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83章 坦克碰碰车
甄昊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胳膊丝毫不受力的搭了着,听着电话里甄圣的咆哮,一张脸,越来越白。
  而不知就里的司徒冠群父子还在一旁拼命的呱燥,并且得意洋洋的向牧云嘲讽着。
  “小子,敢不敢等等,一会便会有大批高手赶来,哼哼。”
  “现在道歉,恐怕来不及了,我劝你抓紧跑,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二人露出幸灾乐祸的嘴脸,不过还是不断的暗示牧云逃走,他们生怕牧云狗急跳墙,先宰了他俩,那可就冤死了。
  “哦?是么?”
  牧云露出思考的神色:“那我现在应该逃走?”
  司徒南冷哼一声:“再不走,就别想走了。”
  牧云看着司徒南,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你不说话我都忘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什么。”
  “说...说什么?”
  司徒南被牧云看的心虚起来,暗骂自己嘴贱,早知道不说话好了。
  “你忘了,你说过要跪在虎豹军营地前恭候我的到来,并承认错误。”
  “你!”
  司徒南眼神闪躲,现在兵对兵将对将,两方基本扯平,可是...牧云的实力深不可测,很可能比他这两个变态随从还厉害,他完全不是对手。
  在甄昊叫来援兵之前,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无法反抗。
  “士可杀不可辱...。”
  司徒南自小娇生惯养,何时吃过亏认过错?让他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向牧云跪地认错?
  这简直...。
  只是,一声怒吼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特么让你坑我。”
  随着甄昊的声音在司徒南耳边炸响,便见其挥舞着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司徒南的眼眶之上。
  “砰”
  这一下甄昊使足了力气,直接砸的司徒南眼冒金星,特制的手机都撞成了碎片。
  司徒冠群急忙挡在二人中间,向甄昊沉声问道:“甄少爷,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特么误会,你们这事,我管不了。”
  说着,气冲冲的转身要走。
  哪知,他刚刚转身,便看到牧云站在面前,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好一招愤而离去,你当我傻?”
  甄昊看着牧云,脸色阴晴不定,最后,终于僵硬的露出讨好的笑容。
  “我想说...都是误会哈。”
  很快,甄昊,司徒冠群,司徒南三人,并排跪在了大厅门口,双手抱头。
  而玄鸽和荒君还在与阿黄和老黄缠斗着。
  牧云淡然一笑:“别玩了,卸掉两个胳膊就行。”
  随着牧云的话音,很快便听到两声惨叫。
  “咔嚓”
  阿黄和老黄二人,四条胳膊,全都被卸脱臼了。
  “扑通”
  二人径直被丢到跪地三人面前。
  甄昊看着身前痛苦不堪的阿黄,瞳孔都收缩起来。
  原来,那两个随从真的只是在玩,不然,也不会说卸掉胳膊就卸掉胳膊。
  他脑子一阵发昏,这要多强的实力才能做到,阿黄二人跟了他那么久,其强横的实力他自然深有感触,走到那,往往动动手指,就能将一方豪强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可现在...却像个要退休的老头,任人摧残。
  牧云看着三人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无意中看到缩在角落里的王超和沈乐,一拍额头:“差点把你俩给忘了,要不是你俩,我还真没想过来这军营里转转,散散心呢,还想什么呢?去去去,也一并跪好。”
  王超哭丧着脸,拉着沈乐也过去跪了下来。
  刚一跪下,便发觉身旁射来仇恨的目光。
  不用说,是司徒南父子。
  司徒冠群父子仿佛要吃人的目光看着王超,要不是因为他,他俩又怎会丢尽了脸,还要跪在这里被惨无人道的围观。
  如今拿牧云这个煞星没有办法,但王超二人可是十足的软柿子。
  没有理会几人的心里活动,牧云来到众女面前:“雯雯,我记得你刚刚说要开坦克?”
  柳雯雯顿时欢呼起来:“要开,要开。”
  随着牧云一声令下,一名士兵乖乖开了辆坦克过来。
  沉重的坦克将地面压出一道道印记,不过,不妨碍柳雯雯的兴头,她兴冲冲的拉着王嫣然坐进坦克,由这名士兵负责充当司机和解说。
  在一阵轰鸣中,坦克缓缓开出...然后撞倒了一颗大树。
  随后,整个营地都成了这辆坦克的娱乐场,柳雯雯竟然将其当成了碰碰车,一会撞墙,一会撞树,轰鸣声响个不停,玩的不亦乐乎。
  慕容情掩嘴轻笑:“我活了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事。”
  对于她来说,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虎豹军都是无敢招惹的存在,做梦都想不到有人能开着坦克在营地内横冲直撞。
  荒君握着她的柔夷,眼神温柔。
  “你想开,我也帮你叫一辆。”
  慕容情急忙摇了摇头,双颊升起两朵红霞:“你有这个心就好了,我可不敢。”
  姬雅和秋桃站在一旁,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
  倒是秋桃,艳羡的不行,多次想向牧云要一辆坦克开开,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开不了口。
  她们,与牧云本就萍水相逢而已,哪有什么情谊。
  姬雅双眸一眨不眨的望着牧云,她突然明白,自从第一次见面,对这个神秘的男子感到好奇之后,她就已经一点点的陷下去了。
  也不知道,现在明白,是否还来得及。
  十分钟后,柳雯雯拉着王嫣然的手跳下坦克,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显然十分尽兴。
  牧云来到司徒冠群身前,冷笑一声:“其实,你在你的营里作威作福,当你的土皇帝,我本不想理你,毕竟,你也为九州做了不少贡献。”
  “可是...你的手,伸的太长了。”
  司徒冠群看着牧云,眼中神色复杂,有惊惧,有怨恨,种种不一,他没有回答牧云的话,只是静静等待,等待牧云为其做出命运的宣判。
  从胡野拦路被斩,到百卫屠尽,他觉得,自己辛苦多年积蓄的势力就像是阳光下的白雪,眨眼间便消散殆尽,连点渣滓都没留下。
  万万没想到,在江城,竟然藏了一条真龙!
  只见牧云随手从身旁的士兵身上抽出一支手枪,上膛,拉栓,开保险一气呵成,仿佛做了无数遍一般。
  最后,这把手枪,缓缓指在司徒冠群的头上。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