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6章 活埋
“牧云,你到家了么?”
  电话里,王嫣然的声音懒散温软,让牧云想起了糯米糕,那是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零食。
  “我啊,还没呢,在外面办点事,一会就回去。”牧云的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
  “呀,天都黑了,你可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去哦。我听说最近外面挺乱的呢。”
  “放心吧,我会注意安全的。”
  众人听到牧云的话,脸上都露出十分复杂表情:你这样的还需注意安全?
  王嫣然支吾两句,终于开口说道:“那个,明天上午王家要开会,希望你能过来...。”
  牧云呵呵一笑,知道王向东忍不住了,于是应了下来,随后寒暄两句便挂掉电话。
  接着,他看向孙南天:本想再和你们先聊会,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小子,你真的想玉石俱焚吗?”
  孙南天神色狰狞,好似一头困兽。
  “玉石俱焚?”
  牧云不屑一笑,拍了拍手。
  “开始吧。”
  只听一声震天巨响,两发炮弹在枪手群中炸开,尘土飞扬,硝烟弥漫。
  火光冲天而起,直接将周围的枪手炸的飞了起来,中间的射手已然化成碎块。
  “炮弹!”
  孙南天感觉大地都在震颤,身体不由自主的栽倒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的景象。
  随后便是一阵狙击枪的清脆声响,慌乱中,一个个枪手的脑袋在狙击子弹强横的冲击下,瞬间如西瓜般炸裂。
  无头尸体的脖颈处喷洒出一股股殷红的鲜血,将地面的玉石瓷砖染成红色。
  随后,又是轰隆一声,院中的墙壁直接被撞塌,一辆军绿色,车身涂有红色祥云的装甲车开了进来,黝黑的炮管不断转动,仿佛死神的镰刀。
  “军用装甲车!”
  “天啊,孙家难道造反了不成?竟然引来如此的打击。”
  打手们斗志瞬间降到了最低点,丢下手中的枪就开始仓皇逃窜。
  开玩笑,机枪能斗得过狙击?
  更何况还有发射炮弹的装甲车。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躲,都无法避免被狙击手一枪爆头的命运。
  很快,几轮攻击过后,百十名枪手便全军覆灭,留下一地的狼藉。
  “唰唰唰”
  一道道人影出现在院中,将未死的人员全部集中起来。
  “属下玄鸽,拜见云帅。”
  一身黑纱衣裙的玄鸽出现在牧云身旁,嘴角微微一笑,躬身行礼,故意露出一抹可以令人无限遐想的雪白。
  牧云急忙扭过头去:“起来吧。”
  一旁的孙南天脸色惨白,瘫坐在地上,眼中充满了绝望。
  他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与孙家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与牧云的势力相比,孙家不过是一只蚂蚁而已。
  而且是那种,吃过了晚饭,出门散散步一个路过,便随意碾死的蚂蚁。
  “你到底想做什么?”
  孙南天再次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他还抱着一丝幻想,幻想着牧云不过是想惩戒一番,并没有杀心。
  可惜,他错了。
  只听牧云向玄鸽寒声吩咐道:“把这些人通通带到孙成的墓地,给我一个个查,凡可入死罪者,一律活埋。”
  说着,看向孙南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亏得你有两个好儿子,一个想调戏我妻子,一个还想让我妻子陪葬。”说罢冷哼一声。
  “全都带走。”
  “属下遵命。”
  玄鸽郑重回道。
  “啊!!你个孽障!”孙南天精神终于崩溃了,直接扑到孙威身上,一口咬住了孙威的耳朵。
  狠狠一扯。
  “呲啦”
  直接将孙威的耳朵给咬了下来。
  孙威惨叫着,一拳打在孙南天的脸上。
  “爹,冷静,冷静,别忘了,我派了铁笼卫士出去!”
  “姓牧的,放了我,快放了我,你老婆可在我的手上,刚刚我派了孙家的铁笼卫士去王家,如果你杀了我,那女人也死定了。”
  孙南天终于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凶光,看向牧云狞笑道:“杀了我们,你老婆也会死,铁笼卫士乃是我们孙家的死士,不仅忠贞不二,而且实力高强,全都是由退役的特种战士组成,以一当百,无人能敌,要是有他们在,哪能容你放肆!”
  孙威跪在地上,狗一样的爬到牧云脚下:“哥,只要放过我,放过我就好,我从此离开江城,我爹,这些人,随你处置。”
  “你个孽子。”孙南天被气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等等,你们说的铁笼卫士就是他们?”
  玄鸽说着,指了指院门口跪着的一些人,他们身穿黑色格斗服,长相彪悍,但此时仿佛受了惊的兔子,连头都不敢抬。
  孙南天:...
  孙威:...
  两人宛如泄了气的皮球,直接瘫倒在地。
  很快,所有人都被系在一起,连带着尸体,在装甲车的拖曳下,来到了孙家选好的墓地。
  牧云站在装甲车上,衣衫迎着晚风被吹的猎猎作响,配上俊伟的面庞,让一旁的玄鸽都看痴了。
  “冤枉啊。”
  “饶命!饶命啊!”
  “大人,我这有钱,你要多少都给你,饶我一名吧。”
  众人看着已然被挖好的大坑,拼命的求饶哭喊。
  “在你们谋财害命之时,可曾想过今天?”
  牧云俯视着孙家的人,面带冷笑:“我没遇到也就算了,既然遇到了,谁都保不住你们。”
  这时,一个玄鸽座下的军卒开始喊名,并念出所犯之罪。
  “孙天军,开设赌场两间,娱乐会所三间,倒卖人口八十五人,杀二十六人,行贿...。”
  单是一个孙家弟子的罪行就足足念了一分钟。
  最后,这个孙天军直接被绑好丢入坑内。
  “下一个。”
  随着一个个名字念出,不断的有人被推入坑中。
  他们绝望的喊着,咒骂着。
  最后轮到孙南天,他神色狰狞,嘴里不停的咒骂着,最后还不忘威胁道:“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么?你死定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
  随后,便被人一把推了下去。
  整个孙家势力,几乎没有幸存的,只有几名外围成员,加入时间尚短,侥幸逃过一劫。
  这时,黄熊将牧云的座驾开了过来。
  “云帅,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牧云点了点头:“是啊,明天还有好戏要看。”
  说罢,与玄鸽道了个别,直接上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