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29章 戏耍
王家众人,沈乐,王超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向木盒。
  带着金属光泽的绿色外皮,两个炯炯有神的大眼。
  一只墨绿色的青蛙浮现在众人眼底。
  这...竟然是一只金属跳跳蛙!
  不错,就是一只金属跳跳蛙,而且还是需要拧发条的那种,十几年前深受小孩子们的喜爱,只是随着玩具的多样化,它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在这里,成为了大名鼎鼎云然集团总裁牧云的祝寿贺礼。
  如此巨大的反差让王家众人都愣住了。
  有人甚至揉了揉眼睛,再度凝目细看。
  不过,无论他们怎么看,这跳跳蛙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并非金子做的,也不是玉或翡翠。
  有人开始暗暗揣测着:“难不成里面藏了一张支票?”
  只是,他正想着,就见牧云将那跳跳蛙拿了出来,拧了几下,往桌子上一放。
  “哒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声响传遍了安静的大厅。
  这是一只真正的跳跳蛙。
  王秋荷神情呆滞,嘴巴微张,口水都不自觉的流到了桌子上。
  “哒哒哒”
  这声音足足持续了近三十秒钟才停了下来。
  牧云笑着松了口气,说道:“商家果然没有骗我,这跳跳蛙真的能跳三十秒。”
  “哗”
  王家众人终于回过神来,勃然大怒,没想到牧云竟然会送这么个破玩应,价格可能连十块钱都不到,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王超咬牙切齿,撕下伪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姓牧的,你想干什么?想要老子教你怎么做人么?”
  王蓉更是气呼呼的走上前,抬手就要抓那只跳跳蛙。
  “啪”
  就在众人义愤填膺的时候,王蓉的脸上重重的挨了一记耳光。
  “咳咳”
  她半张脸都高高肿起,踉跄后退两步,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竟敢打我!”
  牧云冷哼一声:“怎么,你们对我送的礼物不太满意?”
  随着话音,大厅两侧的窗外瞬间闪过无数道人影,宛如鬼魅,迅若雷电。
  与人影一同传来的,是子弹上膛的金属撞击声。
  “咔嚓,咔嚓。”
  “谁?”
  “谁!”
  王家众人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惊恐的的四处张望,可目光所及,窗外依旧空无一人,刚刚的人影就好像幻觉一般。
  他们再次看向立在桌前淡定自若的牧云,猛然想起了曾经与牧云作对的那些家族和人。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仿佛被浇了盆冷水,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牧云一开始说的话再次回荡在他们的脑海:我牧云,早已和你们王家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难道他敢血洗王家?
  喧闹的大厅再次陷入沉寂。
  唯有牧云,一脸淡然,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不久之前,董少爷也和你们一样,不太喜欢我,甚至不愿意喝我敬的酒。”
  “你们,莫非也嫌弃我?”
  “难道,我牧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王超,你说,你是不是讨厌我?”
  牧云冷然一笑,看向王超。
  此时王超早已被窗外那无数道影子吓破了胆,怒火全都抛到了爪哇国,求生的欲望让他瞬间笑了起来:“怎么会,我最崇拜的就是姐夫您了,呵...呵。”
  牧云赞赏的点了点头,突然拍了下他的肩膀:“那你喜欢不喜欢我的礼物?”
  这一拍差点把王超吓尿,他身躯一颤,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得问三姑奶不是,礼物可是送她老人家的。”
  坐在主位的王秋荷心里把王超骂了个一百八十遍,见牧云看了过来,心里一颤,连忙陪着笑脸:“小云送的礼物我很喜欢,非常喜欢。”
  “很好,喜欢就玩玩吧。”
  牧云直接将跳跳蛙丢给王秋荷。
  王家众人就这么一动也不敢动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王秋荷哭丧着脸,不断的扭发条,然后“哒哒哒”玩着跳跳蛙。
  整个大厅的诡异氛围,配合跳跳蛙的清脆声响,显得格外的滑稽。
  这时,有个小孩天真的说道:“娘,叔叔送跳跳蛙的意思,是不是说三太姥姥蹦跶不了多久了...。”
  小孩的妈妈急忙捂住小孩的嘴:“别乱说。”
  终于,王嫣然看不下去了,对牧云说道:“牧哥哥,算了,饶了他们吧。”
  牧云骤然一笑:“嫣然,你在说什么呀,我哪里威胁他们了。”
  “咦,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快张罗上菜好开席啊。”
  “呼...。”
  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大家佯装没事人一般,说着笑着,气氛再次恢复正常。
  只是,所有人的笑容都那么的僵硬,并且看都不敢看牧云哪怕一眼。
  刚刚那些人影,以及枪械的脆响是真的将众人吓破了胆,只要随便走进来个人,突突一梭子,估计大厅里的人就得死一半。
  谁不害怕?
  牧云再次看向王蓉,冰冷的目光宛如利刃:“刚刚那一巴掌,是替我妈还你的,要不是看在嫣然的份子上,你已经死了。”
  王蓉捂着脸,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闻言也不吱声。
  接下来,老寿星的生日宴会继续进行,大家吃着喝着,互相敬酒,看上去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只是,若是细看,就会发现,每个人的额头上都挂着汗珠,端酒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牧云拉着王嫣然,笑呵呵的端着茶杯向王家众人们挨个敬酒。
  “咦,这不是王大姨么?”
  牧云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女人,急忙说道。
  那胖女人勉强笑着点头:“小云啊,呵呵,你好啊。”
  牧云点点头:“王大姨,虽然咱们没有深交,但我可记得你,嫣然与王家断绝关系那晚,就属你喊的最欢实,嗓门最大!”
  听到前半句,胖女人呵呵笑着,但到了后半句,她的脸刷的一下就没了血色。
  “王大姨,你怎么抖了?是不是低血糖?要不我派人送你回去,我知道你家在哪。”
  未等牧云说完,这个胖女人直接就吓晕了过去。
  “诶,王大姨太激动了。”
  牧云摇了摇头,一把将那个胖女人推到一旁,再次拉着王嫣然跑到了另一桌。
  “这不是吴伯伯么?我也记得你呢!之前你经常管我爸借钱,你说你,借钱不还也就算了,还在背后偷偷骂我爸是傻子,你这样好么?”
  “吆,这不是王爷爷么!还记得城主继任典礼吗?那天你都说了什么,趁你还活着,好好想想,我想想你孙子在哪上学来的...。”
  每一个被牧云点名的人,脸色都变得惨白,心都揪了起来。
  一时之间,整个大厅,人心惶惶。
  王嫣然这时小声对牧云说道:“牧哥哥,算了,咱们走吧。”
  “不要让这些人耽误我们的时间了。”
  她知道,牧云在为她以及王东河,孙静出气,也知道牧云不会真的动手杀人。
  其实,她对王家早已失望,乃至绝望。
  仇恨?说不上,但怨念还是有的,不然以她那颗善良的心,怎会眼睁睁的看着牧云不断的戏耍,恐吓王家众人。
  眼见整个大厅内的王家众人都要被吓破了胆,牧云这才冷笑一声:“以后少来招惹我家,不然,骨灰都给你们扬了。
  说罢,带着王嫣然扬长而去,留下依旧瑟瑟发抖的王家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