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53章 扫墓
冀州,仙玉宗宗门内府
  韩玉江狠狠的将手中的白玉杯摔在地上,面容带煞,怒气冲天。
  “竖子小儿,竖子小儿,竟然拿我韩玉江当成他的鹰犬!”
  灵珠大宗师就坐在下方的椅子上,面无表情。
  “啪”
  韩玉江尤不解恨,又摔了花瓶和笔筒方才作罢,气的胸膛剧烈起伏,一只独眼冒着凶光。
  片刻后,终于发泄完了,韩玉江这才又坐回原位。
  灵珠大宗师怯怯的问道:“宗主,那咱们,还听不听那个牧云的,动不动手?”
  韩玉江听到“牧云”二字,气势一衰,无声的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干吧。”
  灵珠大宗师撇了撇嘴心想,看你刚刚那么牛气冲天,我以为你要硬气一回呢,弄了半天还是怂了。
  韩玉江似乎猜出了灵珠大宗师的想法,不悦的哼了一声,吩咐道:“传我令,众人集合!”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是,宗主。”
  仙玉宗身为冀州各大宗门中的顶尖势力,一举一动皆牵动着无数人的眼眸。
  所有人都没想到,仙玉宗在一场会议后,竟然变成了正义的执法者,所有宗下弟子被派出,闭关的长老高手也都喊了出关。
  整个冀州的宗门势力,皆警觉起来,小心打探着。
  一场骤风急雨,迅速席卷了整个冀州...。
  而始作俑者,才刚刚起床。
  早上七点
  牧云和王嫣然洗漱完毕,吃了些早点准备出门。
  今天,距离年三十还有十天,按照九州的习俗,正是该上坟扫墓的日子。
  “小云,嫣然,这袋子你们拿着,算是我们一些心意。”
  孙静将一袋子纸扎的金元宝递给牧云,这是她和王东河亲手扎的。
  “谢谢妈。”
  牧云笑了笑,接过袋子。
  “谢什么,当初我们和你爸妈也算是相识一场,关系很好,要不是有避亲的习俗,我和东河也和你们一起去了。”
  按照习俗,这一天亲家是不能去扫墓的,只有清明才行。
  牧云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带着王嫣然开车来到乱葬岗。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跪在坟前,烧着纸钱,嘴里说着一些思念的话语。
  牧云把车停在道旁,和王嫣然二人拎着袋子走到父母的坟前。
  “爹,娘,我来看你们了。”
  牧云和王嫣然一起跪在地上,摆好碟子贡品。
  二人说着,一起磕了三个响头。
  王嫣然也是真情流露:“爸,妈,我们以后会好好的,请您放心。”
  牧云握着王嫣然的手:“爹,娘,谢谢你们为我找的好媳妇,我很满意。”
  王嫣然翻了个白眼:“臭美样。”
  二人相视一笑,然后起身,王嫣然整理出一片空地,牧云则取出镰刀和锹铲掉坟墓周围和上面生长出的野草。
  很快,二人升起火,开始焚烧纸钱和金元宝。
  “妈,爸,你们敞开了花,清明我们还会给您送钱的。”
  火苗窜起,好似有人在无声的回应着。
  牧云面容沉静的看着灼热的火焰,低声说道:“爸,妈,幕后的仇家已经开始冒头了,我会把他们揪出来,送到你们的坟前,就像那个江涛一样。”
  说着,随手将那张画有半个太阳的卡片丢进火中。
  随着一叠叠纸钱被丢进火里,熊熊火焰再次散发出阵阵热浪。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喝骂声。
  牧云转头看去,只见一群大汉正推搡着一男一女。
  这些大汉赤着上身,身上还纹着各种龙虎豹等动物,看上去很凶,而且手里还都持着镰刀。
  “掏钱掏钱,快点,你这个坟埋俩人是吧?二百块钱!”
  领头的大汉叫嚷着。
  被推搡的男子皱眉问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凭什么收钱?”
  “什么,凭什么收钱?哈哈,兄弟们,他问咱们凭什么收钱。”
  大汉哈哈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镰刀:“你说呢?”
  周围的大汉也起哄着,举起手中的镰刀:“小子,识相点,掏钱吧。”
  看着气势汹汹的众人,男子无奈,只好掏出二百元钞票递了上去。
  “算你小子识相。”
  带头大汉得意的笑着一挥手:“下一个。”
  接着,每到一个坟地,埋一个人,他收一百,两个人两百。
  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能在乱葬岗埋着的,大多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
  有一家见大汉快收到他们了,于是悄悄想要溜走。
  那大汉怒斥道:“小子,我看到你了,还想跑。”
  接着,他扯开了脖子喊道:“但凡被我赵有看到的,别想跑,就算你跑了,坟能跑么?但凡敢跑的,我就让人刨了你们的祖坟,我说到做到。”
  赵有这么一喊,那些想逃的人都没了这个心思,只能暗叹倒霉。
  于是,他开始得意洋洋的收着钱,这一次下来,至少也要近万元了。
  距离牧云不远处的一位老太太摇头叹气:“这是赚死人钱啊,丧良心的畜生。”
  虽然如此说着,但还是掏出一个小手绢,打开后,里面还有个塑料袋,再打开方才看到整整齐齐叠好的纸币。
  这些纸币都是零钱,一块,两块,五块,还有五毛的。
  这时,赵有来到了老太太身前,一把从其手中抢过那叠纸币,嫌弃的撇了撇嘴:“老东西,就不能换成整的,老子还得给你数。”
  数到最后,是一百零五块。
  “小伙子,这墓里就葬了我老伴一个人,收一百就行,那多的五块,能还给我么?这可是我过年的钱了。”
  老太太红着眼眶问道。
  “滚。”
  赵有一把将老太太推到一边,冷笑道:“剩五块当给大爷我买烟了。”
  “兄弟们,下一个。”
  随后,赵有来到了牧云身前:“小子,钱呢?”
  牧云冷冷的瞥了赵有一眼,漆黑的眸子毫无感情,嘴里说道:“今天为父母扫墓,我不想惊动他们,你们最好离我远一些。”
  “吆喝,小子还挺狂的嘛。”
  赵有不屑一笑。
  这时,他身旁的小弟看到王嫣然,眼睛一亮,凑上前去:“大哥,你看那马子不错啊。”
  赵有抬眼看去,正好看到火光摇曳下,王嫣然被映的红彤彤的俏脸,一时都看痴了。
  “老大?”
  小弟推了推赵有,赵有这才反应过来,讨好的笑着:“小子,看你媳妇这么漂亮,我就不收你的钱了,反倒再给你二百,你看,能不能让你媳妇陪我一次?”
  “怎么样,我老赵够仁义吧?”
  赵有身后的小弟们也叫嚷着。
  “我也出四百,算我个。”
  “我俩出四百,算一次行么?”
  牧云站起身来,看向赵有和他身后的小弟们:“你们老大是谁?”
  赵有微微一愣,看了看身旁的小弟,然后看着牧云,笑道:“吆呵,还是个道上的,说出来怕吓死你,别看我们兄弟是在江城混,但我们老大,可是通城的方元,怎么样,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
  牧云眼中杀机一闪:“既然这样,就下去找你们老大吧。”
  哪知,牧云话音刚落,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整齐的踏步声。
  “踏,踏,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