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80章 跳舞
正当司徒冠群目露凶光,等着看好戏的时候,不远处突然有人轻声喊道:“老爷,老爷,这边。”
  他寻声望去,原来,是刚刚做戏装死的老管家,他现在也只穿了个背心裤头,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司徒冠群急忙走了过去。
  “嗯?”
  一旁的天字军士兵冷哼一声,端起枪,指着司徒冠群。
  “你!”
  司徒冠群脸色十分难看。
  “蹲下,不然我开枪了。”
  士兵呵斥道。
  司徒冠群脸庞涨的通红,感觉非常的下不来台,被天字军领队逼着也就算了,现在连普通士兵都想骑到他脑袋上作威作福。
  这个军长,还怎么当?
  “你敢,你知不知道,只要我振臂一挥,这里所有人都将起来反抗,到时你又能杀的了几个?”
  司徒冠群语气低沉的威胁着。
  只是,随着他的话,所有偷偷转过头看热闹的虎豹军士兵,全都将头转了过去,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
  这一幕被司徒冠群看在眼泪,悲愤莫名,颇有种穷途末路众叛亲离的感觉。
  天字军士兵哂笑一声:“速度蹲下,不然我这一梭子下来,以后虎豹军就要换名字了。”
  蹲在地上的老管家拽了拽司徒冠群的裤脚:“老爷,好汉不吃眼前亏,来日方长。”说着,还不停的对司徒冠群使眼色。
  有了老管家的台阶,司徒冠群紧咬着嘴唇,终于恨恨的蹲了下去。
  “抱头。”
  士兵不屑的笑着,还拿枪管怼了怼司徒冠群的脑袋。
  “你们给我等着。”
  司徒冠群冷眼盯着那名士兵,似乎想记下他的外貌,最后举起双手抱头。
  “哼,啥也不是。”
  天字军士兵呸了一声,不再看他。
  底下,司徒冠群长长的呼了口气,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惹来了这些天字军士兵。”
  老管家尴尬的回道:“他们说...。”
  “说什么,别墨迹。”
  “他们说有虎豹军的士兵在外面随地大小便,就过来抓人了。”
  老管家无奈的说着,感觉嘴里满是苦涩。
  这这种借口比没有借口还要羞辱人,简直完全没有把虎豹军看在眼里。
  “哇”
  司徒冠群被气的吐了口血,呼呼的喘着粗气,感觉眼前发黑。
  老管家急忙拍着他的后背,劝解道:“老爷别气,别气,没办法,天字军的实力在整个九州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不过是九州九军之一,比不上不丢人,不丢人。”
  听了老管家的话,司徒冠群终于好了些,只是脸色有些发白,他感觉,再来几次可能会被气死。
  这时,老管家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我刚才偷偷给少爷发了信息,请他求甄少爷帮忙,如果甄少爷出面,这些天字军肯定会给面子的,到时,只要天字军作壁上观,牧云一伙怎么都死定了。”
  “还有,他那两个随从你也知道,就连胡野都看不出深浅,绝对不会出问题。”
  司徒冠群赞赏的向老管家点了点头:“不错,做两手准备,这回记你一功,那现在,就让我们先看场好戏吧,嘿嘿。”
  说着,他与老管家一起幸灾乐祸的望向牧云一行人。
  只见天字军领队持着枪,来到牧云众人面前,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落到牧云身上。
  这一刻,可以说整个大厅的人,都注视着二人。
  姬雅的双眸扫过身边的诸女,发觉只有慕容情神情有些担忧,而柳雯雯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跃跃欲试...至于王嫣然和玄鸽等人,竟然一丝一毫的担心都没有。
  有问题!
  这些士兵一定与他有关。
  果然,那天字军领队看着牧云突然笑了笑,冲淡了萧杀的气氛,然后语气恭敬的说道:“可是牧先生,我军首席天象让我代他向您问好。”
  说着,竟然还弯腰向牧云行了一礼。
  “哗”
  整个大厅内的虎豹军士兵都愣住了,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什么时候,天字军如此彬彬有礼了?
  而且,还如此的毕恭毕敬。
  要知道,天字军的士兵,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傲气的不行,寻常都是用鼻孔看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而,最为震撼的,莫过于司徒冠群了。
  他瞳孔骤然一缩,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牧云,竟然与天字军首席认识!!
  此子,地位绝对非同小可。
  他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江城商人,骗人的,一切都是骗人的。
  他脑子嗡嗡作响,联想之前对牧云的威胁和压迫,再想想他那两个强到令人发指的手下。
  满嘴的苦涩。
  懊恼,后悔,如潮水般涌来。
  司徒冠群将嘴唇都咬坏了,不断自责的同时,看向落在后尾的王超与沈乐,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恨意。
  若非这两个废物,他又怎会落到这步田地。
  一旁的老管家再次低声说道:“看来,唯有甄少爷能力挽狂澜了,九天之威,不容小窥,天字军应该会给些面子,没准还会反过来对付那个牧云,即使他们作壁上观,那两个高手也足够了。”
  老管家的话再次给了司徒冠群一丝希望,将其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
  “对,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司徒冠群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这边,牧云只是淡然一笑,回道:“问候收到,我们只是出来游玩,你们忙你们的,对了,刚刚那个军长跳舞,怎么没下文了呢?”
  天字军的领队心领神会,转身拿枪指向司徒冠群:“老匹夫,怎么穿着衣服蹲下了,快,过来条脱衣舞。”
  大厅内的天字军士兵纷纷笑了起来。
  司徒冠群欲哭无泪,全身都在颤抖。
  “老爷,忍辱负重,忍辱负重!”
  老管家在一旁为其打气。
  终于,司徒冠群站了起来,开始脱衣。
  “扭,扭起来。”
  “摇屁股,甩臂。”
  众士兵笑着起哄,有的还吹了个口哨。
  “我要和你们拼了!”
  司徒冠群刚想发作,只听“咔嚓”声不断,众天字军士兵一起打开保险。
  领队面容沉静:“记着,我不会再给你警告!”
  “你知道的,如果我们杀了你也是白杀,最好有些自知之明。”
  性命攸关,终于,司徒冠群还是将火气压了下来,开始僵硬的跳舞,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牧云搂着王嫣然的纤腰,指着司徒冠群:“嫣然,你记着,无论是谁,只要惹了你,就是躲到天上,我也能取了他的狗命!”
  王嫣然看着牧云,感受着牧云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霸气,水汪汪的眼眸早已被爱意填满,她轻轻靠着牧云的胸膛,迷醉的回道:“能得到牧哥哥的爱,是嫣然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看着两人撒着狗粮,慕容情的手,也缓缓移向荒君,任其一把抓住。
  荒君狡黠一笑:“我也是...。”
  “滑头。”
  慕容情娇嗔的给了荒君一个白眼。
  柳雯雯和姬雅的双眸,一眨不眨的望着牧云,二人又羡慕又是感动。
  冲冠一怒为红颜,竟让堂堂一军之长公然跳起了脱衣舞。
  普天之下,能做到的人,又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