。”
  柳文斌呵呵的笑着,主动为牧云夹菜。
  柳雯雯也在一旁说道:“姐夫,你就把这里当成你家吧。”
  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的剧本影响,牧云听着二人的客气话,总感觉意有所指似的,很是别扭。
  如此想着,牧云岔开话题,突然问道:“姨夫,不知道这次来,我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
  一说到正事,柳文斌不禁叹了口气,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低着头,整理了下散乱的思绪,这才说道:“不怕小云笑话,你姨夫啊,这辈子都没什么出息。”
  说着,还摇了摇头。
  牧云安慰道:“姨夫,你这么想就不对了,其实我觉得你很有本事了,能把雯雯抚养成人,这么聪明伶俐。”
  柳雯雯被牧云一夸,开心的合不拢嘴,脸上都笑开了花。
  柳文斌欣慰的看了看柳雯雯:“还好有小云,要不以后谁能管的了你。”
  柳雯雯俏皮的伸了伸舌头:“要你管,哼。”
  牧云越听越不是味,总有一种女婿上门的感觉,而且孙苗和柳文斌看自己的眼神,也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这时,柳文斌接着说道:“其实这事说来话长,我尽量长话短说。”
  于是,他便将之前的发生的事冉冉道出。
  牧云听着听着,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