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53章 虎豹白衣
猛虎配猎豹,栩栩如生。
  这竟然是虎豹军的高阶令牌,而且还是能调动军队的那种!
  身为江城的警卫部部长,他本就与军方事务相通,一个是负责城内秩序,一个驻守边界负责州内秩序。
  又怎会不知道这枚令牌所蕴含的意义呢!
  “这...。”
  王部长脸上阴晴不定,别说牧云只是与城主府关系匪浅,就算是城主,遇到这枚令牌。
  恐怕,都要跪啊!
  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更何况虎豹军的人都是出了名的喜欢先动手后动脑。
  谁敢招惹。
  司徒南见王部长皱紧了眉头,得意一笑:“怎么,还想抓我?”
  王部长支支吾吾半晌,然后行了一礼,说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司徒南下巴一扬,高傲的回道:“吾姓司徒!”
  “至于名字,你不配知道。”
  司徒二字在大厅回荡着,让众多警卫内心一震。
  在这冀州,姓司徒的本就不多,还能持有虎豹令牌的...就更少了。
  那么此人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王部长额头上的汗水哗啦啦的往下淌,上前几步,双手抬起,恭敬的将令牌还给司徒南。
  然后干笑两声,佯装镇定的说道:“原来是司徒先生,失敬失敬,我觉得呢,今天的事,应该是一场误会,这里哪有什么暴徒嘛,呵呵。”
  接着,他又对身旁的手下喝骂道:“特么的,又是哪个孙子报假警,上次让他跑了,这次我非得抓住他,扒了他的皮不可。”
  说着,转身就要跑。
  “我让你走了么?”
  司徒南的话顿时让王部长一颤,他转过身,为难的说道:“司徒先生,还有什么事么?”
  司徒南没有回答王部长的话,而是看向牧云,冷然一笑:“牧云是吧,我承认,你很强,但是,即使你再强又能怎样。”
  “你能对付得了成千上万的军队么?”
  “炮火之下,骨肉皆为灰灰,你能挨得了几下?”
  说到这里司徒南露出傲然的神色:“本来你是必死无疑,但是,我们司徒家向来爱才,今天,本少爷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七天,七天之内!到虎豹军的驻地门口跪地请安。”
  “到时,我将做主化解你和王家的恩怨,从此,你就是我司徒南的人,整个冀州,都没人敢惹你。”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那么,虎豹白衣,你自己想吧!”
  牧云不屑一笑:“你真的不怕我现在就宰了你?”
  “杀你,可不比杀鸡困难多少。”
  司徒南眼中怒意一闪而过,狡黠一笑:“刚才还怕,但现在嘛,王部长!”
  王部长急忙回道:“我在...。”
  “你说,如果我死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
  王部长头皮发麻,不停的用眼神示意牧云,口中说道:“司徒先生请放心,我们江城治安良好,绝对没有人会袭击您的。”
  司徒南又挑衅的看了牧云一眼,不屑一笑,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向大厅外走去。
  临到门口,他还不忘扭头叮嘱道:“记着,七天,否则,虎豹白衣至,城主府还有你,以及你的家人,全都得死!”
  说罢,径直离去。
  一直躲在门边的沈乐与王超也趁机紧随其后。
  王部长眼神闪烁,看向牧云:“牧老板,虎豹白衣,鸡犬不留,你还是趁早过去吧。”
  说罢,带着一众警卫匆匆走了。
  整个大厅,就只剩下牧云和王嫣然,识相的玄鸽早已不见了踪影。
  “怎么样?这次尽兴吧。”
  牧云微笑着,拉着王嫣然走出会所大厅。
  王嫣然担忧的说道:“那个虎豹白衣,到底是什么?听上去就很麻烦的样子。”
  她知道,以牧云的性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去请安的。
  “虎豹白衣?”
  牧云轻声念着,解释道:“不过是他们军中的精锐,为了办私人之事,褪下军装,摘下军帽,换上白衣。”
  “这样,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与虎豹军无关。”
  还有一句话牧云没有说,穿上白衣,代表给人送葬,以虎豹军的风格,往往鸡犬不留。
  是故,令人闻风丧胆。
  看着王嫣然担忧的模样,牧云笑了笑,摸着她柔顺的秀发:“放心好了,你忘了?你牧哥哥也是军旅出身,自然有办法解决。”
  王嫣然眼睛一亮:“对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嘻嘻。”
  二人说着笑着,开着牧云的车回到王家别墅。
  此时孙静还有王东河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来回走着。
  孙静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刚刚我上网查了,虎豹军啊,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一个比一个脾气暴躁,一点不顺心就要杀人,没人性的。”
  “我的嫣然啊!!怎么办呢。”
  王东河叹了口气:“他俩惹谁不好,干嘛要惹虎豹军的人?”
  “如果要惹了别人,我这个部长还有些面子...。”
  想到这里,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在江城,牧云的面子可比他大多了。
  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这时,柳雯雯扣了扣耳朵:“我都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什么虎豹龙豹的,遇到姐夫,都是病猫。”
  孙苗拿手指点了点柳雯雯的脑袋:“你呀,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你姐夫打几个小坏蛋,就天下无敌了?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柳文斌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之色,故意劝道:“其实虎豹军有时候也挺讲理的,我记得上次在春城有过一次报导,一名虎豹军士兵吃饭不给钱,被老板拽着不放,结果他一枪打死了那个老板,最后回军队足足挨了一百军棍呢,差点打成残疾。”
  听到这里,孙静更是焦急了,如果嫣然出了什么意外,即使把凶手打成残疾又能怎样呢。
  这时,大门外传来汽车的声音。
  “回来了!”
  柳雯雯急忙窜起,迫不及待的想听今晚的故事了。
  众人走出屋子,只见牧云和王嫣然正有说有笑从车库出来。
  柳文斌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们,没事?”
  难道虎豹军气势汹汹的把你们带走,是想和你们喝茶聊天?
  牧云一眼就看出柳文斌的小心思,于是揶揄的回道:“没什么事,那个虎豹军的少主想欺负嫣然,我就把他的护卫都给宰了,可惜王部长过去了,不然,我准备连他也一起宰了。”
  说着,牧云还摇了摇头,表示可惜。
  众人闻言,齐齐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