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5章 孙家的底牌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了?”
  牧云微微一笑,一脚踢在来福的胸膛上,直接将其踢的飞出十多米远方才滚落在地。
  落地后狂喷一口夹杂着破碎内脏的鲜血,胸膛已然瘪了下去,直接暴毙而亡。
  如此轻描淡写的一脚,竟然直接将修炼多年武技的武者踢死,简直强的令人发指。
  众人看在眼里,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子,我劝你别动。”
  只见灵堂后方走出两人,手中都举着一把手枪,黝黑的枪口直指牧云的脑袋。
  其中一名枪手冷然喝道:“你再动一下,我就开枪了。”
  孙南天脸上的惊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欢畅的笑容:“哈哈哈...小子,好玩么?”
  “噗嗤”
  孙威也在一旁笑了起来:“还想送我们孙家上路?”
  “你这个蠢逼,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他说着,指了指一旁的手枪。
  “只要我一声令下,砰的一声,就能送你归天。”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真以为会点功夫,就能无所顾忌,居然敢来挑战我们孙家!”
  随着孙威的话语,灵堂两边的侧门再次涌出十几名枪手,直接将牧云以及黄熊围了起来。
  十几把枪,笔直的对着二人,随时准备扣动扳机。
  牧云看着众多枪手,想起了之前的军旅生活。
  曾经,也有许多人自负的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甚至还被狙击枪瞄准过。
  这些人多是来自于海外势力,但也有九州之人。
  不过...活下来的,一直是他,九州的镇国之柱:云帅!
  这时,孙南天清了清嗓子,胜券在握般下令:“今天是阿成的头七,不要闹了,速速解决,也好继续丧礼,对了,那个陪葬的女人还没到么?”
  孙威笑着回道:“我已经派黑笼的人去了,相信很快就会过来。”
  “嗯,不错,至于这两个蠢材...杀了吧!”
  孙南天看着牧云,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仿佛挥赶苍蝇一般摆了摆手。
  “砰砰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枪声宛如鞭炮般响起。
  下方众人冷笑着,似乎看到了牧云二人被射成蜂窝般的尸体。
  枪声散去,孙威眨了眨眼睛,顿时愣住了。
  原本站在眼前的牧云和黄熊已然不见了踪影,地上亦没有血迹。
  “人呢?”
  他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牧云的踪影,但却发现,众人惊恐的目光都落到了自己的身后。
  孙威身躯一颤,寒意自脊椎骨直冲大脑。
  他缓缓转过头来。
  果然,牧云正站在他身后,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跪下。”
  随着牧云一声冷喝,孙威心胆俱寒,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额头都渗出冷汗。
  他感受到了牧云身上那股令人心颤的杀气,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看到了无数的冤魂鬼哭。
  他...手下到底有多少条性命,才会凝聚成如此骇人的气势。
  冷汗顺着孙威的头发滴到了脖子上,他牙齿打着颤,瞳孔收缩,口齿不清的说道:“你...你绝对不...是那个赘婿!你到底是谁?”
  这样一个超出常人范畴,即使灭杀强悍武者,亦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力的人。
  又怎会寄人篱下,当那受人白眼的倒插门女婿。
  “下去,问你弟弟吧。”
  牧云冷笑,抬起手掌,便准备拍向孙威的天灵盖。
  在场之人,都望着牧云那只白皙的手掌,他们知道,当这只手掌拍在孙威脑门的时候,必定是脑浆横飞,骨裂命消。
  有的人,甚至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
  “小伙子,适可而止吧。”
  这时,孙南天说话了,他眼中没有惊慌,没有看到儿子受辱的愤怒,只有冷静和淡然。
  “你虽然武功高强,但毕竟只有两个人,为何不给自己留条退路呢?要知道,每一个家族都有他的底蕴,以及,他背后的势力,这些势力实力深不可测,根本不是你所能抗衡的。”
  说起孙家背后的势力,下方众人都露出狂热的神色,他们能依附孙家在江城横行霸道,根本原因还是有那些势力的支持,否则随便来一队警卫,就能送他们上路。
  “哦?”牧云停下拍向孙威脑门的手,饶有兴致的问道:“不知道你们李家的靠山又是谁?我看看我惹不惹得起。”
  听到牧云的询问,孙南天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想灭孙家也就算了,毕竟武技高强,非人能敌。
  可是,他现在居然还在打听孙家背后的势力!
  这已经不能用痴人说梦来形容了,简直是蛤蟆想吞天。
  孙南天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若是真的随便就这样说出来,不管最后牧云死不死,反正他是死定了。
  “看来此事无法善了了,你真要动手,今天也别想活着出去了。”
  孙南天说着,将手放在嘴边,猛的一吹。
  一声哨响直接传了出去。
  很快,院内周围的墙上,两边的侧门,后院,以及正门,不停的涌出大批手持枪械的打手,密密麻麻一片。
  他们手持冲锋枪,身披防弹衣,面容冷酷,动作整齐,显然并非庸手。
  这已经算是一只小型的私人军队了。
  “看到了吧,这就是孙家的底蕴。即使你杀了我,最后也会死在乱枪之下。”
  “你们孙家私藏枪支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养了一只小型军队,难道不怕满门抄斩么?”
  牧云一脚踩在孙威的脚踝上,顿时发出骨裂之声,而孙威则哀嚎着伏在地上,身躯因痛苦而不住的颤抖着。
  孙南天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但很快收敛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金钱?女人?地位?我们完全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以你的本事,我可以给你一个孙家总管的职位,那时你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道还不满意?”
  “至于犬子孙成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招揽我?”
  牧云忍不住想笑。
  如今,放眼天下,能有资格招揽他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就在这时,牧云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嫣然的电话!
  牧云嘴角溢出一丝奸计得逞的微笑,就这样在上百名枪手的瞄准下,若无其事的打起了电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