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8章 公司
被几十双眼睛盯着,牧云依旧面不改色,淡定从容,只见其轻轻一笑:“爷爷,怎么你们都在问这枚玉牌呢,太可惜了,今早刚刚被我还回去了。”
  “还回去了?”
  王向东脸色瞬间就黑了下去。
  他人老成精,深知有这枚信物和没有信物的区别。
  有了这玉牌,那便可以狐假虎威,在这江城要风是风,要雨得雨,就连城主燕心也不敢和王家作对。
  可若是没有...那便会有许多人装糊涂了。
  牧云心里冷笑,表面淡定,耸了耸肩,回道:“我与那个云帅本来就只是萍水相逢,救他一命而已,为了对付李家,人情用了,自然再无瓜葛,理应还回去。”
  随着牧云的话,整个屋内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沈乐与王蓉姐弟互相对视一眼,眼中带着遮掩不住的笑意。
  哼,让你扯虎皮,现在没了靠山,看你怎么混。
  王向东气的手臂发抖,厌恶的指着牧云:“糊涂啊!糊涂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沈乐也是摇头叹道:“牧云,既然你入赘到王家,就应该为王家着想,而不是只顾着自己,说好听点,你是王家的女婿,若真说实话,你不过是个倒插门的废物,以后做什么决定必须汇报,懂不懂?”
  “算了,不要管他了。”王向东平复下心情:“没有就算了,凭我们王家的实力底蕴,自然能够在商界有所建树。”
  “现在我宣布,拿出三个亿用于公司的初期投资,大力发展地产行业,而公司的负责人,便由沈乐来出任,王嫣然担任沈乐的秘书,共同管理公司。”
  “什么?”
  王嫣然内心一惊,脱口而出:“爷爷,我已经进了税务部。”
  王向东抬手虚按:“这个不用担心,到时让你大伯改一下就好。”
  “你的位子让给王蓉,沈乐的位子让给王江。”
  “好的爷爷。”
  沈乐笑着应了下来,与王家的集团公司负责人相比,区区一个部长,还真算不了什么。
  王蓉也欣喜异常,对于她来说,这简直就是天降名额,从此踏入仕途,不管是否能晋升,未来都有了很大的保障。
  王嫣然十分委屈的不行,她拼命的努力学习,终于考入了税务部,现在不仅要将名额让给王蓉,还要到公司去给沈乐当秘书。
  要知道,秘书的地位根本就没法和仕途的公务人员相提并论,而且,不仅要负责上司的各种生活起居以及杂务,酒桌陪酒,甚至如果有什么特别要求...。
  想到这里,王嫣然眼圈都红了。
  “爷爷,你这样就不公平了,为什么沈乐当负责人,嫣然却只是一个秘书?”
  牧云皱起眉头,出声质疑道。
  王向东瞥了牧云一眼,皱起眉头:“怎么,你有意见?”
  沈乐在一旁得意的笑道:“你放心好了,嫣然虽然是秘书,但毕竟是我妹妹,我又怎会舍得让她操劳?心疼还来不及呢。”说罢,看向王嫣然的眼神颇为玩味,似乎另有所图。
  “我可警告你哦,不许欺负嫣然。”一旁的王蓉娇笑着轻轻锤了沈乐一下,颇有些醋意。
  “我,你还不放心么?”
  “哼!信你才怪。”
  对于二人的打情骂俏,牧云完全无视了,而是冷笑一声:“爷爷,我的意思很明显,嫣然是绝对不会去当秘书的。”
  “放肆”
  王向东一拍桌子:“我做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质疑。”
  坐在对面的王超突然指着牧云的鼻子骂道:“爷爷说的话,就是家法,你一个倒插门,有什么资格逼逼赖赖?你信不信再磨叽两句我就抽你丫的。”
  牧云完全无视了王超的挑衅,呵了一声:“上次我就说过,以后王家有事不要找我,可这次是你们请我来的。”
  “我再说一次,你们王家的事,我不会管,但和嫣然有关,谁想挑事,先问过我!”
  说到这里,牧云身上顿时升起一股骇人的气势,直接让王家众人心跳加速,头脑发胀。
  不过,牧云很快便收敛起来。
  此时整个阁楼内的众人都被牧云的一席话以及那莫名的气势所震慑住了,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而沈乐更是脸色苍白,嘴唇颤抖,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内心的最深处,对牧云有种无法抑制的恐惧。
  这令他感到难堪,区区一个倒插门的退伍兵,与他相比,当真是丑鸭与天鹅。
  可是现在,这个丑鸭竟然吓到了天鹅。
  不可原谅!
  想到这里,他看向因眼圈发红而变得楚楚可怜的王嫣然,眼中无所顾忌的冒出炽热的欲火。
  冷笑一声,我们走着瞧!
  王向东颤抖的指着牧云:“好啊,好啊,都敢动粗了!王东河,你找的好女婿啊!”
  王东河脸上实在挂不住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在王向东那里,他这个环保部部长与王东山想比,地位不止低了一筹。
  不然就算记恨着牧云,也不会让嫣然去当秘书了。
  当然,腾出税务部的位置给王蓉也是顺势而为。
  “牧云,你想做什么!还不快认错。”
  王东河怒喝道。
  “我有什么错?”
  “孽障,家主自有他的打算,哪轮的到你来质疑,若都像你这样,王家岂不是乱套了。”
  这时,王嫣然终于忍不住了,哭道:“你们别吵了,我当还不行么,呜呜呜...。”
  眼看就要乱成一团,孙静突然喝道:“姓牧的,难不成你想和嫣然离婚?”
  这一句仿佛个定身咒,直接将牧云定在那里。
  眼看着周围王家的族人一个个蔑视的看着自己,牧云嘴角带着冷笑,不再言语。
  “畜生,还不跪下跟爷爷认错。”
  王超指着牧云的鼻子,脸上带着得意的神情。
  “跪下。”
  “敢和家主作对!”
  “啧啧,早上还说他有个什么靠山,现在没了还这么牛气。”
  “对啊对啊,白白让我们在外面等那么久,派头还不小呢。”
  众人对着牧云指指点点,幸灾乐祸。
  唯有嫣然,悄悄的拉住牧云的手,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顺着光滑的脸蛋滑落下来。
  “牧哥哥...。”
  王东河无奈的叹了口气:“快给家主磕头认错,否则...否则,诶,你俩就离婚吧。”
  牧云环视一圈,似乎要将所有人的面孔记下来,然后来到王向东面前:“今天,我向你磕头,是为了嫣然,而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
  说罢,直接跪在地上,给王向东磕了三个响头。
  王向东冷哼一声,这才开口说道:“算上一次,你已经顶撞我两次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不然,直接把你赶出王家,滚吧。”
  牧云阴沉着脸不再言语,直接转身离去。
  “牧哥哥!”王嫣然想要伸手去拉牧云,可惜被孙静一把拽了回来。
  “别去管他,让他走好了,反正留在这里也没用。”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嘲弄的笑声。
  刚走出阁楼,牧云脸上的阴云便瞬间散去,嘴角微微上翘,恢复云淡风轻的闲散模样。
  随手给荒君发了条短信:“我现在有多少钱?”
  很快,荒君便回了条信息:“我也记不太清了,如果估算下,差不多能把整个冀州买下来吧。”
  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