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4章一个月
这是牧云第二次说这句话。
  显然,这几人都已身处死亡的名单之上。
  冰冷的话语,即使牧云什么也没做,但那股森寒的气势已然让孙成全身一颤,心脏仿佛被一只冰冷的手掌握住,死亡似乎近在咫尺。
  “啊!”孙成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两腿绊住,直接栽倒在地。
  “你要干什么。”王东河和孙静一起站了起来,紧紧的盯着牧云,神情严厉,仿佛在看着仇人。
  牧云双臂被王嫣然死死的握着,耳中听着她无奈,急切的恳求,目光在王东河,孙静脸上扫过,仿佛要将他们的脸记在心底。
  最后落到孙成身上,深深呼了口气。
  “看在嫣然的面子上...。”
  随着牧云的话,屋内的萧杀之气顿时散去,以至于让屋内几人以为刚刚只是错觉。
  孙静看着牧云,再次露出鄙夷的神色,嘴里嘀咕道:“我还以为是个有骨气人物,啧啧,废物。”
  这时王东河清了清嗓子,沉声说道:“牧云啊,关于你们牧家村的事,你现在有何打算?”
  牧云听后,淡然一笑:“血债,当然要血偿。”
  孙成坐在孙静旁边,听后顿时嗤笑出声:“你知道李家是做什么的么?”
  “还血偿,哈哈,不知天高地厚。”
  就连孙静都被气的直摇头,暗道这小子是不是当兵当傻了。
  牧云摇了摇头:“我不需要知道。”
  对于牧云来说,只要知道是谁就可以了,至于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又有何背景,这些都不重要。
  死人还有什么身份?还有什么地位?
  王东河眉头微皱:“哦?不知道牧云你当兵五年,在军中可曾担任什么官职?
  据我所知,军中的官职可在退役后继承,即使回到家乡也会有所安排,并且职位只高不低。”
  如果能有个一官半职,起码李家也会忌惮一些。
  牧云耸了耸肩:“不太好说...。”
  以王东河的地位身份,可能连八大云天神卫军的名号都不知晓,更何况他这个八军统帅?
  说出来也不过徒增笑料,没人会信。
  “五年,连个一官半职都没有,牧云,不是我这个当岳母的说你,你这样怎么好意思回来?”
  “你配的上嫣然么?”
  “啪”孙静说着将手中的玛瑙手链往茶几上一放,瞥了一眼王东河,犹自气愤他执意将女儿嫁给这么个扫把星,克死父亲,又没了娘。
  “孙姨,其实部队也不好混,人家要的是精兵强将,混日子的待不久,牧先生能待这么多年才被踢回来,也算是本事了。”
  “就别难为他了,要不,牧先生到我家帮忙?”
  “当打手好歹一个月也有四千元进账,看在嫣然的面子上,我给你八千,包吃包住。咋样?”
  王东河“咦”了一声:“这个建议牧云你可以考虑一下,孙家也是江城的四大家族,挺需要能打的人,牧云你还当过兵,正能施展拳脚。”
  “而且过去帮忙,也算是借势了。”
  “李家想要制你,也得考虑下孙家的意见。”
  牧云冷笑一声,默然不语。
  “孙家势力确实非同小可,可惜我不是孙家的人。”孙静看着孙成,和蔼的笑着,就像是丈母娘看着上门的女婿,越看越顺眼。
  “怎会,孙姨,我早都拿你当干娘了,要不哪天让我爹认你做干妹妹,咱们两家结成一家。”
  说到最后,孙成看向王嫣然,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欲望和贪婪。
  “这孩子真会说话,不像某些人,就只会吓人。”孙静被逗的呵呵直笑,还不忘贬低牧云一番。
  一时之间,屋内谈笑风生,唯有牧云坐在一旁不言不语。
  但他的手,却一直被王嫣然紧紧握着,就像小时候两人一起爬山那般,手牵着手。
  这时王东河拿手指在茶几上敲了敲,让几人静了下来,这才沉声说道:“牧云,既然你回来了,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原本是想帮你度过这场难关,然后让嫣然和你离婚的。”
  “但看在你父亲的面上,也别说王叔没给你机会。”
  “这样,一个月!”
  “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要是你能求得李家的谅解,并做出点什么成绩出来,我就允许你同嫣然继续交往,否则,以后就不要叫我岳父了。”
  说着,王东河看了看时间,起身说道:“我还有事,你们聊。”
  孙成听后急忙起身说道:“叔,不是说好一起逛街么?”
  “我前天看到一块特别漂亮的手表,挺适合您的,您要不去,没法试呀。”
  王东河呵呵一笑:“下次吧,好意叔心领了,最近城主正在忙着筹办宴会,我们这些下属,到时都要到场,现在正讨论宴会流程选址。”
  “这可是影响王家未来发展的大事,不能不重视。”
  “宴会?这是要请谁,还要讨论,这么正式。”
  王东河摇了摇头:“据说是城主的老上司,这样的人,一言可决家族之兴衰,如果我们王家能得其美言几句,哼哼,李家算个什么。”
  孙成感叹道:“连城主大人都要巴结的大人物,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州牧?”
  很快,王东河便换了身正式的衣服出门了。
  孙成讨好的看着孙静:“孙姨,你不会放我鸽子吧,我可让人挑了件蓝色旗袍留着,肯定适合您。”
  “好好好,嫣然也一起去吧。”孙静说完后看向牧云,笑容顿时敛去。
  牧云看着王嫣然恳求的神色,暗暗叹了口气,无奈说道:“走吧。”
  “扫兴。”孙成冷哼了一声。
  孙静和王嫣然一起回楼上换衣服,牧云和孙成则坐在客厅等待。
  “小子,记住了,王嫣然我吃定了。”
  孙成挑衅的看着牧云,竖起了中指。
  牧云不屑的笑了笑:“她是我老婆。”
  “很快就不是了。”
  孙成邪笑着。
  这时,脚步声从楼上传来,换了一身衣衫的王嫣然将头发披散开来,靓丽中又带着一点可爱,更加招人喜欢。
  而孙静,虽然已经过了四十,但因为保养得当,看上去就和三十左右相仿,别有一种风韵。
  孙成急忙站起走上前。
  “天啊,孙姨,你和嫣然看上去就像一对姐妹。”
  一句话再次把孙静逗笑,佯怒训斥道:“没大没小。”
  但看她神情,哪有一丝怪罪之意。
  出了别墅,孙成的小弟开了一辆凯迪拉克过来,并下车向几人问好。
  “牧先生,第一次坐这么高档的车吧,你做副驾吧,别紧张的晕车,吐了就不好了。”
  孙成冷笑着。
  “谁没见过似的。”王嫣然瞥了孙成一眼,主动坐到了副驾的位置。
  孙成眼神阴毒的看着王嫣然:小娘皮,早晚让你跪在我胯下。
  孙静鄙视的看了牧云一眼:“小孙,你坐我旁边,一会和我说说那件衣服。”
  “好嘞,孙姨我和你说啊,那衣服不仅做工精致,料子也...。”
  而牧云,则坐在车门旁,阴沉着脸,拿出手机,编辑了几条短信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