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09章 人质
“轰”
  宋浩和陆岩心神巨震,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牧云的话,在他们脑海中不停的回荡着。
  春城的隐秘势力之王!
  那该是如何的风光,他们想都不敢想。
  宋浩感觉全身都在颤抖,激动,紧张,恐惧...等等等等,这些情绪自心底汹涌而出。
  “我...我们...。”
  陆岩更是张口结舌,连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了。
  牧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二人恢复,而柳雯雯则充当了牧云的表情包,露出骄傲的神情,好像在说:怎么样,呐,我施舍给你们个春城老大当当。
  这时,服务员敲门进来,送上咖啡和糕点。
  牧云端起杯子,吹了吹,轻轻品了品。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速溶咖啡,和他的珍藏没法比。
  足足过了三分钟,宋浩二人才从震撼中缓了过来,恢复理智。
  宋浩皱起眉头,眼中神色复杂,说道:“想当春城隐秘势力的王,绝对不是武力所能解决的,牧老大你虽然实力强悍,但却没法只身一人铲除严光那样的庞大势力。”
  “我能。”
  牧云淡淡的回道。
  宋浩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很想说你实力再强,也没法抵挡子弹,但话都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陆岩在一旁沉声说道:“春城的隐秘势力,盘根错节,而且,四大势力,严光,张飞,病书生卓才,每一个都非易与之辈。”
  “况且,我们老大吴穹把精锐高手都带走了,现在还联系不上...。”
  牧云直接回道:“吴穹被我宰了。”
  宋浩:...
  陆岩:...
  二人再次心神巨震,感觉牧云语不惊人死不休,每一次开口都能把他俩惊得说不出话来。
  牧云冷然一笑:“他把餐厅开到我餐厅的对面,还想跟我来阴的,不宰了他难道还要留着?”
  宋浩缓缓的呼了口气:“那我们势力那些精锐?”
  如果只是吴穹死了,那些高手还活着就好办了,他有信心将其收编回来。
  牧云摇了摇头:“全都死了。”
  “咕咚”
  宋浩吞了口口水,若非他昨日见识过牧云那非人般的强横实力,肯定会对其的话嗤之以鼻。
  可现在,不由得他不信,毕竟吴穹已经失联一段时间了。
  陆岩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大家都以为这些是我们春城全部的隐秘势力,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我们春城已经有一个隐秘势力的老大了,他就是三公子!”
  “三公子?”
  牧云好奇的说着,他确实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
  宋浩接着说道:“对,就是三公子,即使是我们之前的老大吴穹,见到他都要低头,甚至跪下磕头。”
  “三公子,是我们春城隐秘势力的老大,就像你们江城的孙家一样,只不过,他非常的低调,是故,大家都以为我们春城有四股隐秘势力。”
  牧云不耐的摆了摆手:“以前的我不管,也不想管,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将帮你们坐上春城隐秘势力的老大,你们有没有想说的?”
  陆岩哭丧着脸:“牧老大,不是我们不想,谁没有野心啊,我们当然想,可是...那也得有命不是。”
  宋浩也点头:“小命不保,还谈什么隐秘势力的王?”
  就在这时,柳雯雯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向牧云伸了伸小舌头,然后接了起来:“妈,什么事?”
  只是,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柳雯雯是吧?你妈在我们手里。”
  紧接着,便传来孙苗的哭声:“雯雯,雯雯,救救我,啊!!”
  柳雯雯脑子嗡的一声,慌忙说道:“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你们到底要干嘛,呜呜呜...。”
  “让那个叫牧亮的小子来春参路四十四号,自然有人寻他。”
  “最好快一点,不然...你妈会经历什么,我可不敢保证。”
  很快,电话便被挂掉。
  柳雯雯泪水哗哗的往外流,拼命的摇晃着牧云的手臂:“牧哥哥,快救救我妈吧,求你了。”
  宋浩和陆岩对视一眼,没想到,严光的报复来的这么快,由此亦可看出其手腕的可怕。
  二人心里同时想道:亏你刚刚还信誓旦旦说什么春城隐秘势力的王,现在连岳母都被人家手下绑走了。
  简直太打脸了。
  这时,牧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短信息。
  牧云掏出手机看了看,冷笑一声,然后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
  “走,我让你们看看,严光是如何死的。”
  说罢,一个眼神示意,便带着柳雯雯推门而去。
  宋浩和陆岩同时露出为难的神色,他们可不想过去,会死的!
  可是,即使不想去,也没有办法,不然下一秒就要被打爆脑袋,只得起身跟了过去。
  “你来开车。”
  牧云把钥匙丢给宋浩。
  “嗡...嗡...。”
  宋浩开着车,陆岩坐在副驾驶,二人都是哭丧着脸。
  牧云坐在车后,不停的安慰着怀中的柳雯雯。
  “没事的,放心好了,牧哥哥这就去把伯母救出来。”
  柳雯雯委屈的点了点头:“一个都不能放过他们,他们太坏了。”
  牧云点头:“一个都不放过。”
  很快,汽车来到了春参路四十四号,这里位置很偏,是一栋私人写字楼。
  牧云下了车,看向写字楼的楼上,发现最顶层的窗户后面,正有一道人影站在那里。
  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一手端着红酒杯,另一只手赫然拽着孙苗的头发,先是向牧云虚敬一杯,然后尽数将红酒浇在孙苗的头上。
  而孙苗,则一动都不敢动。
  “牧哥哥,杀了他杀了他。”
  柳雯雯看到这一幕,气的眼泪直流。
  牧云眼中杀机一闪,对楼上的男子做了一个切脖子的动作。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