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63章 好戏
运尸车的车厢内
  三姑姥王秋荷被一名警卫按着人中救醒过来。
  她刚一清醒,便往后靠了靠,直到抵在车厢壁才稍稍安心些。
  此时,王家众人都被塞在这个车厢内,每个人都死死的靠着车厢壁瑟瑟发抖,显然被中间的两具尸体吓的不轻。
  王秋荷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脸色发白,看了看身旁的警卫,发现他的胳膊是逆向着被掰断的,于是哆哆嗦嗦问道:“这位,这位小兄弟,你们莫非是残联警卫?”
  那名警卫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不悦的呵斥道:“不要你管。”
  王秋荷感觉车内气氛十分的压抑,心脏都快跳炸了,再次问道:“这..这死人咋死的?”
  那警卫冷笑一声:“还不是被你们王家的牧云活活打死,又从六十六楼丢了下来,摔的跟烂泥似的。”
  他与王部长关系很好,所以对牧云充满了敌意,是故口气不善。
  “嘶...。”
  车内众人全身一颤,皆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他们第一次切身的感觉到牧云的可怕。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把人打死也就算了,竟然还要从楼上丢下去,这手段,好残忍!
  之前,他们都因牧云是个倒插门而看他不起,即使后来飞黄腾达了,依旧在心里不拿牧云当回事,偶尔被牧云威胁,也只是表面害怕,其实心里还是知道,牧云不会真的杀他们,最多揍一顿而已。
  可是这次,牧云狠辣的手段真的将他们深深的震撼到了。
  王秋荷颤抖着说道:“这手段简直令人发指,我个老太婆都看不过去,你们的王部长呢?他没说什么?难道就这么看着牧云目无法纪?”
  那警卫表情怪异,咧了咧嘴,最后指着那具尸体:“这...这就是我们王部长。”
  王家众人:...
  车厢内陷入一阵死寂当中,没人再有心情说话了。
  五分钟后,运尸车飞速开进了江城警卫部大牢的外院。
  很快,脸色煞白的王家众人乖乖的被送进大牢里。
  “吱呀”
  锈迹斑斑的大牢铁门被推开,现出王家众人的身影。
  王秋荷抬眼看去,阴森的大牢呈一条直线,两旁各有不少铁栏拦起来的关押室。
  内里不断的有怪异的声音发出,令人毛骨悚然。
  王家众人被驱赶着往内走,不断的左右张望,能看到监牢里关押的各种犯人。
  第一个监牢里,是一个被打的濒死的男子,他躺在地上全身都是伤口,破烂的衣服到处都是血迹,最狠的是,其十指的指甲全都被钢钉钉的翻起,看上去便觉得一定痛入骨髓。
  这名犯人显然遭受了无情的折磨和摧残。
  王秋荷心脏砰砰直跳,感同身受一般,不由自主的将双手握紧。
  “啊..啊...。”
  另一间牢房,有一个疯子正不断的拿脑袋撞着墙,他精神似乎受了刺激。
  王秋荷身旁的警卫冷笑一声:“他竟然在背后说王部长坏话,所以被抓进来了。”
  “已经三年了,估计疯了。”
  王秋荷全身都颤抖起来,恳求的问道:“小兄弟,牧云有没有说,要关我们多久?”
  那警卫摇了摇头:“没有。”
  王秋荷脸色一黯,感觉整颗心都沉了下去,不禁狠狠的骂着王超。
  “小兔崽子,不得好死的畜生,说什么牧云快完蛋了,顾不得我们,现在好了,呜呜呜。”说着,竟抹起眼泪来。
  众人继续往前走着,这次路过的监牢,竟然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他看到泪眼婆娑的王秋荷后,眼睛一亮,猛的窜到铁栏前,双手抓着铁栏,一脸兴奋的低吼道:“老太太,进来玩玩不?”
  “啊!”
  王秋荷顿时吓的尖叫起来,双眼一翻,再次昏了过去。
  待她醒来时,王家众人已经被关押在同一间牢房,这让王秋荷放心不少。
  众人不时的会听到一阵惨叫,或者狱卒的喝骂,感觉好像到了地狱一般。
  他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啊!
  而这时,牧云正坐在监狱的总监控室,翘着腿,看着监控内王家众人,脸上带着冷笑。
  这回,不死也要让你们脱层皮!
  而监狱的监狱长,正卑躬屈膝的看着牧云。
  “牧老板,这是上好的龙井。”
  “嗯。”
  牧云接过茶杯,轻轻啜了一小口,品了品。
  “还行,不算难喝。”
  监狱长咧了咧嘴,这可是尚品龙井,几万块钱买回来的,竟然只是“不算难喝”。
  牧云不屑一笑:“大红袍我都喝过,你这个龙井算什么。”
  “真的?了不起啊!”
  “牧老板不愧是大老板,见多识广,我们这些小民是万万比不上的,能喝到这种茶叶就心满意足了,呵呵。”
  监狱长竖起拇指,表面装作震惊的样子,不断的拍着马屁,其实心里根本不信。
  那大红袍,整个九州一年也产不了几两,是你能喝到的?
  牧云淡然一笑,也不解释,想了想,吩咐道:“派几个狱卒去吓唬吓唬他们,别弄死了,弄死就不好玩了。”
  “好的,我这就去下令,保证牧先生您看着有趣。”
  监狱长看到牧云漆黑幽深的双眸,内心没来由的一颤,急忙借机走出监控室。
  这时,牧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竟然是王超。
  牧云冷笑一声,接着起来。
  电话内,传来王超得意的笑声:“姓牧的,怎么样啊,现在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王家的人是你怂恿来的吧。”牧云淡淡的回道。
  “哈哈,看来你还没傻到家。”
  “姓牧的,你个吃软饭的废物,怎么不快点来虎豹军跪地磕头,这么想死?”
  牧云不屑一笑,王超这种幼稚的反激他一眼就看穿了。
  “你不用假装激我,其实,你和沈乐是最不想我去虎豹军的,生怕我攀上虎豹军的高枝,然后骑在你们头上拉屎,是不是?”
  王超顿时一窒,竟然被牧云猜中的想法,只得干笑一声:“对,那你快过来磕头吧,好让我俩绝望啊,呵呵。”
  牧云摇了摇头:“七天后,我会到虎豹军驻地,不过,那时,下跪的是你们,还有,司徒冠群!”
  王超一愣,足足过了五秒,这才哈哈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姓牧的,你越来越会吹牛B了,我真服你,行,我等着。”
  牧云知道王超不会信,也不再解释,反而说道:“今晚,会有场好戏。”
  “算是,我对你们的回礼。”
  说罢,直接挂掉了电话。
  而此时,监视器内,已经有两名赤着上身,带着一堆工具的狱卒,走进王家众人的牢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