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26章 仙医驾临
韩振面对众人的讥讽,气的额头青筋直跳。
  他内心燃着一团火焰,恶狠狠的想道:你们笑吧,等我灭掉牧云,称霸江城的时候,再来收拾你们这群杂碎。
  这时,牧云接过旁人递来的话筒回复道:“哦,董家?董家的事确实都是我做的,你想怎么样呢?”
  牧云的态度很平淡,丝毫没有因为韩振的到来以及董家养子的身份有所波动。
  韩振看着牧云,恨得咬牙切齿,大声咆哮道:“牧云,我给你十天的时间,把云然集团改名为董氏集团,然后还给我们董家。”
  “还有,你必须亲自到董家别墅负荆请罪。”
  “否则,后果自负!”
  牧云:...
  众人:...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韩振会说出这样的话。
  猖狂,实在太猖狂了。
  嚣张,真是格外的嚣张。
  不过...也确实让人感觉,他离死不远了。
  片刻后,牧云淡淡的回道:“云然集团是我用真金白银合法买下来的,你张嘴闭嘴一句话,就想要回去?”
  “如果我说不呢?”
  韩振冷冷一笑:“你要是胆子大,可以试试看咯。”
  “不过,到时希望你不会后悔。”
  说到这里,韩振放下话筒,以蕴含功力的嗓子喊道:“在座的各位也做个见证,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十天之后,若牧云不把云然集团交还给董家,并且向董家负荆请罪。”
  “我韩振,将不会放过他,定要打的他跪地求饶不可!”
  说罢,还对着牧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整个大厅内的人都震惊的合不拢嘴,光头桑更是险些从椅子上栽了下去,幸亏福伯扶了他一把。
  把牧云打的跪地求饶?
  哪怕有一点菜,也不会喝成这样吧,难道这个韩振没打听打听,牧云到底有哪些势力身手如何?
  他凭什么敢如此嚣张。
  这回,众人在震惊之余,开始思考,这个韩振是不是有备而来?
  或许,他真的有和牧云掰手腕的实力呢。
  这时,野狼来到牧云身旁,向其请示道:“牧老大,要不要我去做了他。”
  一般的小事,野狼也就自己想着去处理了,但是一旦涉及到牧云,他绝对会先向牧云请示。
  这是身为下属必备的素质。
  牧云摇了摇头:“不用,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来。”
  “好的。”
  野狼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带着众狼走出大厅,继续当他的保安去了。
  很快,有主持人拿起话筒讲了一番说辞,缓解下现场的气氛。
  随后,宴会继续进行。
  不过,席上众人聊天的话题已然开始围绕着韩振进行。
  他们纷纷猜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韩振到底有什么底牌,凭什么敢这么豪横。
  不过,也没有人能肯定的说出韩振的来历,最多就是董老先生年轻的时候拾到个弃婴,收为养子,大抵就是这个韩振了吧。
  两个小时后,江城佳肴的开业典礼正式结束,众人酒足饭饱后纷纷向牧云等人告辞离去。
  随着参加宴席的人离去,关于韩振的事迹也在江城传递开来。
  不过,即使这样,关于韩振的背景,除却董家养子的身份外,其他始终蒙着一团迷雾,没人知晓。
  这样,也使得江城的众人,对十天之后的事,越发的期待起来。
  彼时
  董家别墅
  韩振正和董老爷子玩着溜溜球,蝰蛇走了进来。
  “韩哥,那边有消息了。”
  韩振随手将溜溜球丢出窗外,董老爷子立即开心的跑了出去。
  “怎么说的。”
  韩振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坐。”
  蝰蛇呵呵笑着,坐了下来:“不得不说,实在巧的很,京都那边回复,玉仙医此刻正在冀州的春城仙游,并且因为刚刚得了一套心仪的针具,心情非常好。”
  “如果您诚心相求,会有很大概率把他请过来,毕竟离得很近。”
  韩振精神一震:“很好!”
  不得不说,韩振就是雷厉风行,直接取出手机,拨打了玉仙医的电话。
  很快,电话那边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韩振?”
  韩振嘴角微微一翘:“仙医好啊,正是韩小子。”
  玉仙医笑着和韩振寒暄两句,便直奔主题:“俗话说的好,无事不登三宝殿,韩小子有什么事?莫非是想让老夫救人?”
  韩振腹诽,你除了治病还会什么,于是将董亮的情况说了出来。
  玉仙医沉吟片刻:“如果你肯帮我杀个人,那这病,我医了。”
  韩振眉头一挑,知道有戏,但谨慎起见,他还是回道:“杀谁?”
  玉仙医呵呵一笑:“冀州仙玉宗的宗主:韩玉江。”
  “怎么样,干不干?”
  “韩玉江?”
  韩振轻蔑一笑:“不过尔尔,这买卖,韩小子我赚了,眼下我正在江城,不知仙医何时能来?”
  玉仙医想了想:“正好老夫也要动身,这就过去吧。”
  说罢,又问了韩振的地址便挂掉电话。
  不到两个小时,玉仙医便乘着军用直升机来到了江城,将直升机停在了董家别墅的后院平台上。
  看上去仙风道骨的玉仙医红光满面的走下直升机。
  接到通知的韩振带着蝰蛇早已在此等候,见状上前问好:“欢迎仙医大驾光临。”
  玉仙医呵呵笑着:“战神迎接,老夫荣幸啊。”
  三人一番寒暄后,便由蝰蛇引路,来到了董亮所在的密室。
  玉仙医看了看董亮的症状,捋了捋胡须笑道:“问题不大,看来还是老夫赚了。”
  “那个仙玉宗的宗主不是很好对付,韩小子你可当心了。”
  韩振冷然一笑:“不过区区一个宗主,老子灭他,如探囊取物,还请仙医动手为我弟医治吧。”
  玉仙医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脱下医包,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玉质针匣。
  韩振看着针匣不禁赞了一句:“这莫非就是装有玄仙九针的仙针匣?果然,看上去便不同凡响,难怪闻名九州。”
  一旁的蝰蛇也跟着赞道:“好针还得配神医,恐怕世间也只有玉仙医才有资格用此针此匣。”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玉仙医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老夫当年为了得到此针此匣,可是足足花了三年的时间呐。”
  “现在想想都有些感慨。”
  说罢,他再次查看一番董亮的情况,不禁叹道:“嘶,你弟的伤还真是巧了,恰好伤及那段神经,若是故意为之的话,那么伤你弟弟之人的身手深不可测啊。”
  韩振脸色顿时阴沉起来,哼了一声:“牧云,你干的好事,老子早晚要灭了你。”
  蝰蛇也附和道:“呵呵,韩哥,说来也多亏了牧云,把江城这些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到时,只要咱们把他灭掉,那么江城,将没人再敢与你作对,这样也省了许多麻烦。”
  韩振笑道:“此话有理。”
  二人说着,全然没有看到,玉仙医的脸色,在听到牧云二字后,瞬间变得惨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