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56章 保你全家
牧云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语,而是从兜里掏出一颗药丸,直接塞入燕心口中。
  这药丸出自云天神卫军一个老军医之手,能激起人身的潜力,即使濒死之人,也能短暂的恢复精神与力量,但只要药效一过,便会必死无疑。
  药丸入口即化,很快便涌入燕心的的四肢百骸。
  片刻后,燕心身躯一颤,缓缓睁开双眼。
  “情儿,云...云哥。”
  “阿心!”
  慕容情泪如泉涌,直接扑到燕心怀中。
  “你怎舍得丢下我们母子,呜呜呜。”
  “你们先聊。”牧云向燕心点了点头,走到房外。
  此时整个城主府的警卫队,除了抵抗被杀的,剩下的全被牧云的人抓了起来。
  黄熊走了过来:“云帅,叛乱之人如何处置?还有,根据他们的招供,燕心的儿子现在应该被关在龙山小区五号楼一零三房,我已经派人去救了。”
  “先关起来,去查一查,行刺事件和燕丁的反叛有没有联系,给我把那个人揪出来。”
  “遵命。”
  黄熊行了一礼,转身而去。
  三分钟后,重新穿好衣服的慕容情走了过来。
  “云哥,夫君他想要见你。”
  牧云应了一声,走进卧室。
  此时燕心脸色红润,中气十足,但牧云知道,他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牧云直接抬手阻止了燕心说话,掏出那枚城主令,干脆了当的说道:“你我皆曾从军,生死理应看淡,看在这枚令牌以及过去情面的份上,我牧云向你保证,幕后黑手必死无疑,有我在的一天,没人能动你家人一根手指。”
  燕心感激的泪水模糊了双眼,他知道,有了牧云这个承诺,自己真的可以安心了。
  想到这里,燕心努力的露出一丝笑容,脸色却刹那间由红转白,身躯一颤,闭目而逝。
  牧云阴沉着脸,握紧了拳头,转身走出房间。
  黄熊去而复返,随他一起的还有玄鸽与墨神医。
  “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墨神医鼻翼闪动,嗅到了屋子内的死气。
  “劳烦墨神医了。”
  “既然如此,老朽告辞。”
  墨神医也不啰嗦,干脆了当的转身离去,连送都不需要。
  黄熊来到牧云身前:“云帅,燕宝已经被我们救下,现在正向这边赶来,至于燕丁反叛...对方的保密做的很好,底下的人也是毫不知情,但根据行动时间推测,应该是有所关联。”
  就在这时,牧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荒君的电话。
  “云帅,董氏集团被官方的政务部查封了,说是消防做的不符合他们制定的规格。”
  “我知道了,让他们封。”
  挂掉电话,牧云终于确定,这一切都是针对自己。
  先是除掉燕心这个表面的“靠山”,然后发动官方的力量查封公司。
  不过,无论是谁在捣鬼,他,都活不长了。
  公司查封无所谓,牧云不差那点钱,但只是为了让牧云少个“靠山”,就刺杀一城之主,为牧云提供帮助的燕心。
  这,已经足够牧云亲自出手了。
  能让牧云下杀心,动手之人,至今为止,仍旧没有谁能活下来。
  很快,受到惊吓的燕宝被黄熊的人送了回来,看着慕容情母子团聚,相拥而泣的感人场景,牧云吩咐道:“玄鸽,城主府的安全先交给你负责。”
  “属下遵命,云帅请放心。”
  玄鸽行礼应下。
  有了玄鸽在,城主府便不用再让牧云费心了,他倒要看看,在这个时候,是哪个官员蹦出来,捋他的胡须。
  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么?
  牧云带着黄熊直接驱车来到董氏集团的总部。
  此时整座大厦外边已经拉上了黄色的警戒线,里面的员工大部分都被赶了出来,站在大厦外面气愤不已,有些员工身上还挂了彩,显然起了冲突。
  牧云身上杀机浮动,下车直接带着黄熊越过警戒线往里走。
  这时突然从一旁的保安亭走出四名穿着制服的男子。
  “小子,这里已经被查封了,你是不是瞎?还往里走!”
  一个男的趾高气昂的喊道。
  牧云默不作声,继续前行。
  “哎?还是个聋子,哥几个,盘他。”
  几名男子感觉又有乐子了,纷纷狞笑着抽出电棍,便准备往牧云身上照顾。
  “滚。”
  黄熊怒吼一声,直接将四人耳朵震的嗡嗡作响,向后踉跄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七孔都开始往外流血,直接了当的晕倒过去。
  牧云理都未理,走进大厦,来到总裁办公室。
  此时荒君正站在办公桌前,与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说着话。
  “樊总管,你倒是说说,我们集团哪里消防不合格?”
  荒君笑着问道。
  “我说不合格,就是不合格,这是按照我们最新的标准来定的。”
  樊总管挺着圆滚滚的啤酒肚,表面客套着,脸上还带着笑容,可是眼中却无丝毫笑意,满是嘲弄。
  “原来是这样,那不知别的公司是否都满足这个‘新’标准,怎么除了我们集团,并未听说有其他公司被查封。”
  荒君追问道。
  樊总管冷笑两声:“其他公司嘛,就不用你来操心了,这工作嘛,当然要一个一个来完成,你们集团是第一个而已,放心好了,我们绝对秉持公平公正原则,不会冤枉你们的,只要荒董你整改合格,符合我们的标准,自然会解封的,这点你放心好了。”
  荒君呵呵一笑,什么“新标准”,什么“一个一个来”,这些都不过是借口而已,因为根本就没有狗屁的新标准,如果你真信了,就傻兮兮的整改吧,整改个一年都不会合格的。
  可是你的公司能坚持一年么?
  要知道,这么大一个集团,耽搁一天都是几十上百万的损失。
  想到此处,荒君单刀直入的问道:“樊总管,我就直说了吧,是谁让你来的,准备封我们多久,虽然你是官方人员,占了一个‘理’字,但我有这么大一个集团,也不怕你什么,难不成你真想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樊总管露出鄙夷的神色:“少来威胁我,既然我敢来,自然有办法制服你这条大鱼。”
  “所以,不管你是龙是虎,都得给我跪好了,否则,我不仅封你的公司,连人给你抓起来。”
  “到时,进去容易,想出来,可就难咯,荒董,你可要好好想清楚。”
  樊总管得意的笑着,并且拿手指点在荒君的胸膛上,他显然没有将荒君放在眼中。
  这时,脸色阴沉的牧云刚好走了进来。
  他身上的杀气宛如实质,将整个办公室笼罩。
  樊总管内心一颤,仿佛被猎手盯上的猎物,身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扭头一看,又惊又怒的喊道:“小子,竟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