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8章按摩
“云帅。”
  燕心恭敬的行礼。
  “这里不是军营,以后就叫我云哥吧。”
  牧云说着,抬手阻止燕心说话,接着说道:“宴会的事,我会去,不过不会公开现身,让荒君当主宾吧。”
  “我能去参加,为的不是你江城城主燕心,而是荒字军的燕心队长,你可明白?”
  燕心神情激动,再次跪了下去:“在燕心心中,云帅永远是至高的存在,是燕心灵魂的信仰!”
  牧云点了点头:“你先退下吧。”
  “遵命。”
  燕心再次恭敬的行了一礼,带着警卫队兴奋的匆匆离去,显然是准备宴会去了。
  牧云回到王东河的汽车旁。
  王东河黑着脸,见到牧云后冷笑一声:“好小子,今天是不是出尽了风头?”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牧云淡然回道:“一般吧。”
  孙静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听嫣然说了,这些都是别人帮你做的?”
  牧云低着头:“是的。”
  “你知不知道,李家背后可是有靠山的,你若是趁着机会和他们和解也就算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平安无事,可你知道你做什么吗?你杀了李德天啊!”
  “你现在看似风光,可是等李家背后的势力出面,你会死的有多惨,还需要我说么?”
  王东河也附和着说道:“现在看似事情解决了,不过是饮鸩止渴,我和你说,以后出了事,可别连累我们王家。”
  王嫣然无奈的坐在一旁,觉得父母说的话实在太过分了,但却不知该怎样反驳。
  毕竟,李家背后的靠山必定要强过李家许多倍...。
  “岳父,岳母,你们放心好了,以后无论出什么事,也和你们王家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有人找我寻仇,也不会牵连到王家。”
  “这样最好!”
  这时王东河手机一震,收到一条短信,他看了看,说道:“我们先走了。”
  说罢也不理会牧云,一脚油门,带着母女二人开车离去。
  “唰”
  一身红衣的玄鸽出现在牧云身旁,她有着白皙的皮肤,傲人的身材,以及能勾人魂魄的绝美容颜。
  只见其轻轻撩了撩长发,贝齿轻咬朱唇,开口说道:“云帅,要不要给王家一个教训?”
  “不用。”
  “遵命。”
  “云帅,好久都没看到你了...。”玄鸽双眸露出迷离的神色,声音婉转低吟的说着。
  牧云实在受不了这个无时无刻都在魅惑自己的妖精,只得想了个借口:“你去查一查李家背后的势力。”
  “好吧,那奴家走了。”
  玄鸽露出委屈的神情,身影一闪,便直接消失。
  一辆汽车驶来,是荒君和福伯。
  “云帅,我送你回去吧。”
  牧云转头看向父母墓地的方向,现在已经开始传出江涛痛苦的叫喊声。
  “娘,希望你会满意。”
  当晚,李家整个家族因为聚众,涉黑,盗窃,贿赂等罪行直接被批准逮捕,进行闭门审判,一家老小,全都被打入死牢。
  自此,叱咤江城的李家,直接灰飞烟灭,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翌日下午
  牧云驾车来到王家别墅。
  此时王东河正在整理自己的着装,今天他穿了一套灰色西装,一看便价值不菲。
  看到牧云到来,孙静冷哼一声:“不去寻个工作,天天就知道乱跑。”
  “嫣然呢?怎么没看到她。”
  孙静黑着脸回道:“还不是因为你,昨天在乱葬岗受了惊,染了风寒。”
  “好在晚上吃了药,又发了点汗,恢复许多,现在正在卧室休息呢。”
  牧云露出惭愧的表情,急忙来到王嫣然的卧室。
  “当当当”
  “进来吧。”
  牧云推开屋门,看到王嫣然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衣,正躺在床上,靠着她那个毛茸茸的靠枕,手中捧着一本与税务有关的厚厚书籍。
  她抬头看了眼牧云,可爱的俏脸有些发红,毕竟身上穿的太过单薄,几乎一览无遗。
  “看什么。”
  王嫣然佯怒说道。
  “当然在看我媳妇了,听说你病了。”
  “哪有,只是受了点风寒,很快就能好,不过我感觉后背发凉,里面好像有一股寒气,十分难受。”
  王嫣然苦恼的说着。
  牧云微微皱眉:“我们在边境与敌人作战的时候,往往会露宿荒野,所以受寒是难免的,在我们军中,有一套按摩之法,能有效驱除体内寒意,不如我帮你按按吧。”
  “这...。”王嫣然感觉脸皮发烫,好难为情,但旋即想到二人本就是夫妻,于是羞涩的回道:“那好吧,要是不管用,看我饶不饶你。”
  说着,她便转身趴在了床上。
  牧云笑了笑,抬手在王嫣然的后背处以特殊的手法轻轻一按。
  “啊!!”
  王嫣然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旋即羞的无地自容。
  这叫声,实在太...。
  “忍着点,你身体筋骨太紧了,这样很容易出毛病的,我一会给你全身都按一按,会很舒服。”
  “啊?全身...。”王嫣然猛的睁开秀眸,心如鹿撞,感觉全身都要软了一般。
  “呀...嗯,痛,你轻点。”
  楼下王江河夫妇,在听到楼上婉转低沉,如泣如诉却又带着一丝甜意的叫声时,脸都黑了。
  完了,保存多年完好的白菜,到底还是让猪拱了。
  王东河铁青着脸:“走,我们去参加宴会。”
  孙静叹了口气,随王东河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大汗淋淋的王嫣然洗了个热水澡出来,脸上红扑扑的,惊讶的说道:“人家本以为你成心轻薄,没想到这么管用。”
  她现在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身轻如燕,精神好的不得了。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牧云笑着说道,忍不住多看了王嫣然几眼,这真是一朵上天赐予他的诱人娇花,联想刚才的情形,不自觉的轻轻嗅了嗅手掌。
  真香。
  似乎看出牧云的想法,王嫣然呸了一口:“流氓。”不过,眼中的喜意却出卖了她。
  牧云笑道:“病好了吧?快换个衣服,咱俩该出门了。”
  “出门?去哪?”
  “当然是去参加城主的宴会了。”
  王嫣然先是一喜,旋即失落的说道:“那个级别的宴会,可不是随便能进的。”
  “行啦,老公自有办法,快换衣服吧。”
  “真的?”
  “真的!”
  王嫣然喜不胜自的急忙换起衣服来,甚至忘了将牧云撵出房间。
  很快,牧云带着换了一身正装的王嫣然走出王家别墅,开车向宴会地点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