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27章 人不见了
“莫非江家逃了?”
  众人心里想着。
  这边,冷锋按照牧云的吩咐,肆无忌惮的将车直接停在别墅的大门前。
  他停稳后急忙下车来到后车门处,恭敬的打开后车门。
  “牧先生请。”
  牧云点了点头,率先下车。
  这时后方又开来几辆车,江城众大佬的眼线们也纷纷下车,手里拿着拍摄器材。
  牧云走到颜科身前,只见其全身是血狼狈不堪。
  “死了?”
  牧云踢了踢,冷冷问道。
  颜科急忙动了动,挣扎着站了起来:“没...没死。”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牧云笑了笑:“算你命大,前面带路吧。”
  颜科表面赔笑着,但眼中却无丝毫笑意,踉踉跄跄的领头走进了江家别墅。
  牧云紧随其后。
  刚踏进别墅,便见到早有准备的江山正坐在凉亭里,咬牙切齿的看着牧云。
  在他身旁,站了几十名手持兵器的壮汉,显然都是江家养的护院。
  “牧云!”
  江山愤怒的看着牧云:“你为什么没有死!”
  “你怎么不去死?”
  牧云理都未理江山的挑衅,而是环视一周,然后一把掐住颜科的脖子:“你们江家真的一个高手都没有了?别骗我了,快喊出来吧。”
  颜科被掐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喘不过气来,哪还能回话,只能不断的想要点头。
  江山面容现出恼怒之色,牧云理都不理他就算了,还当着他的面摧残江家的人,简直岂有此理。
  他恶狠狠的说道:“姓牧的,我早已调查过了,你不过是牧家村的一个小崽子,贱民一个,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敢反抗我们江家!”
  “你真以为我们江家没有底牌?你太小看我们江家的底蕴了,哈哈,天真的蠢货!”
  牧云毫不动容,一把将快要窒息而死的颜科甩到一旁,淡然回道:“有高手就快放出来,不然我可要动手了。”
  “到时再想求救可就来不及了。”
  “你...。”
  江山看着牧云无所谓的模样,气的浑身发抖,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他双手紧捏,愤怒的叫嚷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只不过看上了你的女人而已,你为什么就不能把媳妇让我玩玩?你为什么要和我作对!”
  “当初,我那么低三下四的让着你,多给你面子啊,你继续装死好不好?”
  “只要你转身就走,那么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王小姐,我也会好好照顾的,会比你还心疼她的。”
  “怎么样?够意思吧?”
  江山真诚的说着,期许的望着牧云。
  牧云脸色逐渐阴沉下来:“我数三个数,再不亮出你的底牌,我就要动手了。”
  “一!”
  随着牧云的话音,他身上逐渐释放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江山被这股气势震的后退两步,脸色大变,厉声吼道:“好,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家族的底蕴,二叔!”
  随着江山的怒吼,别墅的后院骤然传来一道蕴含磅礴气势的声音。
  “挑衅江家者,死!”
  这道声音传来,宛如九天惊雷,瞬间在众人耳边炸裂,震得众人耳膜生疼,脑子嗡嗡作响。
  “呼...。”
  有风自平地而起,席卷尘沙,天地似乎都有所变色。
  “高手!”
  正在观看直播的江城大佬们一齐变了脸色,并急忙将音量调低。
  他们没想到,江家会藏着这样一名高手,单凭这声音,识货的人就能猜测一二,此人至少也有三十年苦功,并且天资绝对不差。
  现场的众人急忙捂着耳朵,面容惶恐,有人甚至连站立都有些不稳。
  一声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江山仰天大笑,双目精芒闪过,看向牧云:“小子,今天就让你看看我们江家的底蕴,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时,一道白色身影自后院急速飞来,因为速度太快,众人根本就看不清,但能确认的,那确实是道人影。
  “呼...。”
  整个庭院内刮起旋风,磅礴气势如海浪般压来,让众人喘不过气来。
  “天啊,这是什么实力,单是气势已经如此惊人了。”
  “不好,我们快向后撤,不然会被波及道的。”
  大佬的眼线们惊恐的后退着。
  他们知道,这里很快就要有一场旷世之战,如果离得太近,一旦擦到碰到,很可能连小命都给丢掉。
  江山哈哈大笑:“这就是反抗我们江家的后果,去死吧。”
  压抑的气势席卷整个庭院,但大部分还是集中在牧云身上。
  那道蕴含着磅礴气势的人影迅若雷电般闪了两闪,终于冲到了牧云面前。
  是一个身穿复古白袍的中年男子,他银白色长发飘逸如仙,蓄着儒生常有的胡须,面容肃穆,眼神含煞。
  “死!”
  男子长啸一声,一拳挥出。
  整个庭院的气势刹那间汇聚于其拳上,使得周围的众人产生出向前扑跌的错觉。
  那拳,仿佛一个漩涡,不断的吸引这整个庭院的空气向其汇聚,似缓实慢,挟着千钧之力,击向牧云的天灵。
  “来了来了,是二叔的九渊之拳。”
  江山兴奋的看着,他仿佛看到了牧云被一拳打爆头颅的场面。
  “砰”
  劲气激荡,将庭院地面的灰尘吹起,阻隔了众人的视线。
  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后退着,用手臂遮挡双眼,阻隔沙尘。
  震响过后,再次复归于沉寂。
  所有人心底一阵恶寒,情不自禁的想到:“天啊,这就完事了?怎么没声音了?”
  “难道...牧云就这么败了?”
  “这...这莫非就是江家的底蕴?牧云竟然连一招都没接住。”
  就在这时,一阵衣袂破风声响起,好像有人飞走。
  所有人睁开眼睛,挥散眼前的沙尘,赫然发现院内中央一个人影都没有了,只留下一滩血渍。
  牧云呢?
  众人惊恐的看着那摊血迹。
  不会被打成了碎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