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12章 意外的扎伤
就在田田即将出手,孤注一掷之际。
  一股令人心悸的惊人气势猛的席卷而来。
  “咯咯咯...”
  所有狱卒都不由自主的牙齿打颤,双腿发软,仿佛遇到了天敌的猎物。
  他们,甚至连枪都握不稳了。
  “呼...。”
  劲风吹起,一道身影迅如雷电般冲了过来,仿佛飓风席卷众多狱卒。
  “砰砰砰砰”
  肉体击打声此起彼伏,众多狱卒甚至连来者的样子都没看清便被打倒。
  惨叫声不断响起,几秒钟的时间,二十多名狱卒便全军覆没,没有一人还能站起身。
  徐忠踉跄后退着,惊恐的望着牧云:“牧...牧老板,你不能动我,我可是...。”
  只是,未等徐忠把话说完,便见牧云冷冷的说道:“你不该用那种眼神看嫣然的。”
  “该死!”
  随着一声惨叫,徐忠被牧云一脚踹的飞起,直接撞破两面墙壁跌了出去,鲜血狂喷,脑袋一歪,气绝身亡。
  这个徐忠,万万没有想到,自以为的老天眷顾,实为阎罗索命。
  牧云轻哼了一声,转头看向王嫣然,脸上很快浮现出阳光般的笑意。
  “老婆,你来了。”
  一声老婆,瞬间温暖了王嫣然的少女心。
  王嫣然激动的扑入牧云的怀中:“呜呜呜,牧哥哥,我来救你了。”
  牧云轻拍王嫣然的粉背,笑道:“谢谢傻丫头,没有你,我可要惨了。”
  王嫣然拿粉拳锤着牧云的胸膛:“油嘴滑舌,就会挑好的说。”
  牧云呵呵一笑:“好吧,我承认,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王嫣然骄哼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多此一举了呗?”
  牧云哈哈大笑:“怎么说都是你有理,看我不搔你的痒。”
  说着,便将手放到王嫣然的腰间。
  “呀...不要,嗯...。”
  二人竟然旁若无人的打闹起来。
  董秘书羡慕的看着两位璧人,然后低下了头,无意中,发觉自己的丝袜早就磨破了,脚指头都露出来了。
  好丢人...。
  牧云与王嫣然又温存片刻,便放开了她,看向侍立在一旁的田田:“表现不错。”
  “谢云哥。”
  田田急忙向牧云行礼,内心激动不已。
  对于她们来说,能得到云帅的夸奖,乃是至高的荣耀。
  “牧哥哥,我们走吧。”
  王嫣然拉起牧云的手,就要走。
  “等等,事情,还没完呢。”
  牧云笑了笑:“走,我带你看好戏。”
  “嗯”
  王嫣然乖巧的点头,只要有牧云在,她的心,就踏实的很。
  牧云带着王嫣然三女再次回到负四层。
  漆黑的灯光,阴森的风,让王嫣然不由自主的靠在了牧云身上:“牧哥哥,之前你就被关在这里?”
  她左右张望着,可是,看哪都是黑漆漆的,隐约还能听到杂乱无章的低诉声。
  牧云搂着王嫣然的腰:“你忘了,我说过什么?”
  王嫣然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调皮的伸了伸娇舌:“你说过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句话。”
  牧云轻笑一声:“被抓进来的,都是菜鸡,不要怕。”
  王嫣然恍然大悟,嘻嘻一笑:“哦,这个我记得。”
  这时,一旁的监牢里,突然窜起一个长发打卷,全身脏兮兮的犯人,他猛的来到栏杆前,喝斥道:“小子,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吗?”
  王嫣然被这个犯人吓了一跳,捏着鼻子:“好臭。”
  “嗯?”
  牧云转头看去,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身上再次散发出一缕威势。
  “啊...是你,是你,啊啊,饶命,饶命。”
  那犯人顿时被吓得屁滚尿流,缩回监牢里面瑟瑟发抖去了。
  牧云淡淡笑着,对王嫣然说道:“看,我说的对吧,这里都是菜鸡。”
  跟在二人身后的董秘书翻了个白眼,春城大牢负四层的传闻她怎会不知道?
  这里,可以说关押了整个冀州最危险的牢犯,可是到了牧云这,却成了菜鸡,说出去,恐怕没人会信。
  王嫣然再次被牧云逗笑了,她发觉,与牧云在一起的时候,她的笑容总是最多的,比其他时间加起来都多。
  就在这时,走在二人身后的董秘书突然惨叫一声。
  “怎么了?”
  牧云和王嫣然急忙回头看去,只见董秘书半蹲在地,神色窘迫。
  “董姐,你怎么了?”
  王嫣然上前想要将董秘书扶起来。
  “我...别。”
  董秘书刚想推开王嫣然,不成想却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看上去很狼狈。
  王嫣然一时不知所措。
  “她应该是踩到什么,脚被扎了。”
  牧云低下头,看到水泥地上还有着一道血迹,延伸到董秘书的脚边。
  王嫣然这才想起,之前董秘书嫌高跟鞋不跟脚,不适合跑,所以脱了下来当做武器,一直是赤着脚的。
  “董姐,真的难为你了。”
  王嫣然对董秘书感激的说着,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歉意,要不是她固执的想要过来劫狱,董秘书也不会陪着她冒险,还差点丢掉小命。
  董秘书苦笑着摇了摇头:“嫣然妹子,没事的,只是破了点皮,我这就能起来。”
  说着,她挣扎着就要起身。
  哪知却被牧云拦了下来:“不要乱动,如果你还想靠自己双脚走路的话。”
  牧云的话,一下子让王嫣然紧张起来:“牧哥哥,你快看看吧,董姐是被我拉过来的,她要是有什么事,我怎么办才好啊。”
  牧云笑着安抚道:“这点小伤,就交给我吧,当年在战场,什么伤没见过?”
  王嫣然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相信牧哥哥。”
  二人只顾着自己说话,却没看到,董秘书一张脸,都已经红透了。
  她用力咬着下唇,一颗芳心跳的飞快,不知该怎样面对接下来的场面。
  因为,她...她的脚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平时自己洗脚都不敢多碰,只敢一遍又一遍的抹着清洗香膏。
  而牧云,又是藏在她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董秘书自己都无法想象,若是让牧云碰到她的脚的话,后果会是什么样。
  可是,根据牧云的话来看,若不及时治疗,就会落下后遗症,这..这就可怕了。
  好好一个女生,如果瘸了,那该是怎样的残忍啊。
  “天啊,怎么办?”
  董秘书慌得不行,心如鹿撞,却又纠结无比。
  可就在这时,牧云已经蹲了下来,看向她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