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47章 牧家村民
“阿福,做人不能忘本,你现在是有钱了,可不能不管乡亲们啊。”
  在福伯的阁楼里,一个吸着烟袋锅的老头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对三角眼斜愣愣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福伯。
  “牧通哥,不是我不帮,你前几次来要钱,哪次没给你啊,这次我真的是没办法了。”
  福伯叹了口气,无奈说道。
  原来这个吸旱烟的老头叫牧通,正是牧家村原来的村长,不过因为李家占地,牧家村不复存在,他这个村长也就没的当了。
  “没办法?哼,我看你就是不想帮,不就是找找关系,给俺家老三弄个公务员当当,多大点的事,看你端的份,牛气的不行咧。”
  牧通狠狠的吸了口,嘴里骂骂咧咧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黄熊:“五大三粗,一看就不似好银。”
  黄熊尴尬的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也不做声。
  “牧通哥,我你还不知道?哪认识几个人,这片地改造还是多亏了小云帮忙,不然就靠我这把老骨头,哪有几分脸面?”
  牧通吧唧吧唧的抽着烟,嘀咕道:“牧云那小崽子咋还没回来,是不是成心躲着我,我说怎么回来了,都不过去看看乡亲们,原来是发了财了,哼,白眼狼。”
  正说着,楼梯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后大厅的门被推开,正是牧云回来了。
  “云哥。”
  黄熊急忙行礼打着招呼。
  牧云点了点头,目光扫了眼牧通,然后向福伯笑了笑:“福伯,是你找我么?”
  “小兔崽子,没看到我?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牧通拿烟袋锅往桌上敲了敲,洒了一地的烟灰。
  牧云好似这时才看到牧通:“原来是村长大人大驾光临,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小地方。”
  “少臭屁,我都来好几次了,每次你都不在,也不知道跑哪野了。”
  “今天来,也没别的事,你三哥老大不小了,成天在家无所事事,我呢,听阿福说,你有点本事,认识不少人,就想着让你想想办法,给你三哥找个官方部门工作,哪个部都成,部长副部长咱就不计较了,哪个都成。”
  牧云闻言一愣,心底好笑,要知道,这部长和副部长可都处于江城官方的中坚地位,掌管一部大权,他那个“三哥”大字都不识几个,别说当部长副部长,就算当个小部员都是天方夜谭,即使送进去也是混吃等死而已。
  “怎么?你也没办法?”
  见到牧云不吱声,牧通眉头一皱。
  牧云摇了摇头:“我自己还是小市民一个,可没法给三哥弄那么大的官。”
  “少给我来这套,我可都听说了,想改造外面那么一条巷子,怎么都得几百万,你那么有钱,去买通个把人算的了什么,我看啊,你小子就是忘本了,牛气了,不把我们这些乡里乡亲放在眼中了。”
  面对牧通的喝问,牧云依旧面容平静,也不回答他的话,直接对福伯说道:“福伯,我先上楼休息了。”
  “好,好。”福伯急忙点头。
  看着牧云径直走出大厅,牧通气的老脸通红,将烟袋锅不停的往桌上敲。
  回到自己的卧室,牧云刚坐在椅子上,便见人影一闪,现出玄鸽婀娜的身姿。
  “云帅。”
  玄鸽躬身向牧云行礼,她今天竟然穿了件大红色的低胸纱裙,这么一弯腰,直接将那能迷倒无数男子的玉兔呈现在牧云眼中。
  牧云:...
  “起来说话。”
  “是。”
  玄鸽捂嘴浅笑,双目眯成了月牙,她最喜欢看牧云窘迫的样子。
  牧云感觉有些口渴,直接倒了杯水,将其一口喝了下去,这才问道:“刘燕飞走了么?”
  “刚刚出了江城,不过他留下了两个得力助手,一个叫哈德,一个叫邓富,算是一文一武,邓富之前在其手下便是负责监视江城财政与市场方面的官员,后来跟了刘燕飞方才离职。”
  牧云微微一笑,再次问道:“有没有关于刘燕飞来江城的缘由?”
  其实对于刘燕飞,牧云完全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二人不是一个层次,无论是地位的差距,还是势力的差距,都太大太大了,即使他的老子,冀州牧刘安,对于牧云来说,也不过是勉强可能正视一眼的官员而已。
  牧云在意的,是那一张看不见的网!
  以牧云之名,早已在世界高层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强悍印象,而他的出身,其实并非是什么秘密,至少在九州高层上是如此。
  那么,又是谁怂恿李家推平牧家村,引起牧云的仇恨?
  又是谁,怂恿李家背后的刘燕飞前来江城,并对牧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其中定然有人在谋划着什么!
  玄鸽回道:“根据冀州牧的府邸内应传来的消息,刘燕飞在来江城之前,除了他两个贴身侍女外,便只见过府邸的管家秋冬,以及冀州牧刘安。”
  牧云闻言轻轻颔首,继续问道:“牧家村的村民怎么寻来的?”
  “根据我们的眼线,应该是福伯给牧家村的村民打电话闲聊,被人套出的话,牧通已经来过三次了,分别从福伯这里拿走五万,八万,二十万,并未归还。”
  牧云听后冷笑道:“这是拿我们当冤大头了。”
  玄鸽犹自不忿的补充道:“牧通他们这群人,在牧家村刚传出占地的消息后,就主动和李家勾结,甚至云帅母亲与牧生带着乡亲们为牧家村争取利益的时候,他们还躲在一旁说风凉话,云帅您不找他们算账就不错了,竟然还有脸来捞好处。”
  “这人,真是厚颜无耻。”
  提到娘亲,牧云脸上的冷笑散去,现出悲戚的神色,缓步来到窗前:“快过年了,该找个日子给娘上个坟了。”
  这时,房门被敲了敲,得到牧云的允许后,福伯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云啊,还有一周就是牧旋姐的生日,咱们得回去一趟。”
  牧云脸上恢复平淡如水,微微笑了笑:“是旋奶奶过生日,那我肯定要去一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