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27章 恭候
随便应付柳雯雯一番,并嘱咐她千万不要把想的电影名字和情节告诉别人后,牧云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
  回到家后,两家人围坐在一起享受晚餐,这时,孙静突然哂笑一声,说道道:“东河,王家那边传来了消息,说后天是你三姨的生日,要请我们一家晚上过去参加寿宴。”
  王东河微微皱起眉头:“给你打的电话?”
  “对啊。”
  孙静点了点头。
  王嫣然插上一句:“不是把我们赶出王家了么,干嘛还通知我们参加寿宴。”
  孙静不屑说道:“哼,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小云刚刚不是把王氏集团收购了嘛,王家那些亲戚大多都在里面上班,你三舅姥爷,都快八十了,还当保安队长呢,这次我看啊,保准是想说说情,不要动他们,都是些吃干饭的废物。”
  “这寿宴,咱们才不去呢!”
  牧云冷笑一声:“妈,你不说这事我差点给忘了,现在王氏集团是咱们的,等有空我就过去把他们都给踢出去,咱们的钱,不养闲人。”
  “对,就该这样。”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孙静赞赏的对着牧云竖起拇指,她现在看这个女婿越来越对味了,实在太和她的性子。
  柳文斌一家默默吃饭,早已习惯了“几百亿买的集团,说忘就忘”这种操作。
  跟小孩买玩具似的,玩够就丢到一旁。
  你们家这是哪门子的落魄,还满口的生活重担,呸,虚伪。
  这时王东河放下饭碗,有些为难的说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都是亲戚。”
  牧云暗暗摇头,王东河就是心太软了,这样很容易被人欺负。
  “亲戚?他们把咱家赶出来的时候,咋不提亲戚了呢?现在倒好,又凑上来认亲,想的美。”
  “你呀,总是拉不下脸,早晚被人欺负死。”
  孙静拿手指点着王东河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牧云呵呵一笑,说道:“爸,不如这样,明晚我和嫣然过去看看吧,你和妈留在家陪孙姨和姨夫。”
  孙苗和柳文斌连忙客套一番。
  王东河想了想,觉得也行,于是点点头:“这样也好,那你可得准备个体面点的礼物送过去,你三姨奶是个势利眼,要是带的东西不好,难免受她白眼。”
  牧云呵呵一笑:“爸,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孙静冷哼一声表示不满。
  晚饭后,牧云和王嫣然回到卧室。
  “牧哥哥,你准备买什么礼物啊?”
  王嫣然好奇问道。
  牧云摸了摸王嫣然的秀发:“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到时就知道了。”
  “哼,就会吊人胃口,看我不咬你。”
  王嫣然娇哼一声,皱起琼鼻,说着就要用小虎牙咬牧云。
  “谋杀亲夫啦。”
  牧云夸张的叫着,将王嫣然一把抱起丢到床上。
  二人说说笑笑打闹了起来。
  ......
  另一边
  沈乐与王超正在和王家众人聚在一起开会。
  “后天就是三姨姥生日,我们要狠狠宰他一笔,并且,还要让他保证咱们王氏集团,一个人都不能动!”
  王家众人也纷纷点头,牧云收购王氏集团,同时买走了他们手上持有的股票,让他们大赚特赚,但没了股份,也就没了在公司混日子的资本。
  如果牧云要赶他们走,谁也没有办法。
  王超的三姑姥拿拐杖敲了敲地面,沙哑着嗓子说道:“哼,一个小兔崽子,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么?他老子王东河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对啊对啊,他一个小辈,难道还敢动我们不成?”
  “他要是敢动咱们,我找他老子说理去,王东河哪次挨欺负不是我替他出头?现在有钱了,就不认人了?忘恩负义我第一个不饶他。”
  众人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对于当初把王东河一家赶出去的事却是绝口不提。
  沈乐与王超冷笑着对视一眼,眼中笑意一闪而过。
  打不过你,也要弄你一身腥!
  只要让这些王家人留在王氏集团,牧云就休想为所欲为,这集团,还是王家的!
  时光如梭,两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天下班,王嫣然坐在车上,对牧云说道:“今天,应该就是三姑姥的生日吧?”
  牧云点了点头:“亏你一天这么忙,还能记得这件小事。”
  王嫣然叹了口气:“什么小事?你不知道那些亲戚有多难缠,即使你礼数周全,他们也能挑出毛病,最会鸡蛋里挑骨头了。”
  牧云无所谓的回道:“挑出毛病他们又能奈我何,若不是看在你家的面子上,我要动这些人,谁拦得住?”
  王嫣然想想也是,王家众人对牧云确实没什么办法,打又打不过,只能动动嘴皮子罢了。
  万一把牧云惹恼了,最后遭受毒打的还得是他们自己。
  于是岔开话题问道:“那礼物你准备怎么样了?爸他这两天都接了四五个电话,说什么这次寿宴办的有多么隆重,多么盛大,又说七大姑准备送个老年按摩椅,五姑送个翡翠镯子,价值十万,还旁敲侧击的说咱们家经常去天科...。”
  坐在后座的柳雯雯插话道:“哪来那么多废话,眼红姐夫有钱,想借着寿宴蹭点就直说嘛,嘻嘻。”
  王嫣然也觉得王家众人的做法有些丢人,脸颊发烫,但还是问道:“牧哥哥,你到底准备什么礼物,能让我看看么?”
  牧云嘴角微微上翘,掏出一个小木盒往空中丢了丢,然后再次揣进怀中:“到时你就知道了。”
  说罢,一脚油门,驱车回行。
  将柳雯雯送回别墅后,二人径直前往王家阁楼。
  此时天还未黑,夕阳西斜,阁楼门口处站着一群王姓亲属,他们翘首以待,眼巴巴的望着牧云来的方向。
  “来了来了!”
  一个王东河的远房表哥兴奋的喊道。
  很快,众人便看到一辆毫不起眼的私家车正向这边开来。
  “快放炮,快放炮!”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在鞭炮声中,牧云的车缓缓驶近,最后停在阁楼外的车位里。
  车内的牧云冷冷一笑。
  “当真是穷人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勾不到亲人骨肉。富人于深山老林使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宾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