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77章 一个牌子
“搬砖者联盟!”
  王队长看着那个小小的金属牌,脸色瞬间就变了。
  王向东皱起眉头询问道:“王队长,怎么了?”
  王队长额头隐现汗珠,失声说道:“王...王家主,这事我可能管不了了。”
  “怎么会这样。”
  王超娇声尖叫喊道,他才刚刚得意起来,怎么就完蛋了?
  一想到要被钱老大暴揍,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钱老大冷冷笑着:“其实我本不想表露身份,毕竟老大让我们尽量低调。”
  “可是,你这个警卫队长太过分了,撕毁我的票据妄图烂账不说,还想抓我们进大牢,呵呵,也不打听一下,搬砖者联盟的人,哪个会怕进江城的大牢。”
  大厅内的众人都是一头雾水,不清楚为什么那个钱老大掏出个小牌子,就将形势给瞬间逆转了。
  “咕咚”
  王队长咽了口口水,他虽然很想转头就走,但是毕竟还欠着王向东的人情,只好解释道:“王家主,不是我不想帮你,你可知这个搬砖者联盟的老大是谁么?”
  王向东摇了摇头,他天天吃斋念佛,怎么会知道这事。
  王队长深深呼了口气:“搬砖者联盟的老大,就是咱们江城的野狼大哥,他手下高手如云,隐秘势力庞大。”
  王向东冷哼一声:“原来是隐秘势力,你堂堂警卫队,还怕他不成?”
  王队长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不,如果单单是隐秘势力我当然不怕,可是,野狼的大哥,正是云然集团的牧云牧老板啊!!”
  说到最后,王队长的声音都发颤了。
  “牧云”二字不断在大厅内回荡着,所有人都沉默了。
  王超和沈乐二人满脸都是恐惧,好像听到了总在噩梦中出现的梦魇。
  而王蓉,神色有些恍惚,眼神中还有一丝迷离,她的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东山深深的叹了口气,要不是当初那档子事,他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回家养老遛鸟,说不定现在正在城主府作威作福呢。
  这都是命啊,自己作死。
  王家亲戚们,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懊恼和悔恨,他们每每想到曾将牧云赶出王家,那心,就痛啊,好像亲手撕碎了已经中了千万巨奖的彩票。
  每个人心里都曾幻想过,要是牧云没有被赶出王家,他们的情况,会有多舒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最后,还是钱老大打破了死寂,淡定的说道:“王队长,是不是还想抓我们进大牢?”
  “在江城,哪个有头有脸的人不知道,这江城的大牢,可是我们牧云牧老大的后花园,他想让谁进谁就得进,他要是不想让谁进,谁要是敢抓,哼哼,后果你自己想。”
  王队长脸上堆满了笑容:“呵呵...我觉得嘛,这都是误会,误会,哈哈,那你们忙着,我那边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看也不看王向东一眼,灰溜溜的带着手下跑了。
  就这么跑了...。
  王家众人:...
  此时,大厅内再次恢复之前的情形,不过,唯一的区别就是,多了一个和尚。
  钱老大狞笑着:“秃驴,刚才你好像很嚣张。”
  “当啷”
  王向东的禅杖直接被丢在一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贫僧乃是出家之人,凡尘俗事,已经不过问很久了。”
  “还请施主高抬贵手,饶了老衲吧。”
  钱老大冷笑一声:“给我继续打,只要不出人命就行,打到还钱为止。”
  一众手下纷纷领命,再次对王家众人拳打脚踢起来,他们经常追债,下手也知道分寸,知道怎么打疼却不打坏。
  所以,王家众人虽然鬼哭狼嚎,但却并没有人被打死打残。
  王向东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脸衰相,嘴里感叹道:“牧云,牧云啊,没想到你一个手下的小崽子,靠了个破铁牌都能骑到我们王家头上拉屎,好手段啊。”
  这时,王蓉突然对钱老大说道:“这位...这位钱老大,你难道不清楚,牧云...他的夫人就是我们王家的人吗?”
  “我就是王嫣然的姐姐啊。”
  钱老大闻言脸上露出一丝不忿之色:“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替牧老大和牧夫人鸣不平。”
  “江城的人谁不知道,你们王家向来看不起我们老大的老大,当初还逼他下跪,百般羞辱,最后一家人都被你们赶出来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早就恩断义绝了!”
  “现在倒好,还不起钱,就想拿牧老大的名头吓唬我。”
  王蓉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我和王嫣然毕竟是血肉至亲,你能不能高抬贵手。”
  钱老大冷哼一声:“少废话,继续打,还有你,刚才不是说一次一天么?咱俩还没开始呢,被这个老秃驴扫了雅兴,现在咱们继续吧。”
  说着,再次将王蓉按到桌子上,然后对着王向东轻蔑的笑了笑:“老贼秃,还有什么办法没有?快点想,有什么招我都接着。”
  “我今天就是把话放着,有这个搬砖者联盟的牌子,谁来都得靠边站。”
  哪知,王向东竟然双手合十,眼观鼻鼻观心,嘴里念起了经,当了缩头乌龟。
  钱老大很是无趣,摇了摇头:“你们王家,就出了王部长一家尊贵的麒麟儿,还被你们这群废物给赶出去了,哈哈。”
  “兄弟们,都竖起耳朵给我听着,仔细看着,老子到底能宽限他们多少天。”
  一众小弟哄堂大笑。
  哪知钱老大刚想提枪上马,外面再次传来了脚步声。
  钱老大怒火攻心,不得不再次提上裤子,嘴里骂骂咧咧:“娘娘皮的,三番五次打搅老子的雅兴,这次不管是谁,老子先呼你一个大耳瓜子。”