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04章 被困
出租车上
  热心的司机小哥看到柳文斌手中的包,笑着问道:“这位大哥,去董家看朋友?”
  柳文斌呵呵一笑:“这不是来江城了么,准备拜见一下董老先生。”
  司机小哥也是个话痨,没话找话说道:“看来大哥与董老先生关系不错啊,还知道来看看他,你是不知道,自从董家出事后,大家对董家都敬而远之,以前,我几乎每天都能拉到去董家别墅的客人,现在?呵呵一个月也拉不到一个。”
  司机小哥的话顿时引起了柳文斌的注意,他好奇问道:“董家出事?出什么事了?”
  司机小哥见柳文斌不知道,也来了兴致,口沫横飞的就说了起来,向他这种出租车司机,对于一些消息还是挺灵通的,很快就把董亮被弄成了植物人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当然,只是大致的事情经过,到底都谁参与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
  听到这里,柳文斌一家都沉默下来。
  难道...难道王东河说的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
  柳文斌还是不信。
  很快出租车将柳文斌带到了董家别墅。
  柳文斌捧着木盒就敲响了别墅大门。
  足足过了两分钟,方才有个门卫走了过来,连门都懒得开就说道:“老爷心情不好,今天不见外客。”
  柳文斌怎会甘心,急忙说道:“我是从春城特意赶来探望董老先生的,还特意带了董老先生的真迹,烦请小哥转告一下,谢了。”
  门卫想了想:“好吧,那你等一下。”
  又过了足足五分钟,门卫这才出来将大门打开。
  “老爷在书房等你,请跟我来。”
  柳文斌连声道谢,随着门卫前行。
  孙苗和柳雯雯跟在后面,四处打量,发觉整个董家别墅都显得十分冷清,没什么人气。
  很快,门卫便将柳文斌三人带到一个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老爷,人带来了。”
  “进来吧。”
  屋内传来一个苍老的男音。
  柳文斌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推门而入。
  此时董老先生正坐在主位,面无表情的看着柳文斌三人。
  “坐。”
  “谢董老先生。”
  柳文斌点头哈腰的坐了下来。
  待三人做好,董老先生这才说道:“不知阁下为何而来?”
  柳文斌将盒子打开,笑道:“晚辈乃是春城报刊的编辑,对董老先生特别崇拜,所以这次特地带了董老先生的墨宝过来,想顺便与董老先生做个访谈。”
  “哦?真有我的作品?我记得我已经没有作品流落在外了,你小子不会是拿赝品糊弄我吧?”
  董老先生脸色略显阴沉,他虽然在书画领域有些建树,但真正的作品却不多,流落在外的更是几乎没有。
  毕竟,以他的身家,无须拿作品换取资金。
  “当然是真的,我可找了行家看过。”
  柳文斌呵呵笑着,将手在衣服上胡乱擦了擦便将木盒打开,取出那副江城的山水画,双手递向董老先生。
  哪知董老先生将画卷一展,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就怒气勃发,直接将画卷往地上一摔,拼命的踩着,口中怒吼道:“好小子,竟然拿这幅画来羞辱老夫,来人,来人,给我抓起来乱棍打死。”
  随着董老先生喊话,楼梯下顿时传来一阵脚步声。
  “等等,老先生,你怎么看了一眼就说是假的...。”
  柳文斌急忙喊冤。
  董老先生双目通红,气的呼哧带喘:“这副画的真迹还在常安街的别墅挂着呢,你说我怎么知道?你小子不带别的画,偏偏带这副画来,是不是想笑话我儿子被牧云打成植物人的事?”
  不得不说,自从董亮被打成植物人,又被人逼着与牧云道歉,并送出别墅之后,董老先生的性格便越来越乖张易怒,动不动就对人发火摔东西。
  这也是董家近来鲜少有人拜访的原因。
  “什么?那副画的真迹在...被牧云打成植物人...啊,这些都是真的?”
  柳文斌这时才真的相信,原来都是真的。
  可惜,为时已晚,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涌了进来,直接将柳文斌还有孙苗柳雯雯七手八脚的捆了起来。
  “等等,董老先生,我可是你的粉丝啊。”
  柳文斌吓的大喊大叫。
  孙苗也拼命的挣扎着,叫骂着。
  场面十分混乱。
  “粉丝?粉丝也不行,给我关到地窖里,我要让你们活活饿死。”
  董老先生脸色狰狞,张牙舞爪的说道。
  很快,柳文斌一家三口就被丢到了冰冷的地窖里。
  “呜呜呜...都怪你,好好的干嘛非要过来探望,他又不是你爹。”
  漆黑冰冷的地窖里,孙苗一边哭一边埋怨柳文斌。
  柳文斌不停的唉声叹气,他哪知道董老先生变成了这副模样,好像疯了似的。
  不过,这也确实证明了王东河说的事,是真的。
  这时,柳雯雯突然说道:“爸,妈,你们说,姐夫会不会知道我们过来?”
  说到这里,孙苗要不是被绑的死死的,非得狠狠的给柳文斌一个耳光。
  你来就来,好歹跟王家说一声,现在好了,直接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你去哪了。
  柳文斌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也是被人害了,我就说,那个同事明明和我关系很一般,为什么主动卖我墨宝,还推荐我过来,说董老先生有个好儿子还没对象,只要把墨宝还他,说不定两家还能结成亲家...。”
  “哎,都怪我一时糊涂啊。”
  这时,柳雯雯带着哭腔喊道:“妈,我好冷。”
  “乖,妈在这,靠过来,咱娘俩一起能暖和些。”
  “带我一个。”
  “滚。”
  “妈,你说,那个董亮真的是被姐夫打成了植物人么?”柳雯雯心里害怕极了,只得没话找话,出于本能,说到了牧云。
  “应该...应该不假了吧,刚才那个老疯子不是说了么。”
  “而且他还说,那副画的真迹还在常安街的别墅里,这也说明了那别墅曾经属于董家。”
  “那这么说,其实姐夫一直都没有骗我们,他的公司,他的饭店...对啊,那个饭店真的是他的!”
  不得不说,柳雯雯都到了这副田地,还在惦记着江露佳肴的美味。
  只是说着说着,柳雯雯就哭了起来:“完了,出不去了,也吃不到了。”
  孙苗急忙安慰道:“乖,别怕,你姐夫肯定会来救我们的,我看那小子就贼的很,咱们出来散步哪用带着画啊!他能猜不着?”
  柳雯雯突然就止住了眼泪:“对哦,他那么厉害,肯定会猜得到的。”
  一旁的柳文斌不是滋味,冷哼一声:“猜到又怎么样,那糟老头子疯疯癫癫的,跟条疯狗似得,见谁咬谁,牧云来了也白扯,弄不好还得让人把他也抓进来。”
  正说着,突然,地窖的大门被从外面拉开,久违的光线照了进来。
  柳文斌一家眯着眼向大门处看去,只见两道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牧先生,打个电话吩咐下就好了嘛,何必亲自跑一趟,老夫惶恐啊。”
  只见董老先生哈着腰,极其谄媚的对牧云笑着,脸上的褶子,像极了沙皮犬。
  哪还有疯子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