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63章 我说谁,就是谁
就在闫刚将要扣动扳机之时,一直未曾说话的姬雅莲步轻移,来到闫刚身后,开口说道:“闫总管,他也是执行任务,不要为难他了吧。”
  “不如我们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如果邓先生真的杀害了城主,那么按照九州律法,是要处以极刑,刘州牧一生刚正不阿,可不能因为我们坏了声誉。”
  “只要弄清楚始末,若不是这位邓先生所为,我们再问罪也为时不晚。”
  姬雅的声音软糯细腻,令人听了不由自主的会生出好感,顿时冲散了场上的萧杀气氛。
  闫刚瞬间换了一副讨好的嘴脸:“既然姬雅小姐说话了,闫某自然不敢不从。”
  接着他低头对躺在地上的冷锋狠狠说道:“算你走运,等会再处置你。”
  “我们走。”
  说罢,带领众侍卫的向城主府内走去。
  而此时,牧云正坐在会客厅与荒君几人闲聊关于创办服装公司的事。
  荒君呵呵笑道:“服装公司其实不用自己建厂,完全可以外包出去,当然,质量必须把好关。”
  牧云赞同的点了点头:“我准备走高端路线,聘请一流的服装设计师,以及最为时尚的模特代言。”
  玄鸽在一旁捂嘴浅笑:“嘻嘻,若是云帅你亲自代言,别说十个亿,就是一百个亿,一千个亿,也能卖出去。”
  黄熊哈哈大笑:“俺也这么想的。”
  正说着,外面脚步声响起,一个传信员跑到门前,将城主府外的经过事无巨细的说给了众人听。
  “砰”
  黄熊猛的一拍桌子:“好个嚣张的奴才,云帅,要不让我去扭下他的狗头?”
  轮官职位阶,黄熊乃是云天神卫军中,黄字军的首席,与冀州牧刘安相仿,骂闫刚奴才确实不为过。
  牧云抬手阻止:“继任城主流程还需要他向上汇报,先不要冲动。”
  “是,云帅。”
  荒君略微一想:“姬雅?我听说过她,在整个九州的声色界,她也是位列前茅的存在,粉丝无数,说是红的发紫也不为过。”
  黄熊憨笑一声:“不过是个戏子,牌面怪大的。”
  荒君看着黄熊的憨样,笑着摇了摇头:“你呀,就是只不懂风雅的蛮熊,这样哪会有女子喜欢你?”
  “要女的喜欢我干什么?我这条命早就是云帅的了,这辈子也不想娶妻生子。”
  正说着,会客厅外院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后涌进一群气势汹汹的侍卫,这些侍卫刚进入院中便分成两排,立正站好。
  “姬雅小姐请。”
  闫刚十分绅士的伸手做请。
  “谢谢闫先生。”
  姬雅点头示意,搀扶着丫鬟秋桃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院中。
  闫刚随后跟入,他脸色阴沉,与姬雅并肩来到会客厅外,冷冽的目光巡视一圈,最后看向气质不俗的牧云,皱眉喝道:“我乃冀州牧特使,你们是谁?”
  “燕丁呢?让他给我滚出来。”
  大厅内,众人皆是冷笑的看着闫刚。
  “燕丁?他与邓富合谋杀害城主燕心,已经被我关起来了。”
  牧云说着,指了指远处的凳子:“远来是客,先坐吧。”
  闫刚看了眼椅子,顿时火冒三丈:“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坐着说话,平起平坐?来人啊,给我拿下。”
  只是,没有人回应。
  “嗯,你们这群废物...。”
  闫刚转头看向院中,猛然一惊。
  原来,跟随他来的侍卫此时全都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前前后后不过几秒钟,无声无息,竟然都被打晕!
  闫刚回头看向牧云:“你们...你们想造反不成?”说着,他再次抽出那枚代表冀州牧府的黑金令牌。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除去牧云以及慕容情,燕宝不算,屋内坐着的三位首席哪个地位都不比冀州牧要差,这一枚代表牧府的令牌,又怎会被放在眼里?
  牧云微微一笑:“现在可以坐下说话了么?还有这两位漂亮的女士,也一起来坐吧。”
  闫刚还在犹豫的时候,姬雅已经大大方方的坐了上去,一双桃花眼好奇的打量着牧云,轻启檀口:“不知这位俊小哥如何称呼。”
  不愧是九州排名靠前的名媛,这份处事不惊已然将闫刚比了下去。
  牧云直视姬雅,发现这个女子身上有股别样的气质,给人一种隐晦的妩媚之感,却又不落俗套,一般的凡夫俗子面对她,可能很快便会感到自卑,不忍亵渎。
  可牧云是谁?
  一个面对八大入神高手而毫不畏惧的绝世统帅,又怎会被一个女人所影响。
  “你可以叫我牧云。”
  “牧云?”
  姬雅轻轻念出牧云的名字,好似在咀嚼什么一般,又像在品味陈年佳酿,片刻后,她两腮一红,轻轻说道:“你的名字很好,我很喜欢。”
  “切...。”
  玄鸽冷哼一声,不屑的转过头去。
  闫刚看着姬雅与牧云眉目传情,顿时嫉火中烧,望向牧云的目光冲满了杀机,他表面呵呵一笑,坐了下来:“牧云是吧,你竟然将燕丁也给抓了起来,莫非是想造反?”
  “造反?”
  牧云不屑一笑,若他真想造反,可能现在已经登基了。
  一边想着,牧云拍了拍手。
  很快,便有两名警卫将燕丁拖了出来。
  此时燕丁已经快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一身衣衫被抽的破破烂烂,身上的皮肤也都布满了血痕。
  他看到大厅内坐着的闫刚,顿时哀嚎着求救起来。
  “闫大人,我是燕丁,快救救我,求求你了,答应你的好处再翻三倍!”
  “砰”
  闫刚猛的一拍桌子:“好你个牧云,还说不想造反,燕心即死,燕丁乃是他的合理继承人,现在你竟然公然囚禁折磨他,不想活了么?”
  “谁说燕丁是继承人的?”
  牧云淡然一笑,指着坐在角落里的慕容情母子二人:“这位便是燕心的妻子和儿子,燕心既死,那么按照九州律法,理应由他的儿子燕宝来继承。”
  闫刚看了一眼慕容情,眼睛一亮,他没想到燕心竟然有如此标志的妻子,再看燕宝,眼中便只剩下厌恶:“哼,他年纪这么小,怎么当的了城主,我现在宣布,任命燕丁为城主。”
  一旁的燕丁哈哈大笑:“小子,等我当了城主,看我怎么整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