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09章 下跪
牧云看着那名恶九徒,满意的说道:“行了,回去吧。”
  哭丧着脸的恶九徒就那么四肢着地又爬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年轻的典狱官咧了咧嘴,不明白这位年轻人是如何把这九位凶徒给制的服服帖帖的。
  不过,即使这样,也没什么意义。
  因为,城主,三公子,显然就是因为他而来。
  根据典狱官猜测,这个姓牧的,恐怕凶多吉少了。
  制服恶九徒又有什么用?就连恶九徒自己都被关在这座监牢中。
  难道想因此而立功得到宽恕?
  其实,这也不是不可能,若能让恶九徒归顺官方,他牧云也算是有立功表现,稍稍减免刑法也是应当的。
  不过,这个牧云算盘显然打错了,因为,他得罪的是以阴狠著称的梁光,以及睚眦必报的三公子。
  想减刑?恐怕是痴心妄想。
  这就是得罪大佬的下场...。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就在典狱官浮想联翩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梁光阴沉着脸上前一步。
  “扑通”
  跪了下来!
  “什么?”
  典狱官下巴都要惊掉了。
  “牧老板,我觉得咱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您看,能不能饶了我一次,把那些信息删了吧。”
  梁光哭丧着脸,苦苦哀求道。
  这位城主,为了自己的地位,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二话不说,真的给牧云跪了下来。
  这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下跪。
  随着梁光下跪,站在他身后的周瑞也沉默的跪了下来。
  自从来到这,他就一直默不作声,毕竟,之前可没少挑衅牧云。
  “哦?我们之间有误会么?”
  牧云翘着腿,看着梁光,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如果从旁人的角度去看,几乎都要以为牧云才是监牢外的存在。
  梁光咬着牙,再次认错,然后不停的磕着头:“牧老板,求求你,饶了我吧。”
  “砰,砰,砰,砰...。”
  一个又一个的磕头声,在安静的负四层监牢内不断的回响着。
  此时,年轻的典狱官再次受到精神上的冲击,握着提灯的手都麻木了,心里想到:这...我在做梦么?
  堂堂一城之主,竟然在向一名牢犯磕头认错...。
  难以置信。
  身处监牢内的牧云看着梁光,脸上笑意逐渐收敛:“周管家,你怎么也跪下了,刚才不是挺嚣张的么?”
  “不是还要给我上坟么!”
  牧云的话,句句如刀,刺入周瑞的心,他吓的冷汗直冒,当初他觉得牧云死定了,才会那么嚣张。
  怎会想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
  周瑞一张脸涨得通红,口中支吾着,不知该怎样为自己辩解。
  跪在他身前的梁光猛的回头,用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周瑞,厉声喝道:“废物!竟然惹牧先生,找死。”
  “梁城主,我操!”
  周瑞肺都要气炸了,心想这不是你让的么。
  他刚想要说话,就看到梁光掏出手枪对着自己。
  “不!”
  “砰”
  枪声骤响,周瑞眉心中弹,瞬间身亡。
  “当啷”
  典狱官内心大惊,手中的提灯都摔到了地上,他颤抖的拾了起来,吞了口口水。
  “啪啪啪...。”
  牧云拍着手:“梁城主果然心狠手辣,可是,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么?”
  “我说过,你们很快就会过来磕头求我,请我出去的。”
  “可是,现在只有你磕头了,我很不满意。”
  “非常不满意!”
  梁光额头隐现汗光,目光缓缓转到三公子身上,手中的枪,再次握紧。
  三公子面容阴晴不定,要他向牧云下跪,他不甘心!
  非常不甘心!
  他,堂堂春城隐秘势力老大,背靠强横的神秘家族,怎能向牧云这种暴发户下跪,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梁光沉声说道:“三公子,还望以大局为重。”
  梁光的语气中满是威胁,他现在已经红了眼,不管三公子身后有没有人,先活下去,甚至保住城主之位再谈别的。
  这时,小六窜到了三公子身前,对牧云说道:“牧先生,小六替公子给您磕头了,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事,就算了吧。”
  “想要什么补偿,您尽管开口便是。”
  说着,小六也学着梁光的样子,跪了下去,不停的磕起了头。
  “砰砰砰”
  很快,他便满脸都是血。
  牧云看都没看小六一眼,而是望着三公子,淡淡一笑:“不愧是三公子,有骨气。”
  “看来,那些信息还是在上面挂着比较好。”
  梁光闻言急忙恳求道:“公子,磕头吧!”
  接着,他又转脸看向牧云,脸上勉强摆出笑容:“牧先生,除了这个,您还有什么需求?请尽管吩咐,要钱,还是想在春城发展云然集团,只要您一句话,老梁立马给您办妥,绝不含糊。”
  “还有还有,以后只要云然集团在我们春城发展,一切税收租金全部免除,并且每年都有补助,大笔的补偿金呢!”
  梁光,已经豁出去了,只要牧云删除那些信息并不在爆料,就是让他学狗叫都行。
  牧云淡淡一笑:“很好,你的表现不错,不过嘛...。”
  说到这里,牧云再次看向三公子:“公子,你似乎没什么诚意。”
  三公子脸色阴晴不定,牙关紧咬,牙齿都快咬出血了。
  梁光抬起手中的枪:“三公子,我劝你不要再惹牧先生,不然,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在这里杀了你,可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况且,这次来,你那位贴身侍卫,可没有带来!”
  三公子终于动容了,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牧云:“很好,牧云,这次你赢了!”
  “我认输!”
  说着,他双腿一软,就准备跪下。
  只是,就在这时,负四层的电梯门被打开,一个狱卒一边跑一边喊道:“老大,老大,有三个娘们要劫狱,说要救牧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