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36章 请出那副卷轴
和玄鸽交代完毕,牧云又开车回到云然集团,这时刚好到了下班的时间。
  他径直来到王嫣然的办公室,发现王嫣然还在聚精会神的查阅着资料。
  看到王嫣然认真的神态,牧云不由得心疼起来,走过去一把将王嫣然搂在怀里。
  王嫣然骤然遇袭,身体本能的一颤,发现是牧云,佯怒道:“想吓死人啊。”
  说着还用粉拳锤了牧云两下。
  牧云脸上笑意浓郁几分,由衷说道:“有些事能放就下放,不要事必躬亲,我怕你被累坏,那样就不好了。”
  王嫣然靠在牧云的怀中,心里美滋滋的说道:“怎么会呢,我现在啊,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想想,这么大一个集团,都听我来指挥,多有趣。”
  原来,王嫣然把云然集团当成一场好玩的游戏。
  这样,就会感觉到厌倦和疲惫了。
  听到这里,牧云也放心多了,他就怕王嫣然太过在意,呕心沥血,那样会伤神的。
  如此想着,牧云不禁搂住王嫣然的纤腰:“这种心态最好了。”
  王嫣然被牧云搂着,眼神露出一丝迷离之色,虽然与牧云已经同居有一段时间,该做的,不该做的事都做了,但每次两个人在一起,她还是很紧张也很陶醉。
  不觉间,二人的唇碰到了一起。
  “哒哒哒。”
  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随后,董秘书推门而入。
  “嫣然,你看这个方案...。”
  董秘书话说一半,便见到王嫣然正和牧云抱在一起,她俏脸顿时红了起来,慌乱的说道:“抱歉,我该敲门的,我不该...诶,我先出去,你们先忙。”
  王嫣然俏皮的说道:“董姐,要不要加入?”
  “不要不要。”
  董秘书捂着耳朵慌不择路的逃走了。
  “哈哈...。”
  王嫣然开心的笑着,再次和牧云忘我的亲热起来。
  半晌后,二人唇分,王嫣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水汪汪的眼眸望着牧云,一时之间,她觉得,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走吧,我们回家。”
  牧云拉着王嫣然的手。
  “可是,这些文件?”
  王嫣然指着办公桌。
  “管它呢。”
  牧云呵呵一笑,霸道的拉着王嫣然走了。
  ......
  韩振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神色木然的望着经过的路人。
  每一个经过的路人都好奇的打量他一番,然后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走了。
  有的,还交头接耳,有说有笑,更有甚者,掏出了手机开始拍照...。
  韩振破天荒的没有生气,他已经麻木了。
  这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传来。
  “韩哥...韩哥!”
  是蝰蛇。
  只见蝰蛇满脸都是悲痛之色,跑了过来跪在韩振的面前。
  “韩哥,我对不起你,他们骗我,说你和司徒老贼去视察军营了,直到刚才那个小崽子回到驻地,我才知道,您...。”
  说到这里,蝰蛇哽咽了。
  韩振面容沉静:“给我松绑。”
  “好,好,韩哥,您受苦了。”
  蝰蛇一边说着,一边取出匕首,用力的凿着锁链。
  可是,任他凿的火星飞溅,却只在锁链上留了道淡淡的浅印。
  韩振仔细打量了下身上的锁链,想了想:“可能是用特制的金属做成,暴力没法解开,先回去再说。”
  “好,好。”
  蝰蛇急忙答应下来,双手一抬,便将韩振抗在肩膀上,向远处的座驾跑去。
  回到董家别墅,依靠韩振的战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锁链斩断。
  韩振将锁链丢到一旁,就那么坐在地上,久久不语。
  这次,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蝰蛇愤愤不平的说道:“韩哥,我这就给四相发消息,咱们先平了虎豹军再说。”
  “他们竟然如此欺辱你,我,蝰蛇,不能忍!”
  韩振摇了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露出了破绽,刚刚我想了很多,其实,是我太过自大了。”
  “韩哥您?”
  蝰蛇愣住了,接着说道:“韩哥,您可是战神啊!”
  韩振自嘲的笑了笑:“你见过哪个战神被吊着游街?”
  蝰蛇顿时语塞了。
  韩振接着说道:“其实,从种种蛛丝马迹我们就应该知道,这个牧云,有着深厚的军方背景,不仅如此,而且地位也绝不会低!”
  “不然,凭司徒冠群那厮的脾气,不可能为了几个女人就放过牧云,而且还为了牧云,得罪我这位战神。”
  “如果没有一定的军方背景,他牧云也不可能一个电话,连密码都不需要就划掉我卡上的钱。”
  “要知道,那卡,可是军方发给我的,代表对我过去所获得殊荣的奖赏!”
  “一个普通的富豪,就算再有势力也不可能做到这点。”
  “是我太狂傲了,因此被蒙蔽了双眼。”
  蝰蛇看着韩振,他好像重新认识了韩振,嘴里说道:“那韩哥您的意思是?”
  “您是要取消那十天的期限立即斩杀牧云,还是想要放他一马,到此为止?”
  韩振冷冷一笑:“虽然我大意了,不怪别人。”
  “但是,战神就是战神,言出必行,且,没有撤退可言!”
  “司徒冠群先放一放,解决掉牧云再说别的。”
  说着,韩振重新站了起来,他好像逐渐恢复了自信,神色也变得正常。
  “我要,请出卷轴!”
  “什么?”
  蝰蛇瞬间被震惊到了:“韩哥,这样会不会杀鸡用牛刀?”
  韩振摇了摇头:“既然牧云有军方的背景,且势力深不可测,保险起见,还是请出那副卷轴吧。”
  蝰蛇现出狂热之色,摆手赞道:“只要这副卷轴一出,那么此仗,再无失败之理,那个牧云,死定了!”
  “嘿嘿,韩哥,到时能让我也摸摸那个卷轴么?”
  韩振瞥了蝰蛇一眼,双手负在身后,犹豫片刻:“先洗手,只能摸一下。”
  蝰蛇脸上顿时露出兴奋的笑容,搓了搓手:“成,谢谢韩哥谢谢韩哥。”
  “那我这就去准备了。”
  说罢,兴匆匆的跑了。
  韩振走到院子里的树下,眼眸望着远处,脸上的笑意逐渐转冷。
  “司徒冠群,牧云,你们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