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0章 冲突
世纪酒店大厅
  王东山与王东河坐在一桌,旁边坐着孙静,王蓉,王超三人。
  “哥,乐乐今天怎么没来?”
  王东河向王东山询问道。
  王东山没有接话,反是王蓉叹了口气,一脸愁容:“乐乐他昨天出门跌了一跤,摔到了脑子,结果把这几天的事都给忘了,现在还在医院养病。”
  孙静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哎呀,那可得好好看看,万一摔傻了,这下半辈子可咋整。”
  王超在一旁冷笑:“劳孙婶挂念了,姐夫就是轻微的脑震荡,医生说过两天就能出院,倒是嫣然姐,她嫁给牧云这样的废物,以后可咋弄?要我说,抓紧离婚才是正经。”
  孙静想到之前在家听到的叫声,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没心情再和小辈唇枪舌剑。
  王东山也是赞同的说道:“弟,其实嫣然这孩子什么都好,你可要好好想想,万万不能耽误了。”
  “哥,我知道。”王东河低头应下。
  “咦,那不是牧云和王嫣然么?”
  王蓉突然说道。
  王超正在喝水,闻言差点没呛到:“怎么可能,这样的场合,他能进的来?”
  不过众人转头望去,真的看到牧云拉着王嫣然的手走了进来。
  “嫣然,在这里。”孙静摆了摆手,将二人唤了过来。
  王嫣然笑着打招呼,拉着牧云坐到了孙静旁边。
  “姓牧的,你从哪溜进来的,我和你说,一会保安来把你赶出去。”
  王超皱着眉,连他都是占了沈乐的名额才进来,牧云这小子凭什么能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
  牧云不屑回答,王嫣然在一旁解释道:“牧哥哥认识城主...。”
  她话没等说完,便听王超和王蓉同时笑了起来。
  “别开玩笑了,就他?还认识城主...做梦认识的吧。”
  王东河与孙静对视一眼,知道自家闺女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王东山发觉笑声引来周围宾客的注意,急忙小声喝止:“小点声,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想死了是不。”
  王蓉姐弟顿时闭上了嘴。
  这时,樊塔带着几个保安从另一旁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看了看王东河,嘲弄的说道:“老王啊,这小子就是你的倒插门女婿?”
  “你什么意思。”
  王东河厌恶的看着樊塔。
  “什么意思?城主让我今天负责管理秩序,你这个倒插门的女婿居然送了块玻璃当礼物,刚刚鉴定的师傅气的直摇头,和我说:‘以后这种玻璃就别拿给我看了’哈哈,乐死我了。”
  “不愧是你王东河的女婿。”
  “还真是敢送,要是我,都没脸来。”
  “这种人怎么进来的,还真是抠啊。”
  王东河气的全身发抖,偏又不能发作,只得强忍下来。
  孙静看向牧云:“你送了块玻璃?”
  牧云不屑一笑,也不解释。
  “真是丢人。”孙静冷哼一声,不愿再搭理牧云。
  王超在一旁幸灾乐祸:“呀,还真是走大门进来的,我还以为从狗洞钻进来的呢。”
  王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可是世纪大酒店,哪来的狗洞。”
  樊塔笑够了,鄙夷的看了牧云一眼,对王东河说道:“我说老王啊,你看看你,招了这么个废物,天天白吃白喝不说,还尽给你们王家丢脸,要是我,早就让嫣然跟他离婚了,你想想,找个废物,还不如让我来当你女婿呢,嘿嘿。”
  看着王东河又羞又恼的脸,樊塔心里格外的畅快,他大哥乃是城主府的管家,位高权重,比起王家在权力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以丝毫不畏惧王家。
  “老樊,你越说越过分了。”王东河指着樊塔的鼻子骂道。
  “哎哎哎,老王你别生气啊,开个玩笑而已,不过你想想,我说的是不是挺在理的。”
  牧云眼中寒光一闪,开口回道:“你去把那块玉牌交给燕心,他自然认的出。”
  “大胆!”
  樊塔把手往桌子上一拍:“你敢直呼城主姓名,好大的狗胆。”
  “来人,给我把这小子丢出去。”
  樊塔身后几名保安对视一眼,上前就要往牧云肩膀上按去。
  “砰砰”
  众人眼前人影一恍,便看到几名保安直接摔到在不远处,干净利落的晕了过去。
  谁也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啊,你还敢动手,你以为仗着王家的威势,就能胡作非为?你给我等着。”
  樊塔脸上露出得逞的阴笑,丢下一句狠话便匆匆转身离去,显然不会善罢甘休。
  桌子上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周围的宾客也在窃窃私语,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
  王超有些紧张,但眼中却闪过一丝得意:“姓牧的,要不你坐到别的桌,别连累我们!”
  孙静颇为担忧:“这下怎么好,万一把我们赶出去,王家的脸面都丢尽了。”说到最后,她狠狠的瞥了牧云一眼。
  “他分明是针对我们王家,牧云只是借口罢了。”王嫣然为牧云叫屈。
  王东山身为桌上辈分最大的,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牧云说道:“牧云,要不你先回去,若是真贪图这饭菜,回头让嫣然给你打包一些,如何?”
  “哥,这样不好吧,他毕竟和城主认识。”王东河急忙和王东山使眼色。
  哪知王东山直接无视了,语重心长的教育起来:“我弟,你怎么也糊涂了?他现在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怎么可能认识城主,看来我得好好考虑考虑把你调出水利部的决定了。”
  王东河神色一僵,调出水利部一直是他的心愿,原本昨天大哥已经同意了的,现在好了,又要重新规划。
  想到了这里,他也憋出了火,对牧云呵斥道:“让你回去,难道你没听到?”
  牧云冷笑一声:“好,既然这里不欢迎我,我去别处好了。”
  说着起身,走到一个空桌坐了下来。
  眼看牧云没有听话离去,王东山脸色阴沉,不悦的冷哼一声,而王超则幸灾乐祸的躲在一旁,准备看一场好戏。
  ......
  另一边,世纪酒店总统套房内。
  城主燕心正和荒君闲聊着,等待宴会的开始。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燕心随口说道。
  门被打开,脸上堆着谄媚笑容的樊塔半躬着身子走了进来。
  “城主大人好,荒大人好。”
  “有事快说,说完滚。”燕心不耐的撇撇手。
  “城主大人,有人扰乱宴会秩序,殴打保安人员。”
  燕心脸色一沉,在江城这一亩三分地,居然还有人敢落他的面子,而且还是今天如此重要的日子!
  “是谁,不想活了!”说到最后,燕心的杀机已然宛如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