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6章我没钱
遭受讥讽的牧云丝毫没有动怒,想了想,说道:“算了,反正来都来了,就随便买个拿回去玩吧,总不能白来是吧。”
  “牧哥哥。”王嫣然急忙拽住牧云的胳膊:“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这里的东西都太贵了,还是算了吧。”
  “没事的,就是小礼物而已,你我夫妻一场,我还没送过你什么。”
  一听夫妻二字,王嫣然脸颊再次升起红霞,看上去娇艳欲滴,诱人无比。
  牧云情不自禁的捏了捏王嫣然的小脸,入手一阵细腻,宛如琼脂凝膏,让人不忍释手。
  “咳咳,要买什么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孙静黑着脸催促道。
  这时售货员伸手做请:“先生小姐,请随我来。”
  “嗯。”王嫣然欣喜的点头,便要随售货员去后面挑选。
  “不用,就看这边的。”牧云拉住王嫣然小手。
  眼睛扫了一圈,最后指着那顶镶嵌着红宝石,以及各种细小钻石的金色凤冠:“就这个吧。”
  售货员面露恼怒之色:“先生,这是我们店里的镇店之宝,出自澳太利著名工匠师麦德华之手,乃是是以五克拉的鸽血红为主石,天然晶钻为辅,加以铂金制底,全程手工制作,售价五百六十七万。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你确定要这个?”
  售货员虽然看上去在详细的讲解货品的来历和做工,但眼中却充满了轻视,身为卡地亚的售货员,什么样的达官显贵没看过?就牧云这样的定然是装模作样,一会肯定会找理由不买,纯粹是浪费时间。
  “怎么,怕我买不起?”牧云淡然一笑。
  孙成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这凤冠若真的买下,到时牧云付不起钱,弄不好还会要他来垫付。
  可那是五百多万啊!
  即使是孙家的子孙,也不可能如此挥霍无度,钱花了,弄不好回去就被老子打断腿。
  他老子,可不止他这一个儿子。
  想到这里,孙成上前推了牧云一把,厉声喝道:“牧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当然是买东西了。”
  “牧云,不要胡闹,凭你怎么可能买的起。”孙静在一旁呵斥道。
  而刚刚兴奋雀跃的王嫣然再次感觉受到了戏弄,心情跌落至谷底:“算了,你们逛吧,我先回去了。”
  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就在王嫣然转身之际,牧云一把将其拉了回来,看着王嫣然发红的眼睛:“相信牧哥哥一次,好不好?”
  感受着牧云眼中那真诚的目光,王嫣然心里一软,暗暗叹了口气:“算了,就当陪他玩好了,笑话就笑话吧。”
  想着,抿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
  “这才乖。”牧云笑了笑,转头对售货员说道:“愣着干什么,给我包起来啊。”
  孙成气的牙痒痒,顾不得在王嫣然面前摆风度,狠狠的说道:“一会付钱的时候休想我替你垫付。”
  因为在整个天科商城,付款是逛完之后由柜台统一收取费用,有点像是超市的感觉,这样不仅方便客人,还能便于商城从中抽取提成。
  “让你垫付?干什么要让你垫付。”牧云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孙成。
  镇店之宝售出,整个卡地亚都炸开了锅,店里的经理将几人请到休息室,一边摆上糕点茶水,一边和几人闲聊着。
  很快,一个小型的银灰色金属密码箱便被拿了出来,售货员当众打开箱子,让牧云等人验货。
  只见箱中那顶凤冠样式华贵,上面镶嵌的钻石宛如夜空中的繁星,反射着动人的璀璨光辉。
  而最吸引人的,莫过于中间的那颗“鸽血红”。
  只有获得瑞土的GRS,或者梅国的GIA专业证书证明的,天然的,透度,硬度等属性达到要求的红宝石,才能称之为“鸽血红”。
  每一颗“鸽血红”,都十分珍贵,且独一无二。
  经理艳羡的看着牧云拿起凤冠,将其戴在王嫣然的头上,不禁感叹,何时才能有人送她一顶这样的凤冠。
  不,哪怕是钻石的也行。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即使是一个大一点的钻戒,她就知足了。
  看着因羞涩至美艳而不可方物的王嫣然,牧云柔声问道:“喜不喜欢。”
  王嫣然眼中的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滑落下来,咬着下唇,用力的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孙成,则阴沉着脸:“在天科,如果买了付不起钱,至少拿出其价格十分之一的赔偿出来,否则将会受到起诉。”
  王嫣然猛的一惊,急忙将凤冠取下放到盒里,并将盒子盖上:“牧哥哥,听我的,咱不买了。”
  “先生,这是您的收据和发票,请您拿好,如果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经理说着将两张小票递给牧云。
  牧云点了点头,随手将其揣进兜内。
  王嫣然感觉要晕过去了,什么都没买,就要赔五十多万,天啊!
  孙静更是讥讽道:“牧云,虽然你是倒插门,但也休想我来为你结账。”
  “娘。”王嫣然恳求的看着孙静。
  “别喊我,这都是他自找的。”
  四人很快走出卡地亚珠宝店,至于那个凤冠,自有店内人员送到收费台,走时便可直接带走。
  珠宝买完了,生怕牧云再起什么幺蛾子,孙成马上提议去看他给孙静预定的那件旗袍。
  于是四人直接来到三楼的一家服装店。
  没想到的是,趁着孙静进去换衣裳的时候,牧云再次为王嫣然挑选了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
  “这裙子能完美衬托出你的身材。”牧云将裙子放到王嫣然身前,看了看,点了点头。
  “牧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牧云随手将连衣裙交给售货员:“包起来。”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几年委屈你了。”
  “牧哥哥...。”
  孙成就那么死死的盯着牧云,脸色阴沉,心里一直在默默的念叨着:“休想让我付钱。”
  被牧云搞的,几人都失去了闲逛的想法,匆匆回到一楼,准备付钱走人。
  “我知道有家刚开业的西餐厅味道不错,经理特意送了我一张贵宾黑钻卡,一会咱们就去那吃午餐吧。”
  孙成说着,来到了收费台,将身上的小票递给收银员。
  “先生,一共十万一千二。”
  孙成瞥了牧云一眼,掏出银行卡付账。
  很快,牧云来到柜台前,将小票递给收银员。
  “先生,一共五百六十八万五千元。”
  牧云:“我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