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48章 牧生
接下来几天,牧云哪也没去,只是与福伯看着工地施工,期间拒绝了王向东的几次电话邀请。
  他知道,王向东定然从王超那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估计现在正在家中搜肠刮肚的想怎么能从他那刮点好处,对于之前的做法,定然肠子都悔青了。
  毕竟他乃是王家家主,虽然与牧云已经撕破了脸,一时还放不下架子再公开邀请牧云。
  而孙静则拉着牧云与王嫣然逛了两次天科商城,一顿大买特买,兴奋的合不拢嘴,最后自然由牧云买单。
  现在王东河一家,对于牧云这个女婿那是要多满意有多满意,怎么看怎么顺眼。
  逢人便说:“我们那个女婿,才好嘞,看看,这个某某某就是他给我买的,好多钱呢!”
  这也让王嫣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能得到父母的欢心?
  就这样,日月交替,不知不觉一周的时间便匆匆溜走。
  这天下午,牧云带着福伯开车向牧家村民现在的住处驶去,今日正是牧旋奶奶的生辰。
  作为牧家村最老一辈仅余的老者,她一生克己守礼,虽无子嗣,但却对整个牧家村的孩童照顾有加,得到了全村人民的爱戴。
  即使是一直嚣张跋扈的村长见到她也要恭敬的行礼,称她一声旋婶子。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小区路途较远,开车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到。
  这时一处很偏的住宅小区,离江城市区很远,交通也不便利。
  牧云的车来到小区门口,并未有保安阻拦,直接就开了进去。
  “哎,好久没来咯。”
  福伯看着小区内一座座砖瓦房,叹了口气。
  牧云在福伯的指引下直接开车到了牧生的住处。
  牧生的住处竟然只是一座稍大点的泥瓦房,与另一边看上去整齐结实的砖瓦房截然不同。
  此时屋顶的烟囱正冒着烟,显然在生火。
  牧云扶着福伯下了车,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来啦”
  一记宛如黄莺般的女声传了出来,随后房门被打开,现出一个年轻朴素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十八九岁,脸上仍略显稚嫩,眼睛很大,宛如上好的猫眼石。
  她就是牧生的女儿:牧柔。
  牧柔看着牧云,漂亮的眼眸眨了眨,旋即惊喜叫道:“是牧云哥哥?”
  牧云微笑着点了点头。
  “还有福伯!”
  “快进来快进来。”
  牧柔急忙将二人让进屋内。
  虽然泥瓦房很破,但被打理的很干净。
  双腿残疾的牧生正坐在轮椅上,听到牧柔的喊话,也转头望了过来。
  “是小云回来了?”
  “牧生叔,是我。”
  牧云笑着走了过来,和牧生来了个拥抱。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牧生情绪略显激动,眼眶都湿了。
  “福哥也来啦,快走吧。丫啊,快上水。”
  “知道啦。”
  很快,四人便面对面坐在了一起。
  牧生笑着和福伯聊着家常,嘴巴不停的说着,似乎憋了好久。
  而牧柔那双大眼睛眨又眨的看着牧云,听牧云说一些军中的趣事,不时的傻笑几声。
  不过才聊了半个小时,便听到房门被直接拉开。
  一个西装革履的壮汉走了进来。
  “小柔,来看你了。”
  牧柔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把头转了过去。
  牧生则干笑两声:“牧亮来啦,快坐吧。”
  牧亮不屑的扫了一眼屋子:“你家这么脏,谁坐啊,福伯你也回来了,这位是?”
  牧生脸色一红,急忙介绍道:“你忘了,他就是你牧棉婶的儿子,牧云啊。”
  又转头对牧云介绍道:“小云,这位是牧亮,你还记得不。”
  牧云呵呵一笑,一边起身一边说道:“我记得,小时候还打过架。”
  说着,便向牧亮伸出右手:“好久不见,亮哥过的怎样啊。”
  牧亮挺了挺胸,直接将牧云的手拍到一旁,傲然道:“还行吧,在利坚国这几年也就赚几百万而已,算不得什么成就。”
  牧云赞同的点了点头:“两年的话确实有点少。”
  牧亮一愣,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我去了四年,算了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小柔,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当当当当,咱俩的结婚戒指!”
  牧亮说着掏出一个小木盒,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开来,只见里面放着两枚金色的戒指。
  牧云这才知道,原来牧亮要和牧柔订婚了。
  牧柔一脸的不情愿,看都没看戒指一眼,起身便去厨房了。
  “别害羞嘛。”
  牧亮笑着跟了过去。
  “叔,牧柔似乎不太喜欢牧亮。”
  牧云看向牧生。
  牧生叹了口气:“我也没有办法,前天村长来我这,亲口定下这门婚事,不允许我反驳。”
  虽然牧家村早已不在了,但是牧通当了一辈子村长,虎威犹存,并且几个儿子又凶的很,稍稍惹到便会一拥而上,别说牧生双腿残疾,即使完好无损,恐怕也会屈服。
  “这孩子从小没了娘,嫁给牧亮也能过几天好日子,我这个当爹的,诶。”
  牧生一肚子的苦水,自从他双腿被李家让人打断,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家里都是牧柔一个人来抗。
  牧云眼神闪动,不知想了什么,然后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们去牧旋奶奶家吧。”
  正说着,厨房传来一阵争吵声。
  牧云急忙冲过去,发现牧亮正一手掐着牧柔的脖子,一手高举。
  牧柔一张脸涨的通红,眼睛死死的瞪着牧亮。
  “看我不抽你。”
  牧亮面露凶相,就准备打牧柔。
  只是,他的手腕被牧云一把握住。
  “你想做什么?”
  牧云阴沉着脸,眼中闪着寒光。
  “我想怎么关你什么事?我打我媳妇,用你操心,滚一边去。”
  牧亮喊了两嗓子,用力的想摆脱牧云的钳制,却发现他的手仿佛钢浇铁铸,不仅如此,还力大无比。
  “哎呦。”
  牧亮感觉手腕仿佛都要被捏断了,不由自主的痛呼起来。
  “滚”
  牧云随手一丢,直接将牧亮丢出房外。
  “小子,你给我等着,哎呦。”牧亮骂了两句知道讨不到好,直接逃走了。
  “牧云哥哥...谢谢你。”
  牧柔低着头,小声的啜泣着。
  “放心吧,这事既然我看到了,就不会不管的。”
  牧云面露微笑:“不论牧生叔帮着我娘去讨公道的事,就是以前咱们一起玩过,我都不能坐视不理。”
  牧柔眼睛一亮:“我听外面的人说了,牧云哥你本事可大了,就是村长也要去你那求你办事呢!”
  “还行吧,走了,咱们一起给牧旋奶奶过生日去。”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