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56章 消息漫天
翌日一早
  牧云和王嫣然起床来到楼下,此时王柳两家人已经坐在餐厅等着了。
  见到牧云,王东河急忙起身:“小云,快,把饭吃了咱们好走。”
  牧云咧了咧嘴:“爸,这事你别操心了,我有办法的。”
  孙静呵呵笑着:“东河,你看把你急的,小云这才起床,怎么也得吃过饭再出发啊。”
  一旁的柳文斌和孙苗也出声应和。
  牧云看去,发觉这两人面对自己,笑容越发的谄媚了。
  不由得暗暗摇头,虎豹军?或许在冀州的平民心中,乃是无敌的存在。
  他们不遵守九州律法,他们四肢发达,脾气暴躁,总之,别说招惹了,就算是熟人,估计在一起也要胆颤心惊的。
  不过,在牧云眼里,与随手可以捻死的蚂蚁没什么分别。
  吃过早餐,王嫣然把王东河拽到一旁,好说歹说才将其劝住,不再催着要和牧云一起去虎豹军了。
  而孙静,则拉着柳文斌一家去逛街了。
  她心情美的不行,已经开始膨胀了...。
  牧云与王嫣然驱车来到云然集团总部。
  办公室内,董秘书和技术部的刘经理正一脸严肃的等着。
  牧云见到二人,眉头一皱,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技术部的刘经理皱着眉头,说道:“牧总,今天一早,我按例巡视网络的时候,就发现了铺天盖地的新闻,这些新闻,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您!”
  “具体内容在这里,您请看。”
  自从上次刘东被牧云提拔为信息部的经理后,他每天都会查看各种新闻,寻找有没有恶意攻击云然集团的新闻或者虚假信息。
  本来,一直都很正常。
  没想到,今天一早,他就发现了大量对云然集团不利的信息。
  刘经理说着,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放到牧云面前。
  牧云和王嫣然查看一番。
  没想到,竟然是他与虎豹军起了冲突的新闻。
  这些新闻有的说的很详细,有的只是说一些大概,但所透漏的内容只有一个:牧云袭击了虎豹军少主,杀死了十多名护卫。
  以至于那名少主发下话来,七天之后,虎豹白衣,鸡犬不留!
  所谓的鸡犬不留,不仅包括亲朋好友,还有一直以来对牧云予以支持的城主府。
  至于要求牧云去虎豹军驻地磕头的事,却只字未提。
  董秘书在一旁凝重的说道:“我们云然集团的股票下跌的厉害,必须想办法澄清这些谣言!”
  牧云淡然一笑:“这些不是假新闻,是真的。”
  董秘书:...
  刘东:...
  两个人同时目瞪口呆的望着牧云。
  半晌过后,董秘书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云总,你说..这些是真的?”
  “你真的袭击了虎豹军少主的护卫?杀死了十多个人?”
  董秘书发觉牧云再次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很想说:坦白招来,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想造反?
  牧云看了一眼王嫣然,笑了笑:“谁让他们打我老婆的主意!”
  “不管是谁,只要打我老婆的主意,我都会一视同仁,挫骨扬灰。”
  虽然牧云说的轻描淡写,但内里的含义却让人不寒而栗。
  王嫣然闻言,脸色微微一红,嘴角上翘,轻轻握住牧云的手。
  董秘书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王嫣然,然后对刘东说道:“刘经理,你有没有办法将这些信息全部刷掉?”
  刘东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上次是那个莱恩工作室搞鬼,我们很容易就能对付他,但这次发布新闻的,都是权威的网站,很多还隶属于官方。”
  “这样,不仅我们没办法封杀或删除,就算是以集团名义澄清也没有用,毕竟,官方的信息更加有信誉,更加可靠。”
  董秘书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下去,云然集团的股市将会一片灰暗。
  旋即,她又苦笑起来,惹了虎豹军,可能连命都要没了,还想什么股市?
  这边,牧云一点都不慌,笑着对董秘书和刘经理说道:“你们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董秘书看着牧云,那双大眼睛仿佛在说:你确定没事?
  那可是虎豹军啊,杀人不眨眼的虎豹军!
  牧云再次笑着点点头,然后说道:“去忙吧,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董秘书和刘经理忧心忡忡的去了。
  “牧哥哥,那我也去忙啦。”
  王嫣然说道,她估计,以现在这种新闻传播的速度,很快,将在云然集团引起一系列的影响。
  还是早做准备为好。
  “去吧,别太累了。”
  牧云摸了摸王嫣然的脑袋。
  于是,办公室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来到窗前,看了看桌上的咖啡杯,牧云淡淡一笑。
  没了柳雯雯冲咖啡,还有点不习惯。
  只得自己动手。
  磨咖啡豆,烧开水。
  很快,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便被泡好了。
  轻轻嘬了一口,苦中有香,就像人生。
  不过,一阵手机铃打断了牧云的思绪。
  是荒君。
  “君。”
  牧云接起了电话。
  “云帅,要不要让天字军教教那个司徒老贼如何做人?”
  不知为何,荒君上来就是杀气腾腾。
  牧云闻言,转而问道:“我听玄鸽说,昨天那两名十三太保是你亲手一根一根打碎的骨头,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荒君轻笑一声:“好久没有和人动手了,可惜这些人实在太不济了,连热身都做不到。”
  牧云点了点头:“你这次怎么这么冲动?我记得你不是这种作风啊。”
  荒君顿时一窒,佯装没事一般回道:“可能是憋得太久了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了,你是不是和慕容晴有什么事情?”
  牧云话锋一转,攻荒君一个措手不及。
  “云帅!你说什么?”
  荒君话音刚落,便苦笑一声,他太激动了,这话,一下子就脱口而出,反倒露了马脚。
  以牧云的心智,别说他露出马脚,就算隐藏的很深,恐怕,也只能瞒过一时。
  牧云呵呵笑着:“不用不好意思,我可是过来人,好好珍惜就是了。”
  荒君急忙投降,故意岔开话题:“云帅,那个司马老贼公然羞辱你,你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
  牧云淡然一笑:“反正也很闲,和他玩玩呗,就当找乐子了。”
  “也好,云帅,那我就静观其变了。”
  “嗯,行,你去忙你的吧,落入爱河的人往往都很忙。”
  荒君:...
  嘟..嘟..。
  他竟然直接挂掉了电话。
  牧云笑了笑,收起手机。
  然后将面向窗户的椅子转了半圈,坐了上去,轻轻喝了口咖啡,对着看似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冷然道:“两位,不出来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