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95章 三公子的计谋
自称刘小友的男子带着牧云和柳雯雯从村后走出,向远处的树林赶去。
  “树林里有一块空地,我之前救下的老爷爷就在那里养伤,他知道这一切的原因。”
  刘小友如此说着。
  牧云嘴角溢出一丝讥讽的笑意,没有回话。
  柳雯雯皱起眉头,跟在一旁。
  此时,就在三人身后,一架无人机默默的飞在半空,机上的摄像头锁定着牧云。
  牧云耳朵微动,轻轻哼了一声,不过没有回头。
  三人就这么默默的走着,三分钟后,见到了刘小友口中的那块空地。
  只见这片空地只在中央放着一块石头,其他什么都没有。
  刘小友带着牧云来到石头旁,疑声说道:“咦,那位老爷子怎么不在?哦,我想到了,他可能去后面那条小溪接水了,我去叫他,你们在这等我下。”
  说着,就要走。
  牧云淡淡一笑,探手拽住刘小友的衣领:“别装了,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刘小友神色微变,故作无辜的说道:“先生,你什么意思?”
  牧云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刘小友:“你们的圈套太老套了,三公子就只有这点脑子?”
  “但不得不说,这里,真是个埋人的风水宝地啊。”
  说到最后,牧云身上已然杀气逼人。
  刘小友心神一颤,旋即眼中闪过凛冽的杀意,迅速的掏出腰间的匕首对着牧云的心口刺去,怒喝一声:“你找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柳雯雯见到这一幕,本能的瞪大了眼睛捂着嘴,惊叫起来。
  “哼”
  牧云冷哼一声,闪电般的抬腿,一脚就将其踹的飞了出去,摔倒在远处的土地上。
  “哇”
  刘小友口中吐着殷红的鲜血,难以置信的望着牧云,他好歹也算是三公子手下的秘卫,竟然连牧云何时出招都没看清。
  “扑通”
  刘小友眼睛一翻,失去了意识。
  牧云拍了拍手:“行了,都别藏了,出来吧。”
  “唰唰唰”
  一群人影从林间窜出,细细数了数共有四十人。
  这些人穿着不同,神色各异,但相同的是,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令人心惊胆寒的骇人气势。
  领头之人是个年逾花甲的老头,以及一位蒙着双眼的秃头男子。
  老头持着一根比人还高的铁拐,秃头男子背着手,腰间悬着两把胯刀,气质神秘,显得深不可测。
  “牧云,今天你死到临头了。”
  老头脸上露出冷笑,声音沙哑宛如林中老鸦。
  随着老头的说话声,四十名高手呈椭圆形将牧云及柳雯雯围了起来,挡住了他所有的退路。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牧云身上,眼神中充满着战意和杀气。
  他们,都是三公子麾下秘密网罗的江湖高手,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绝技。
  哪知,牧云完全无视了众人的杀气,依旧面不改色坦然自若,只是右手轻轻拦住柳雯雯的纤腰,呵了一声:“一会姐夫带你玩过山车好不好。”
  柳雯雯靠在牧云的身上,迷恋的望着牧云,眼中的情意仿佛一汪清泉,都快溢出来了。
  她痴痴的望着牧云,呢喃道:“嗯。”
  柳雯雯觉得,她最沉迷的,便是牧云这种大敌当前犹自面不改色,且谈笑自若的恢弘气度。
  “哼”
  老头不悦的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还如此贪恋美色,活该你英年早逝,老夫今天就送你上路。”
  牧云看向老头:“你是什么东西?”
  “你!”
  老头脸上怒意更浓:“老夫不是什么东西,老夫是三公子座下的顶级高手,苍白老人。”
  一提到三公子,老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崇拜之色:“小子,记住老夫的名字,到了下面阎王问你的时候也好回话。”
  牧云淡淡一笑,敲了敲额角:“老头,我能问个问题么?”
  老头哈哈一笑:“想死个明白么?不过,还是由我们的三公子为您解答吧。”
  说着,那架浮在半空中的无人机缓缓下落,最后漂浮在了老头身旁。
  而那无人机上,赫然有一个小屏幕,能清晰的看到坐在椅子上享受着美女按摩服务的三公子。
  “哈哈,牧先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我觉得,自我介绍就不用了吧。”
  三公子得意的笑着,仿佛在看着被困在陷阱当中的猎物,脸上满是玩弄的戏谑。
  牧云也笑着点了点头:“其实这里风水不错,可惜了,如果今天你来了,刚好就地埋在这里。”
  三公子脸上笑容消去,闪过一丝怒色:“很好,牧先生,我希望一会你不会跪地求饶。”
  “这处风水宝地,就留着你自己享用吧。”
  牧云不想再和他打嘴炮了,直接问道:“其实,我想问一个问题。”
  三公子眯着眼,高傲的扬起头:“做为一个能勉强和我过招的对手,你有这个资格,问吧,问完也好放心上路。”
  牧云好奇问道:“是什么给了你,派出这些杂鱼就能灭掉我的错觉?”
  周围的高手们纷纷面露怒色,下意识的握了握手中的武器,眼中凶光连闪,身上的气势再度拔高。
  这里每一个高手放到外面,都不弱于黑龙之流,甚至还要强上许多。
  三公子一愣,旋即放声大笑起来,直要笑出了眼泪。
  “牧云啊牧云,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我都快要舍不得杀你了。”
  “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认我当义父,从此唯我马首是瞻,我不仅饶你一命,以后还会把江城交给你打理。”
  说到这里,三公子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怎么样,可不要辜负我最后的仁慈。”
  站在无人机旁的苍白老人以及周围的高手纷纷露出羡慕的神色。
  苍白老人更是出言相劝:“牧云,你还年轻,只要这一跪,前途无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