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65章 一个电话
平安狼,当初冀州牧府刘安亲自创立的神秘组织,顾名思义,能带来平安的狼。
  可是在过去多年,被这只狼杀死了太多的无辜的人,亦因此受到不少人的唾骂。
  所以,现在这只平安狼,带来的已经不是单纯的平安,还有呛鼻的血腥!
  牧云看向秋桃,见其模样生的乖巧可爱,颇有些像小一号的嫣然,不禁笑了笑:“小姑娘胆子不小,竟然敢直呼其名。”
  平安狼的名号,对冀州众多高层来说,都是一个禁忌,即使知晓了也会佯装不知,更何况说出来。
  秋桃被牧云看的害羞起来,冷哼一声,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家小姐可是刘州牧的座上宾,才不怕这个狼那个狼的呢,这次听闻你们江城冬景甚美,这才大驾光临,没想到,就遇到你这个不识相的糊涂蛋,一会平安狼来了,保准你被抓起来,后悔都来不及。”
  “秋桃。”
  姬雅止住秋桃继续说下去,看了一眼慕容情和燕宝,以及仍在偷窥自己的燕丁,微微叹了口气:“姬雅阅人无数,虽然并不清楚事情始末,但只要看一眼这位妹子,便明白,她绝不会是闫总管口中的污秽之人,反倒是地上躺着的那位,怎么看都与畜生无异。”
  “既然缘分至此,姬雅怎忍心作壁上观,一会平安狼的人来,自有姬雅去应对,你们看着便是,不要出声。”
  “这位妹妹当真是菩萨心肠,请受慕容情一拜。”
  慕容情说着,便要跪下行礼,却被姬雅一把扶住。
  “姬雅说了,此乃缘分,否则姬雅万万不会理这件闲事的。”
  这时,燕丁突然嗤笑出声:“无知的妇人。”
  秋桃听到,顿时竖起黛眉:“你这只癞皮狗说谁呢!”
  燕丁冷哼一声:“说的就是你家小姐,别以为和刘州牧认识就能让平安狼卖你们面子,如果平安狼如此好说话,就不会让人闻狼色变了。”
  “总之,等死吧。”
  牧云也跟着点了点头:“据我所知,这些平安狼从不卖人情面,只会听从命令,是有名的冷酷无情。”
  “你的面子,他未必会给。”
  姬雅转头看向牧云,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气人模样,自己与他萍水相逢,愿意施加援手,如此好意,他却在一旁说些丧气的话。
  你恐怕是个傻子吧!
  牧云的话把秋桃气乐了:“好一个呆子,我们家小姐愿意帮你,你不感恩戴德,还这样一副闲散的样子,真是气煞人了。”
  “你们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欠人家的人情,这件事,还是我自己处理就好了。”
  秋桃闻言骄哼一声:“小姐,我们不要理他,看他一会怎么死的。”
  姬雅双眸看向牧云,感觉面前这个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轻松,他,到底有什么底牌?”
  很快,姬雅便知道了。
  只见牧云拿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对一旁的荒君说道:“其实勉强的说,我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商界了吧?”
  玄鸽娇笑两声,抢先说道:“确实如此,只是云哥你还未创办新公司。”
  牧云点了点头:“那就不好再打打打杀杀了,这样,荒君,你给刘安打个电话,把这事结了吧,我还有事,不想再耽搁了。”
  荒君点了点头:“也好。”
  说着,他便掏出手机,开始拨起号来。
  而这时,屋内的几人都愣住了。
  刚刚他说什么?给谁打电话?
  刘安?
  只要是江城的人,对于这两个字恐怕没有不认识不知道的。
  因为他不止是江城的王,更是整个冀州的王!
  冀州牧,放牧百姓,权力之高,可掌一州人的生死大权。
  而牧云却让手下给刘安打电话...。
  这简直是在羞辱刘安。
  他难道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么?
  很快,电话被接通,荒君呵呵一笑,先是寒暄几句,然后直入正题,说明了江城的情况。
  对面那边的回话众人听不清楚,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回复,但从荒君最后说的一句“下次有空请你喝酒”来看,事情显然成了。
  这时,燕丁开始捧腹大笑起来,他笑的前仰后合,觉得今天真是没白出来,看了好几场小丑表演。
  “你们这几个人,真是傻的有趣。你以为刘安的电话是那么好打的?装都不会装。”
  “据我所知,即使真的知道刘安的电话,想要与他通话,也是由助手先行接通询问事由,再决定是否转给刘安,而不是像你这样‘喂,刘安呀’。”
  “哈哈...笑死人了。”
  姬雅也是忍俊不禁,但旋即收敛起笑容:“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原本看你气度不凡,举止优雅,这才想要与你结交,帮你们渡过难关。”
  “可你们竟为了面子如此扯谎,弄出这么一通闹剧,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说罢,她摇了摇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一直沉默的慕容情轻咬着嘴唇,向牧云行了一礼:“云哥,你们的好意慕容情记住了,现在大难临头,还请诸位先行离去吧。”
  这时躺在地上的燕丁突然说道:“哈哈,晚了,你们听。”
  只听外面传来一阵衣袂破空之声,随后,五名面带灰狼面具的男子来到会客厅门外。
  这几人赫然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平安狼,每一个都是能独当一面的高手。
  “闫总管哪去了?”燕丁皱了皱眉。
  姬雅抬眼瞧了瞧,也没发现闫刚的身影,眼见领头的平安狼来到门前,她瞥了牧云一眼,暗暗摇头,但还是站了起来,主动迎了上去:“诸位,可认识我?”
  领头的平安狼看了一眼姬雅,寒声说道:“不认识。”
  姬雅俏脸一红,急忙说道:“我是姬雅,与你们的首领刘咚可是朋友。”
  “抱歉,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只听从上级指示,你认识谁都与我无关。”
  姬雅再次被打了脸,狠狠的一跺脚,不再言语,她显然也明白了,自己这脸面在平安狼那里确实不管用。
  秋桃急忙上前拉着姬雅来到旁边:“小姐,刚刚都说好了,咱们不参合这件事了。”
  姬雅无奈的点了点头,在心里暗暗可惜,像牧云这样有气质的俊伟男子,最后竟落到平安狼手中。
  那恐怕想死都难。
  就连燕丁都坐了起来,等着看一场好戏,他狠狠的看了姬雅与慕容情一眼,美滋滋的想着一会怎么能把这两个诱人的尤物弄到手。
  就在这时,领头的平安狼终于动了,他打了个手势,然后从身后两名下属手中接过两个方形木盒,放到前面的桌上。
  “杀燕心凶手平安狼三号与闫刚的人头已经带到,敬请笑纳。”
  一瞬间,无论是准备看好戏的燕丁,还是暗道可惜的姬雅,亦或者是准备扛下所有罪行的慕容情。
  全都愣住了...。
  刚刚还嚣张叫嚣的闫总管,这回就只回来一颗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